别说了,今天沉迷一天滨崎步新伴舞Lee

一直在贴吧深挖

我这是恋爱了?

下排右二

A-nation新伴舞小哥

好帅





DI俗爱情故事 第五章

DI俗爱情故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十二点已过,杜丽还没有离开王源的公寓,叫傻妞的狗却已经在她的怀里睡得“不省人事”。这间公寓,她是来过的,但是上次并没有好好细看过这里测陈设。


王源买的是一套小户,只有两间屋子和一个不算大的厅,简单的摆设,并有太多的装饰。想起不久前的寒冷夜晚,她也在这里待过一夜,低头看傻妞露出了柔软的肚皮在自己的怀里酣睡。


深红色结痂的伤疤上面有着整齐的缝合的痕迹,王源一定是找了一家不错的宠物医院,挠挠傻妞的脑袋,她竟然也有些犯困,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她换掉了工作时候的裙装,穿了一件蓝色的毛衣,然而这件廉价的毛衣似乎质量并不好,起了不少毛球,而且也引静电。


昏昏沉沉中,她竟然枕着王源家的沙发怀抱着傻妞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听见开门的声音,她惊醒过来,猛地一下从沙发上做起来,然而怀里的傻妞似乎早就察觉到了什么,从她的怀里奔走往门口处,往进门人的身上窜,然而似乎是一股不再熟悉的味道,傻妞后退了几步,然后又上前不停地嗅这位她心爱的主人。


“呕……”还没有等傻妞反应过来,他的主人已经跌坐在地上,并且掐住自己的脖子呕吐起来。


杜丽一看王源这个样子,连忙抽了茶几上的纸巾跑过去。王源极度难受通红的脸,充满血丝的眼,伸手去阻拦往自己面前一滩污物嗅味道的傻妞。


“脏,别过来。”王源喊,但是他还是阻挠不了往他身边窜的傻妞。


杜丽跑过去抱住傻妞在怀里,然后把纸巾递给王源,想扶他到别的地方做。


“你?”王源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模糊的女人的模样,昏暗的灯光下真是好看的脸,蓝色的衣服衬得她的肌肤雪白。


停顿一秒,王源再次制作不住自己翻滚的胃,又一股刺激的流质从胃部通过食道来到口腔,气管被灼伤的意外刺激。


“我去拿垃圾桶。”杜丽想起刚才看到茶几那里有一个垃圾桶,连忙跑过去拿。


“这么脏,你别……过来。”身后响起的话,杜丽停下了脚步,然后继续去拿垃圾桶。


“我说,你,别……”他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要求,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这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喝酒到这样的狼狈,至少他还有最有一点意识,知道自己还醒着。


“没事,等你好些我就走。”杜丽把垃圾桶递给王源,然后抱着傻妞走向了房子的里面,尽量不去看王源。


“对给你纸巾。”杜丽拿着一盒纸巾放在王源的一旁。


傻妞似乎担心的在杜丽的怀里不停的偷窥王源,小声的唔唔咽咽仿佛再问杜丽她的主人是怎么了。


杜丽只是抚摸这她的头,将视线望向深夜的窗外。这座城市的景观灯已经关闭,剩下的只有不眠独身公寓的灯。


王源的胃在翻腾过后,终于平息,但是口腔和食道的刺激感仍在,他清了清喉咙,然后扶着墙面起身,往浴室走。


王源走进浴室,打开花洒,冰冷的水把自己浇得通透,肌肤上的刺激远远比不上头疼的剧烈。他突然想起一句歌词“茫茫人生好想荒野”,这样的人生他要过到什么时候,他什么时候才能够做那个真正的自己。


虽说王源在圈里是有名的不善应酬、不喜酒水会、但是,很多场合都避免不了套路,该喝的就,该说的客套话,该讨好制片和导演的话,都少不了。


艺人,艺人说穿了披着好看戏子的外衣的职业,不过换了叫法,贴着表演艺术的壳子。


王源擦着头发走出浴室,他其实并不是醉,而是酒喝得太快太猛烈,一下子受不住,而酒精却在这个时候上了头。


“吐了就没事了,喝点热茶温温胃吧,怪难受的。”王源走出,遇上杜丽递上的热茶杯。


“你知道我用什么杯子吗?你这是做什么?你为什么还不走?”王源抬头看着对面的杜丽,心里有一阵不爽,连续发问。


然而,当他看到门厅口已经处理完的地板,刚才的一片狼藉已经不再,而傻妞正依偎在自己脚下,看着自己和杜丽,不解的眼神。


王源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故意恶语杜丽,只是他羞愧被人看到自己不堪的一面而迁怒于杜丽。


“算了,放这里吧,我会喝的。”王源随手拿了条毛巾擦头发。“这么晚了,你也别回去了,在我这将就一晚吧,看你照顾傻妞的份上。”


明明是在照顾,自己,却说照顾傻妞,


杜丽看着王源背过自己的背影,觉得好笑,她知道他是难于自己刚才失态的一面,说了谢谢,两字很轻。


“卧室左手第一间,让给你。”王源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然后看着杜丽走进了卧室,也很轻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抱着傻妞的杜丽,停顿了一下,也很轻的说了一句“不用,我才是那个应该谢谢你那日停车救傻妞。”


“寒风中,我本来以为没有了希望,你是开过十几辆车里,唯一停下来到人,我知道,你是温柔的人。”杜丽说完,然后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却叩响了王源的心门。


查看全文

忘记告诉大家

我以画手的身份"出道"了(偷笑)

半路出师

学画竹子

十七个合集已经整理好了

以供大家食用

最喜欢的专辑是

张信哲

我好想

初中开始听

一定要按照专辑顺序听一整遍 才满足

在家里用CD机有时候要听上三四遍

第二喜欢的是

王若琳的start from here

一张英语一张中文

每次听英文 想着中文的歌词 听英文 脑海里是英文的唱腔

曾经喜欢田馥甄的渺小 几乎每次都用CD机放一整天

只可惜多听会腻 就像太艳丽的糖果 让人太沉醉 忘记了自己

🍻假装在日本


如果我爱你,我错 第三章 捣蛋王子(上)

第三章 捣蛋王子(上)


如果不是母亲在饭桌上谈起要给王远桐介绍男朋友,王俊凯或许感觉不到危机。


“小桐,俊凯爸爸公司里有一个新进员工,和你年纪相仿,改天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切,老爸公司里能有什么好人。”王俊凯在饭桌上说。


王俊凯的父亲是做金融投资的,在王俊凯眼里做生意的都是投机取巧到处游说的唯利是图之人。


所以这也是他没有继承父亲的希望,成为一名商学生的原因,选择了音乐这条路。


“嗯,谢谢叔叔。”王远桐微笑的感谢王俊凯的父亲。

“哼,谢什么,别是一个油腻的销售。”王俊凯看着王远桐这惟命是从的样子就来气。昨天夜里还在自己怀里说什么求饶自己的话,今天就能够接受父母的相亲介绍。


他在饭桌下用手狠狠的掐了一把王远桐的大腿。


“王俊……”王远桐疼的眼泪水都要流出来了,一时间红了眼睛。


饭桌上父母一时狐疑,王远桐忍着痛马上说:“我眼睛进什么东西了,弟弟你帮我拿张纸巾。”


“别叫我弟弟,叫我名字!”王俊凯最讨厌她叫自己弟弟。


在父母看来是王俊凯不愿意服小,其实是王俊凯的私心,他不想承认王远桐是姐姐,他想要做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而不是像这样偷偷摸摸的。

但是三天前,他和远桐说,想要和父母挑明他们的关系。


“王俊凯,我们不合适。”


“那里不合适?爸妈结婚时候你我都已经成年,我们不受影响,我们可以结婚。”


“不,我们不可以的。”王远桐拉着王俊凯因为气愤而握紧她手臂的手,他用力掐痛她了。


“你说,为什么不可以。”王俊凯就是不明白王远桐每次吻都痴迷的不肯分开,每次拥抱都如此依赖自己的怀抱,为什么就告诉父母,不让自己做她真正切切的男朋友。


王远桐上班的公司是王俊凯爸爸朋友经营的,但是王远桐并不知道。远桐母亲说,因为怕伤了远桐的自尊,当时远桐找工作时候她找了王俊凯父亲帮忙,但是没有告诉她。


在母亲眼里,远桐从小就很独立,也很体贴独自将她带大的母亲,总是不想让母亲操心所以承受了很多她不该承受的压力。


所以王远桐总是怕自己和王俊凯的事情被外人知道,她担负不起别人对她和母亲的诟病。母亲嫁给王俊凯的父亲时候,外面人就说她母亲高攀图钱财,自己要是和王俊凯事情被人知道了,更是严重,还不知道要被外界传闻成什么难听的话了。


而且,她觉得自己不配王俊凯,不得不说王俊凯的父亲也是经营着大公司,他虽然一直顶儿郎当的性格和形象的,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是一个十足的公子哥,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平穷女,因为母亲的改嫁进入王俊凯家,怎么配得上他。


“我配不上你。”


“你胡说什么呢,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王俊凯并不理解王远桐的难处,他只知道他喜欢这个姐姐,这个叫王远桐的女人,无论他是有钱人的女儿而是穷苦人家的女儿。


然而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早就在王远桐母亲眼里出现了端倪。


在王俊凯父亲眼里这个玩世不恭的少年竟然在遇见王远桐后少了些许的叛逆,变得听话和体谅家人。


曾经他从来不参加大家族的聚餐,却在王远桐出现后,次次准时参加家族聚餐,而且也在家人面前表现的十分得体。


虽说三楼是王俊凯和王远桐的房间,应该并不会受到任何的干扰,他们做什么也是不会被发现。但是深夜楼上悉悉索索的开门关门走路上,依旧会隔着地板传到心细的母亲耳中。


两人都是恋爱年纪的男女,相处一个屋檐,无疑也会擦出什么火花,作为过来人的母亲一定懂。只是这层纸不能捅破,但也总有一天会暴露问题,到时候她要如何向丈夫解释,如何面对王俊凯和看待自己的女儿?


王远桐越是想掩盖她和王俊凯的关系,却也意识到自己对王俊凯的感情越是激烈。


哪怕是在工作时候,她脑海中总是会蹦出王俊凯的样子,她有时候甚至羞耻的会浮现出王俊凯对自己身体所做的事情。


她并不知道的是,你越是压抑自己的情感,你就越是渴望获得对方对你的爱。在梦里还是在任何时刻。她竟然有些讨厌起自己,每次对于王俊凯都没有一点抗拒,那怕嘴巴是抗拒的,但是还是深陷他的吻。身体是抗拒的,但是还是渴望他的温度。


而王俊凯认定了她,手机屏幕是她的睡着的侧脸,和她的微信聊天是顶置的,她送自己的东西特别的珍惜。


然而就算王俊凯再抗拒,王远桐还是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相亲见面。


对方是王俊凯父亲手下的得力青年,也是一表人才,容貌虽然不比王俊凯,却也是潇洒得体。


王远桐下班后,早早回家梳妆打扮了一番,准备出门赴约,不料出门时候遇上王俊凯正好回家。


王俊凯在公司因为一首作曲被打回重新制作,心情有些不好。


又一看王远桐的打扮是要去约会,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偏偏这个时候要去约会。


他在门厅和王远桐相遇时候,冷冷抬眼说:“穿这么风Sao,又要去勾引哪个男人了。”


王远桐一听,这话明显就是找事。


“别的男人,反正不是你。”王远桐嘴巴上也不饶人。


王俊凯听完后更是气,但是他想自己这话说的也是有些过头,也不是个解决办法,他要搅黄了这场约会。


“哦,那我作为弟弟送送姐姐去约会?”王俊凯拿着车钥匙在王远桐面前晃。


“好呀。”王远桐对上王俊凯的眼睛不甘示弱。


车上,王俊凯一句话也不说,王远桐也停着,又是补妆又是画眉毛喷香水。


“搞这么精致?”


“第一次要给人家留下好影响。”王远桐回答。


“哦。”王俊凯嘴上虽然不说,但是肚子里打着坏算盘。


果不其然,他将王远桐送到约会的咖啡吧并没有回家,而是随后跟踪在她身后,找了一个隐蔽的座位坐下。

查看全文

没有男朋友,天天在家里睡大觉的我

前爱豆一番话

重新燃起对他的爱

几个鬼故事

夏音:

1.你喜欢睡在床中间还是边上?
睡在边上的话,鬼会悄悄睡在你旁边哦。
睡在中间的话,鬼会抱着枕头把你叫醒:
“那啥,往旁边挪点儿。”
 
2.有天你回来特别晚,打开衣柜发现准备吓你的鬼已经睡着了。
 
3.你一个人在家看恐怖片,看到刺激的镜头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那只鬼吓得爆米花儿都洒了,有点可怜。
 
4.朋友出远门前把自己家的猫委托给你照顾一阵子,你很喜欢它,你们相处很融洽。
那天晚上,猫爬上了你的床,钻进你的怀里。你正准备阖眼,就听见上方传来“哼”的一声。
你看到一只小鬼正叉着腰俯视着猫,不愉快地说道:“那是我的位置。”
猫不理他。
 
5.你一个人住宾馆时想起了朋友提到的恐怖游戏,决定对着镜子试试能不能召唤出鬼魂。
镜子里映出了一张俏丽的脸,就是脸色太苍白了,还有点儿黑眼圈。
你愣住了,刚准备尖叫,就听见她抱怨道:“大半夜的让不让鬼睡觉啊!”
 
6.房间里的日光灯坏了,你只好把落地灯搬来先用。
你正躺在床上看书,突然灯灭了,你才发现是插头掉下来了。你一边疑惑一边把插头重新插回去。房间重新亮起来后,你看到灯旁边的桌子上坐着一只小女孩,正揉着额头。
被绊倒了?
 
7.半夜你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怎么也动不了。鬼压床吗?
接着就听见一声惊讶的“呀!你醒了?”,随后身上的家伙就爬了起来,你旋即睁眼,只见那小女孩嘟了嘟嘴:“看来又要减肥了。”之后留给你一个落寞的背影。
你一边发抖一边思考,没有腿的女孩子到底需要担心腿粗吗?


8.寒假舍友都走光了,宿舍里只有你一个。还有几天才回家,先买点零食屯着吧。
把柜子填满后你十分满足,准备好好享受接下来的几天。
直到你突然反应过来,才两天我就吃了这么多???于是你控制食量,而零食消失的速度却并没有减小。
半夜装睡,只见一只比你矮一个头的小鬼从床底爬向柜子,你惊叫起来,原本慢悠悠的她突然慌张起来:“别叫别叫,我不吃了你别叫。被抓走我又要饿一年了。”


9.半夜有人敲门,你壮着胆子去开门。
刚留出一个小门缝,你发现门口的人没有脚,你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就摔上了门。
只听见门外一个声音喊道:
“开门!!!你夹着我头发了!!!!”


10.你确认父母还没回家后舒了口气,从书包里掏出成绩单犹豫着藏在哪里。
正发愁时一只冰冷冷的手搭在了你的肩上,你还没来得及尖叫,那家伙就开口道:“我来帮你藏起来吧。”
后来你还是被爸妈揍了,那只蠢鬼居然把成绩单塞在你妈妈的拖鞋里?!


11.你捉住这只小鬼已经几天了,书房和鞋柜总是被弄乱,而且这鬼一脸蠢样让人完全怕不起来啊。
怎么收拾这家伙呢?
“不行!不准动我刘海!!不准动!!!!”
不想被欺负就不要眼泪汪汪的啊?
“咔嚓。”
“无情!冷酷!无理取闹!”


12.最近家里总是多出些奇怪的东西——死老鼠啦烂靴子啦,难道自己无意中救了只流浪猫于是被报恩了?
其实几天前你帮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赶跑了一帮年龄不大的小流氓,之后揉了揉他的头便走了。
小男孩还愣在原地,反应过来时突然飘起来,边加速边对路边的猫说:
“来不及了!我等会儿还要去吓唬人呢!麻烦你帮我感谢那个人!”

查看全文

重温一个故事

呢喃的笙诗

©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