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Chapter three 深夜啤酒党
寝室最后门禁,还有十分钟不到,Mika手中还晃荡着半罐子的啤酒,结果晃荡晃荡的就撞上了在街上迷路的王源。
王源带着一只鸭舌帽,压的很低,眉毛都看不见了。
王源本来就看这个穿着高中运动校服女生,手持着一罐啤酒,看她这样,就打消了上去问路的念头,结果她自己撞了上来。
然后嘴巴里模糊不清的说:"吃的多怎么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被她一句话,弄的莫名其妙。
"对不起哦,撞到你了。"她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他。
"请问……"王源开始打算那就问问她吧。"那个,龙阳路磁悬浮怎么走?"
「看到那里了吧!」女孩伸手指了指,是高架桥对面的地方。
"赶飞机啊?"她上下打量了他,却看不像,他只身一人,没见什么行李。和她差不多的年龄,这么厉害,不会是那个留学党,这段时间在国内吧?脑海中一万个念头,对这个男生的猜测,但是突然间,她叫出了两个字「王 源」
那一刻,她突然觉得惊喜,这不就是那个如今最红的团体的成员嘛?那个有着可爱帅气特点为买点的王源?
虽然听说他近日会在上海,但是,没想到,想也想不到,想也没用,就被自己给碰上了!
"小点声!"王源拽住女孩的手腕,拉住她,他一身冷汗,吓到极点。
他并不是去机场,而是要去吃传说中的上海某杨生煎。
他其实,是从下榻的酒店偷偷溜出来的。今天的工作提前完成,难得的宽裕休息时间。
还有两位在房间睡的昏天黑地,他却被手机里一张照片,给馋的没有丝毫的睡意。
早就听说,生煎是上海的美食。不同的是某杨的生煎,不仅正宗,还有重磅推出的大虾生煎。
五星级的地道美食,王源向来都是好奇这些当地特色的美食,吃本来就是人最本能的需求。
然而谁知道上海浦东龙阳这一块,高楼林立,还有多条高架,王源一时乱了方位。
那家话说在磁悬浮旁的某杨生煎呢?
"我问你,知不知道那家某杨生煎?"王源压了压帽檐,看着那个女孩,眼神几分的凶像。
"知道啊。"她看着他这样,觉得好笑。
王源看着她,果然是十足的上海妹子。脸颊小到一个巴掌就可以盖住,眉目清秀,无妆的脸上,皮肤细嫩,没有半点的瑕疵,160多的身高,对于王源来说却挺接近的,他才170+
"来来来,你带我去,我请你吃。"王源并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会说出这样的邀请。
"好啊,走!"女孩看了看自己手表,然后回答。
门禁时间就要到了,她赶回去也没用。为什么不去?
王源没想到自己无端的邀请,对方竟然答应。
两个少年,原本都是谨慎和内闭的人,却在深夜遇见,在突然间就变的随然。彼此都不过是人生的陌生人,却张开了心扉开始了一段约定来着。
"你叫什么?"王源跟在她后面有过高架桥下一个又一个红绿灯,夜晚的城市,还不睡的你,终究在等些什么?
"Mika"她清晰的读出这个词,那一刻,她回头微微笑,看着那个少年偶像的脸颊红透,然后低头,挠挠鼻子说,"没问你英文名……"
王源从来都觉得,对方回答自己这样的名字,很没诚意的样子。
他想起一部很早前看的日漫,所有人都藏起来自己的真名。因为这个世界上有本写上真名就可以杀人的笔记本。唯独最信任的人,知道真彼此的真名。
"我叫什么重要吗?"Mika问他。
她并不纤瘦和苗条,可以说,是这个年龄女生较为正常的微胖的样子。但是脸上却不显肉。
她叫什么重要吗?她身上穿着一件市重点高中的校服,半夜在这里晃着罐喝了大半的啤酒,一时被自己碰上,然后糊里糊涂的结伴去吃所谓的地道某杨上海正宗生煎。这样看来,她叫什么的好奇不该大于,她到底半夜在做什么嘛?
龙阳路的轨道交通是复杂的,从南京路和人名广场开来的地铁2号线还有带着从美兰湖出发的橙色7号线。去海边16号线,快速到半个小时就可以让你逃离城市。磁悬浮也在这里,你从机场来到这座城市最新鲜血液的地区,一半繁华,一半工地。
王源第一次感受魔都如此地道的夜晚。在Mika身后穿过地下铁的通道,然后绕过夜排挡的混乱,打着小灯光的地摊……她却如此熟悉的一个红绿灯一个路口的走,仿佛,是一个夜行的小兽在,这片灯光的楼宇森林而生存。然后停住,说"快到了。"
一旁有一对情侣在他们就要进入的门口打着KISS。
"嘶~"女生发出一声音调,然后走过他们进入门。
王源那一刻,笑出了声。
是谁半夜对着美食执着,遇见一个女孩,要她带自己去,然后在这座不熟的城市,却心安的跟在她身后,一路转过这座城市他不曾见过的深夜面目。
他开口问:"读高几了?"
口气像是大人的询问。
一改他可爱的风格,沉稳的有些让人吃惊。
"你猜啊?"Mika回头做鬼脸给他看。
他低头想看她胸前的校牌,却发现没有。
"摘掉啦~"她看着他,笑。
有一种自然,或者突然的自然感吧,大概是他开始觉得有些困,所以一下了全身松了下来,对眼前这个女孩的信任,一下子膨胀起来。
某杨生煎位于那一处美食广场,虽然夜深,但是人并不少。
某杨生煎正宗的吃法是配上一碗鸡鸭血汤。底部是煎脆的生煎底,然后上端淋着葱花和芝麻。
王源一口咬下,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升华了。整只的大虾,就随着汤汁流入了口中,松开口,筷子间半露的大虾,在生煎包中还不肯出来,王源撅着唇去吮吸泛着油光的虾味汤汁。
"你怎么不吃?"王源唇上一口油的看着对面不动筷子的女孩。
"不吃了,哈哈。"Mika低头看自己的手,然后给了他一个微笑说,"大明星,你怎么就这么相信人,不怕我拐你?"
王源淡然的抬头,把自己从生煎的世界里回过神,说:"怕,但是,也不怕。"
怕,当然初见陌生人,但是不怕,来自你给我的莫名的安全感,殊不知是不是食物的力量。

评论(3)
热度(14)

2017-06-06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