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Roy&Mika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大快朵颐后果自负

其实吃龙虾,并不是吃什么危险的东西,又不是河豚之类的有毒的东西。只是,这东西味道刺激绝美,啤酒龙虾,夏日最棒露天组合,却并不是好的食材。 

当王源几日前提出要吃香辣小龙虾的时候,Mika迟疑了好一会儿。

“你不吃?”

“不不不,不是不吃,只是担心……”Mika面对王源的提问,心里有点纠结。

龙虾是以食用河道中动物的腐尸为生的水产,生活环境这个就不提了。即便现在大多数的餐厅售卖的龙虾是人工养殖,但是这种东西细菌、寄生虫附着,并且湿气大。况且,麻辣龙虾的烧制,重油重辣,好不刺激口舌。

所以,当王源再次提出的时候,Mika一闭眼睛说,吃,后果自负。

“吃的龙虾就这么困难,和做生死决定一样?”

“我爸妈不会让我吃这种东西的。”

“没事,你不说,他们不会知道的。”

露天的龙虾小铺,在马路边上。王源带着很低的帽子,生怕别人认出他。

但是,大概是有着特殊的运气。和Mika 每次出来找吃的,都没有遇上过什么,或者是被认出来。

“大明星,你知道为什么吗?”

Mika在饮料单上勾玩一罐啤酒后,说:“这个世上,很多事情并不公平。穷人买不起住的房子,有钱人到处置办地产,你们呢,风风光光,要啥有啥。”

她押了一口送上来的冰镇啤酒,继续说:“但是,对于美食,人人公平,味蕾从来不按等级分配食物的美味”

“所以,对于你,没人关心关注。省省心吧,别臭美了。”

王源被她突如其来的说理给认真到了,说的有理,只是,曾经去餐厅也被认出来,造成过一些现场的混乱,这是为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盆热气蒸腾的麻辣龙虾端上了桌子。

王源接过一次性手套递给Mika 。对方摇头,然后就徒手伸向了龙虾。

“你知道,食物带给人最早的触觉是什么吗?”

“不是味觉,而是,触觉。”Mika对着一件不解的王源说。

“啊呀,还敢在网络上说,自己是吃货……”

这句话无非激怒王源,他爱吃,喜欢吃,这可是大家对他的一致认识,竟然有人质疑。但是,他想了想也是,自己在Mika面前,固然是不懂美食的。

他认为只要口感好,味道绝就是美食。然而和Mika在一起的这段日子,他才明白,美食,来源于食材最本质的滋味。寻求的是食物在烹制下保留和激发最原始的状态。一切的调味料,只是为了调制出食材的原味,而不是改变它,附浊它。

所以,他爱的辣味,应该是颇为高级的调味品。唇齿间的刺激感,是为了体现出食物香味的长久,就像此刻他们面前的这盘小龙虾。

触觉应该是早于味觉的东西。最早时候人类对食物的崇敬来自手指对食物的认识。肉质的温度和表面肌理,最初在手指尖感触,辣味的肉汁在指尖每寸肌肤纹路的沟壑间流淌,去掉龙虾的外壳,弹性十足的虾肉出现,挑去肠子,沾上碟子里的一滩酸醋,这是Mika的吃法。醋是有机的化学物质,碳酸根和肉结合,释放出肉汁更丰富的滋味。而王源选择乘着汁水未滴晚,塞入嘴中,一口鲜香,瞬间刺激下,口水溢出。

虽然比起味觉来说,手指的触觉简直单薄许多,但是当你的舌尖接触你的淋满汁水的手指的时候,是多美好的事啊。

没有什么比吃麻辣小龙虾还大快朵颐的事情了。王源夺过Mika手里的冰镇啤酒,一口豪饮。长叹了一口说:“你说,第一次的时候,见你也是一罐啤酒逛大街的。来来来,说出你的故事,哥哥给你续上,再来一罐。”

“得得得,有酒,没故事,你大爷最好给我把烟给点上。”

“来来来!”王源做出一副给Mika点烟的动作。 

“滚滚滚。”这可把两个人都给逗乐了。

最后,当两人从盆中的汤汁中撩出最后几只虾子的时候,桌上已经残骸一片,红彤彤的汪洋大海的虾壳。

撕开湿毛巾,就算细细擦手,依旧是一股鲜辣味。全身仿佛从厨房沾染一日味道的感觉。

“下次吃什么?”王源打着饱嗝从店里走出来。

“你不是要回重庆了吗?”Mika问他。

  ”是啊……”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明日的航班,十日来恋爱,从第一顿生煎开始,然后他们吃过了上海有名的肉松点心,排队过网红奶茶,最后这一顿小龙虾。

分手的钟声已经响起。

  我下一碗咸菜面给你吧,当做饯别?”Mika说。

“你亲手下面条吗?”王源疑惑的问。

“是的,下次去我姐姐的西餐店吧。当然,我只会做中式的。”

评论
热度(9)

2017-06-06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