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伏笔 (爱情剧毒 小心使用 可能终身残废)

伏笔

 

只是欲望作祟闭上眼还爱谁。——伏笔

 

碎碎念:话说日常迷信这件事,昨天查了个八字,七杀格命,大凶。不知所措,真假难辨。

 

 

 

昏暗的房间,王俊凯在电脑前打着游戏,连续13个小时。没有中断过,没有进食过。看了一下电脑下方的时间,从昨天晚上凌晨开始,如今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窗外的日夜转变在这件窗帘拉满的房间与他无关,是的,全世界都与自己无关。

 

几日前,吸食毒品的瘾还在体内隐隐作祟。他极大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用冰凉的矿泉水浇透自己,还是把自己浸没在浴缸里,都没有用。

 

易烊千玺打电话来,问他,怎么没有去上班。

 

“抱歉,我发烧很严重,没法出门。”

 

“哦,那你好好休息,今天的案子审问就交给我了。”

 

他捏着自己的手臂,极力控制自己拿着手机通话的手。挂完电话,他一下子失去了起立,跌倒在地板上。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因为毒瘾而颤抖发作的手。手臂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不知如何是好一样,伸张着,胡乱的抓着面前的空气,手指的形状扭曲而狰狞。

 

 

 

 

三日前,和自己分手近半年的女友约见自己,说好久不见,有些想他。

 

半年前的分手,后来听过,女友的情况并不太好,有些抑郁,也在治疗。他心里有些愧疚,但是,他觉得他们之间并不适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女友时常怀疑他,查手机翻钱包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后来,他打过她几次电话,都没有接通。他想,曾经至少爱过,虽然已经无法挽回,但是至少也是心疼她的。

 

几日后,他收到女友发来的讯息:失去你,就像整天嗑药的人,突然断了货,这种感觉简直要命。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正在努力戒毒,所以你这个毒品,别再出现了,好吗?

 

爱情是嗑药,这个比喻在王俊凯看来特别的讽刺,因为他就是一名禁毒警察,只是身份保密,没有人知道,他每次的工作其实就是和被抓捕的毒贩打交道。女友的话,看起来,特别的让他觉得痛彻。他是她的药,让她上瘾,他是多么的残忍啊。

 

没有人会告诉王俊凯,一个抑郁症患者反反复复编写短信,最后发送出去,并且极力抵抗着内心对他的不忍,却下定决定要忘记他,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啊!

 

但是,人是会有报应的。

 

女友约他在一家酒店。他心里想,大概是她想旧情复燃,她想做些什么吧,但是他早就想好了,他是会拒绝的。毕竟,感情是不能拖泥带水的东西。不然,人就会被困住一辈子,他不喜欢束缚。

 

一进门,女友就对他微笑,问他,最近过的如何。

 

“就这样,还不错。”

 

说完,他就看到,女友的眼睛发红,是的,对她说出“还不错”,确实挺伤人的。

 

“也是。”她伸手接过王俊凯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橱里。

 

两人间,一个脱外衣,一个伸手去接,一个递过去……顺其自然的,仿佛和过去一样。

 

女友缓缓的走进自己,王俊凯已经准备好推开她索取怀抱的手了,对方却拿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

 

“0.3克海洛因,王俊凯,你对于我这是这种东西。”她笑的好美,说话的语气依旧是过去一般的好听。

 

她靠这他如此的近。仿佛再靠近一些些,就能触到她身上的温暖。‘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吗?哪里来的?”王俊凯抓住她的手,问她。

 

“你是警察,我就知道你会生气。”女友带着轻蔑的笑,看着他,他的手不住的加大了力气。

 

“你知道,你还这么做?”他拽着她的手,那包白色的粉末高高的举在他的眼前。“你吸这个多久了?”

 

“还没有呢,想和你一起。”女友的手腕在自己的手中挣扎,她有些吃痛的看着自己。嘴角却还是轻蔑的微笑,“想和你做很多事情呢,在床上大做一场让你精尽人亡,和你一起分享这包东西,和你一起去跳楼,一起去死……”她说着说着,笑着哭了出来,眼里却还是嘲讽的笑意看着王俊凯。“啊,我想了好久,这半年来,每时每刻,我都在幻想和你做这些事呢……王俊凯……你好毒,也好狠心……”

 

原本被拽紧的手,放开了。王俊凯眉头紧锁,突然间,感到巨大的难过和自责。自己让原本可爱的女孩子,变成了这样……为什么自己不是好好的爱她,反而责怪她的举动,是自己没有好好爱她……

 

原来犯瘾的不是女友一个人,自己也中爱情的毒。旧毒病发,在体内盘旋,啃食这自己的判断力。

你说,犯瘾的人,多可悲。

 

“王俊凯,我好爱你,半年来有增无减……”

 

“对不起,对不起。”他低头说着抱歉,吻住女友的嘴唇,很深很深的吻,津液在两人的口齿间缠绵迷离。

 

爱真的好毒,好毒,半年之久药效不退反而增加。

 

身体紧贴,王俊凯突然间停顿下来,心里一整痛楚,前一刻想拒接、推开对方的念头,在这一刻简直是枉费的男人的谎言,哪有对此刻怀里温热不动心的人。从来没有这样炙热过的身体,女友每一次身体的扭动,都是让人抓狂的想要疯狂一样。

 

不知不觉中,他们两个吸食了0.3克的海洛因,天旋地转的幻觉还交欢的愉快。人世间最疯狂最炙热的感觉,幻觉真是让人迷醉的东西。

 

两具肉体,在海洛因和情欲的包裹下,一次次,到达命运的极致虚幻梦境。

 

女友吃痛,又迷离的眼神,他从未平常过她的甘美。简直,是枉费半年前的恋爱,清水寡淡的恋爱,不及此刻热烈的万分之一的情意。

 

在昏睡了19个小时候,王俊凯醒来,身边的女友已经不见。房间里的空气浑浊而密地让人无法喘息,只留下白色粉末的残余和包装在床头。

 

自己身上全是情欲留下的不堪和肮脏。头痛,口干舌燥,情况差到极致,感觉自己是一个就要死掉的人一样。

 

镜子里的自己,和那些曾经抓捕过的瘾君子,没有什么两样,充血的眼睛,深陷的眼眶,可恶的嘴脸。

 

他拖着糟糕透的身体,处理了现场。想起昨天女友的身体在自己身下还温存的记忆,这一刻,他崩溃……从来没有过的无助和后悔。仿佛自己曾经是曾经在生活在浅海的生物,却被引诱进入了深海的洞穴。

 

半日后,他退了房回到家中。毒瘾开始发作。莫名的开始烦躁和不安。剧烈的不知名的痛苦和烦躁感。王俊凯知道,海洛因此刻模拟着大脑神经通路中的内啡肽,模拟内啡肽在大脑中的生物学功能,从而抑制自己的痛觉神经和机体的敏感性。但是这些海洛因的药效已经过去,原本带给他的镇静作用已经消失,但是他此刻是对其的依赖,无法再吸食的话,他就会极度的狂躁和悲痛,身体抽搐。

 

王俊凯曾经见过滥用海洛因的瘾君子的死亡,过度镇静导致自主呼吸的停止导致的死亡。其实海洛因只是较为老式的毒品,比起摇头丸这种作用于丘脑网状结构的LSD类似物,烈性致幻剂,让人在幻觉中癫狂,才是恐怖。但是毒瘾都是一样的,摧垮一个人如此的简单。

 

事发后的第三天,也就是72个小时,王俊凯拨通了易烊千玺的电话。

 

“速来。”两个字。

 

王俊凯知道,海洛因的成瘾复熙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大部分人最终死于吸毒过量。但是他,此刻只想,活下去。他想到的只有,一个人可以帮他。他无法隐瞒了,因为他已经觉得自己开始无法控制行为。下一秒,自己会做出什么,他无法想象。

 

易烊千玺刚到王俊凯家里的时候,已经明白了什么。

 

那天,他告诉他,分手女友再约见的事,他也给他看了女友发来的讯息。

 

男女间的爱情真是恐怖,或者说,女人真是恐怖的东西。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

 

“怎么样?”易烊千玺问他。

 

“还好。”他虚弱的说。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王俊凯问易烊千玺。

 

他摇摇头,真是,他竟然这种时候还在关心那个女人,她可把王俊凯害惨了。

 

王俊凯开始戒毒,由于是第一次少量的吸食,所以,并不是非常严重。易烊千玺告诉他,有新的技术通过大脑的激光手术,去除毒品留下的神经刺激记忆,就可以不用如此痛苦的和自己的意志做斗争,当然也会去除了近一年来的记忆。

 

“我不想,忘记她。”王俊凯拒绝了。

 

易烊千玺看着他难过的样子,爱情到底是什么,让人如此。如此……

 

爱情果然是剧毒。

 

 

 

评论
热度(31)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