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暗涌

暗涌

1.

 

姐姐的男朋友是个好看的人,是舞蹈老师,叫易烊千玺。

 

第一次知道他是和姐姐一起路过他工作的舞社的时候,姐姐说,要进去取些朋友的东西。他就是姐姐口中的朋友。

 

我纳闷,姐姐啥时候喜欢街舞了。

 

姐姐是名公务员,大学毕业就去到政府单位上班。从小都是优秀,从小是班干部,人生在我看来是走的顺理成章不费力气。

 

我一直都是在她的光芒下委曲求全的成长?这样的说法似乎太沉重了吧,但是无论如何我也是自尊心极强的孩子吧,可惜我一点都不优秀。

 

但是,大概公务员的工作就是这样子的,一开始还每日志气满满的姐姐,在一次工作中被一个所谓的关系户女孩抢先了升职的机会,就开始变得怨天尤人,渐渐的消磨了人的积极性,每日工作闲散,逛TB收快递,拿着一份稳定的收入。

 

然而这些似乎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在别人面前她还是那个从小优秀光彩夺目,长大不让父母操心费心的,有着体面好工作的人啊。

 

第一次知道易烊千玺,是姐姐取舞社取东西,但是第一次见到他,却是我那日去市区看展览晚归,幽暗的小区楼道里,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还没有走到我们家那层楼梯。

 

“哎,吻我一下吗?”我一听就是姐姐的声音。

 

话说,这个女人什么样子我都见过,吃饭喷米粒,拉屎不冲,熬夜黑眼,漂亮衣裙装仙女,高根鞋加职业装……但是发嗲,我真没见过。

 

然后我就听到一声波的声音,我想大概是给亲上了吧。

 

接着我就听见一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尹儿,那再见了。”

 

“下次一起看电影吧?”姐姐的声音虽然熟悉,但是总觉得奇异的略搞笑。

 

“好。”

 

然后我就听见一阵下楼的脚步。

 

我被裹在漆黑的楼道里,身体还没有反应过来要躲闪,嘭的一下,我扎扎实实的给撞在一个胸膛上,一阵头晕目眩。

 

“啊,没事吧?”

 

万幸,我被人扶住,更幸运的是还好在撞到人前,我听到了家里房门关上的声音。

 

“没事。”我挣脱开那个人的手。

 

但是那个人却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照亮了这昏暗的楼道。

 

可真是一个好看的人啊,眉峰这么浓密,鼻子还这么挺,姐姐真是找了个极品的男人啊,况且这一脸正气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大好人。

 

胸膛,对,他的胸膛好暖,好扎实的,撞的我现在脑子还嗡嗡嗡的响。

 

可是,这么好的男人老天都要给姐姐,那我呢?

 

我蹭的踏上一层台阶,与那个人擦肩而过,然后就往上跑去。不知道要去哪里一样的,我走完这栋大楼所有向上的楼梯,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天台,看着漆黑天空,突然心里有了个想法。

 

可真是遭天谴的念头啊,多少电视剧的女毒的戏码,这下我该都占全了吧。

 

2.

从小我就一直和姐姐分享一个房间,直到几年前她读大学去,我开始拥有了每周一到周五属于自己的空间。但是她毕业后工作又住了回来,我其实巴不得她赶快嫁人,这样我就真的拥有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房间了。

 

母亲对于我这样对想法,总是会不免摇头,说:“真是你惯坏你了,家里最小,也最自私。”

 

但是对于这样的责备一开始我会为自己想法感到羞耻,但是久而久之我开始知道,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就像偷偷碰巧听到姐姐和母亲在房间闲聊说的话。

 

“小桐大学毕业后就给她找个远一点的人家吧,这样我就可以待在家里,招个上门的。爸妈的东西也都留给我了。”姐姐背对着门口,我却从她说话的姿态看出了她的狂喜。

 

“你这如意算盘打的,不过爸妈总有要老的时候,是该留一个女儿在身边照顾我们,你又乖有听话。”母亲笑的好慈祥,以至于我都恨不起来呢。

 

我觉得自己可能是迫害妄想症吧,我们家这么和谐,姐姐对我也不赖,我给自己编什么故事呢。

 

其实至今我都不知道这段记忆的真伪。

 

没有多久,我遇见易烊千玺是在和姐姐去过舞社附近的饮品店。他排在我前面,然而直到他开始点单我才发现,毕竟声音让人忘不了。我当时在他身后,看着他挺拔的后背,看的痴痴醉醉的。这样的男孩子真是好看啊。

 

轮到我点单的时候,我说了一句,和刚才那个人,一样。

 

呸,我吸了一口所谓的半糖美式浓缩,一口苦味,而且涩的可以,我的舌苔都像脱了一层皮一样。这么浓的咖啡,小伙子,你不怕兴奋嗨爆血管。

 

重新回去排队要了杯加糖奶茶。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要见到他了。那天吃晚饭的时候,姐姐一直在看手机,然后想我眨了眨眼睛小声说,吃饭完我们出去逛逛吧。

 

“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对着还在厨房盛饭的母亲大声说:“吃完饭我和妹妹去看电影。”

 

我还觉得奇怪,长大后我们很少一起出行,除了和爸妈一同的事。其实我向来是个独来独往的,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吧。

 

“别人家妹妹总是跟在姐姐屁股后面崇拜的眼神,你这么不是?”她老是这样说我。

 

“哦,那你男朋友也借我用用,我天天跟着你,满足你虚荣心。”我看着一桌菜没对着她说。

 

她语塞了几秒:“你怎么知道男朋友的事?”有些紧张。

 

“那天回家正好碰上他送你,还亲亲什么的,真恶心。”

 

“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天太黑,没见到人样。”我继续吃饭。

 

出了门我才知道,我是给她打掩护来着。

 

“知道了,不会坏你好事,我也去电影院,自己找一部其他的看。”

 

于是我就看着姐姐和那个好看的男人一同进了另外一个放映厅。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