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暗涌

1-2

3.

和易烊千玺的正面接触是在牛排店打工时候遇到他和姐姐一同来店里就餐。

 

这家牛排店是台湾老板开的,做的是台式牛排。价格并不便宜,高价位卖的也是所谓的小资情调。十八楼的江边半户外的玻璃观景台设计,还有乐队伴奏。

 

进来的时候,姐姐惊讶了一下,然后说:“妹啊,你在这里打工。”

 

“是啊。”我看着她身边的易烊千玺,今天穿的是白色西装加露脚踝的西裤。

“有没有窗口的位置,通融一下。”她凑近问我。

 

这家牛排店生意极好,一个原因是窗口的观景绝佳座位都会在前一个礼拜被预定完。

 

而我刚好知道一个几分钟前客人取消了预定的讯息。

 

“这里。”我指引他们到了相应的位置。

 

“妹妹?”易烊千玺有些疑惑的问姐姐。

 

“啊,忘记告诉你了,我家里还有个妹妹。”姐姐拿着菜单的手,略微尴尬的颤抖了一阵,被我递过餐前柠檬水的时候注意到。

 

“那辛苦你了。”他却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微笑的对我点头示意,微微弯腰,一幅抱歉感谢的样子。

 

一套完整的西餐下来,总不少于一个半小时,而姐姐和易烊千玺聊的特别久,在接近2个小时才离开。

 

在买完单后,姐姐去了洗手间。

 

我在送完发票后,准备离开。

 

“妹妹什么时候下班?乘我车吧,正好把你们姐妹两一起送回去。”

 

“不用了,谢谢。”我说完,就离开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美美的躺在床上看电视剧。而我始终不懂,自己在做一件特别傻的事,就是打好多份工,总觉自己要逃离什么一样。

 

4.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报名了易烊千玺舞社的课程,没有报他的班,却是同一时间,同用一间舞蹈房的另外一个班。

 

第一次,我没有到很早,反而有些迟到。我进教室的时候,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我,然后打了个招呼,对我说“好啊。”

说实话,我不是一个节奏感特别好的人,总是不太应和老师数的拍子,动作做的也是奇奇怪怪。我看他在一旁看的也是被逗乐了。课结束的时候,他跑过来对我说,怎么没有早些说,他还可以给些内部优惠。

 

“哦。”我只顾着收拾东西。

 

不是有一招叫欲擒故纵吗?我明明心里极想和你搭讪来着,但是不能表现出来,我要让你觉得我很酷。

 

“小尹不来?我之前也她提过,应该运动运动,上班老是坐着呢。”

 

“哦。”

 

“怎么?今天有不开心的事?”他突然弯下腰问我。

 

他是怎么知道我不开心的,我肚子里没蛔虫,只有贪吃虫。

 

我单膝跪在地上吃力的给我的包拉上拉链,他突然间的靠近,让我慌了。

 

“没……”我的字音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来。一下子起身却没有站稳,撞他半边的肩膀,只顾着想要离开,就直直的离开。

 

听到他在背后喊:“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不看他,朝着背后挥了挥手。

 

第二第三次,我都早早到了舞社附近,但是总觉得面对他,让我心里直痒痒的尴尬。索性找饮品店坐上一会儿,玩个手机。

 

却在第四次课前遇上了来买饮品的易老师。

 

一开始,我听到了他的声音在店门口想起。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的都是热的。他拿着手机,讲着语音。

 

然后,他对着奶茶小哥报出了一大串的点单。我想大概轮到请舞社的大家一起喝东西吧。透过制作饮品的玻璃隔间,我看到他好看的样子,白色的T恤还有宽松的运动裤,手上戴着好看的皮手链。

 

我一时看的出神,觉得阳光下这样好看的男人,怎么就给我姐这样的人给糟蹋了,应该留给我。

 

“小桐,你怎么在这里?”我想的正恶毒的时候,他出现在我身后。

 

“哦,离上课还早,这里坐一会儿。”

 

“噢?那和我一起去舞社吧,去我休息的办公室坐一下好咯。”他问我。

 

这个时候奶茶小哥叫了他的点单号,他跑过去拎了好几个袋子,然后示意我一同。

 

这样的情景下,我跑上去接过奶茶小哥第三个袋子,却撞上了他伸出的手,我的手被弹开,噌的一下在袋子的毛边上迅速的在手腕处擦过。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血珠一个个接着冒了出来,更开始痒痒的,却在在一秒撕裂的痛感,并不强烈,但是火辣辣的。

 

下一秒易烊千玺的抓住我的手,然后用纸巾抱着一杯冰饮品放在我的手腕处。

 

“啊呀,都是我不好。”他的汗滴从发根沁出来,这么近,我看的真切。

 

“没事,血止住了呢。”我想拉回我的手,却有特别贪恋着盛夏唯独从他身上传来的热度。

 

“不行,再敷一会儿。”

 

我想这样的画面从街边看进来,还以为是一对情侣,男生握着学生手说着情话,然而想说情话的人是我,话却在心中。

 

后来,我用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拎着第三只袋子,跟着他走进了舞社,我的手腕处有一块奶茶店的纸巾包着冰块,用一根皮绳手链固定在上边,特别手,和大包一样,但是,我好开心。

 

他走到休息师的座位,然后打开了那杯一开始用来冷敷我手腕的饮品,上面还沾着少许的血迹,白色的纸杯上特别明显。

 

我递他纸巾让他擦擦,他说没事,低头去翻自己桌上的下一节课电脑里的音乐。

 

我在一旁的座位上看着他,一时间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看他一辈子多好啊,是啊,姐姐嫁给他,我也就可以常常见到他了。然而,我知道,我的想法并没有这么简单。

 

“还在牛排店打工吗?什么时候开学?”安静的休息室只有我和他,他突然的发问。

 

“不去了,在家看书呢,开学要考一个证。”

 

“噢?什么证?”他合上了电脑,转了一下椅子面对我。

 

“厨师证。哈哈”我自己都被这个想到的答案逗乐了。

 

他有些搞不清情况的挠了挠头。

 

“是教师资格证。”我回答。

 

“做老师吗?挺好的。”他手边的手机传来了简讯的提示声音,他拿了起来看。

 

我们的聊天自然而然的结束了。

 

是吗?挺好的?然而,就像你是舞社的老师一样,挺好吗?如果我做了老师,你会不会喜欢我,还是我要想姐姐一样当个公务员?

 

在上这节舞蹈课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看着他在隔壁班做一个个示范动作。以至于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不协调的身体在一个转圈的动作后,扎扎实实的摔倒,把地板撞响,以至于吓坏了一旁的同学。老师跑过来扶我,却被他制止了。

 

“先别急着起来,缓一下,试着动一动有没有崴这什么?”他在我身侧,小心的看着我。

 

“为了看你,走了心。”我低头在他一侧的耳边略带粘人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我看到他耳边的肌肤一下子绯红起来。

 

“没事就……好,自己,起来。”在楞了几秒钟后,他憋出了几个字。

 

他有了反应,就因为我一句挑逗的话,虽然我并无任何慌乱,手一撑地就起来了,但是我此刻的心砰砰的乱跳的速度绝对不比这红了耳根子的男人慢。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