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暗涌5

1-2

3-4

5.

每次下课后,我开始轻车熟路跟着他去舞社员工的休息区域闲聊。

说真的,那次的挑逗,并没有成功,反而他却像是借着我喜欢他的那心,差我做些事,什么编辑个舞社推广软文,修个图片,做做排版,而我,没有道理拒绝,而他却有道理的说,你姐姐听说你在我这里学舞了,让我派你做些事,好锻炼锻炼。

“易老师,别这种口气。我最讨厌那些教人成长的人了。你的理由虽然是真,但是你没必要说出来。”

 

“教人成长?”他问。

 

“就是,以锻炼锻炼,什么为踏入社会做个准备什么的话,你最好少说。毕竟我书看不少。”我仗着自己是学古典文学的专业优势。

 

“那你错了,书里有这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却不在书里。”他扔给我他的电脑说,“给我写个招生软文开头段,阅书无数的大作家小姐。”

 

“哎,那你阅人多少个?”我撑着头问他。

 

“阅人?”他不懂的看着我。

 

“就是,之前谈过几个女朋友!”

 

“我没必要和你说。”他撇了我一眼,然后酷酷的去拿学员送的纸袋里的冰咖啡。

 

其实,他是个好人。毕竟,长得帅的,都是好人,这条定理说起来你不信,执行起来,你的大脑可是说起自然的。

 

安静了好一会儿的样子,他问我。

 

“最近有听什么歌不?推进一下。”他打开他的电脑。

“做甚的?”我咬着吸管,看着他问。

“看看,要编新舞。”

“哦,我不太懂。”我说出这样的话,就后悔了,简直,我觉得易烊千玺心理一定想着:“要你何用,喂猪去。”

“你每次上课,都来干嘛的。”他抬眼看我,嘴一撅,说出来要我把饮料喷出来的话。

都来干嘛的,和要你何用,简直是太相似了。

“每次来蹭你的女学生送的饮料。”我回答。

“别胖成猪啊。”他拿起自己手边的美式冰咖啡一阵吸,这肺活量。

“我当然不懂,每次上课是跳舞,又不讲理论知识,也没小黑板,也不要求我们学员做笔记啊。”我说的理直气壮。

“好,未来的老师,我错了。讲不过你,但是,跳了快两个月了,你关于街舞没有一点的了解?要我是教你的老师,我要去跳江了。”他一口气,对着我声音有些大的说着,还有些许气愤。

“你去跳好嘞,这么帅的男人要死了,我跟着也跳。”我本想逗逗他说,看到他激动生气,我竟然有些怕。说他帅总没错吧。

“你……”他听的有些呆住了。而我却不知廉耻的,反而觉得这种说出自己对他感情的事特别酷,看他窘迫,真是快乐的不得了。

“得得得,那首there are nothing hold me back好听。”我拿出手机要放给他听。他拜拜手说,听过,可以,那就试一下吧。

“好了,你该回家看书了,你姐说,若不是一次过,就有你好看的。”他摆了摆手对我说。

这是赶我嘛?

“我可以在你这里复习嘛?”其实我包里根本没有带书。

“我要换衣服冲淋回家了,你觉得这样好吗?”

把道德难题留给我?这样好嘛?你难道不清楚,第一次撞进你这个男人怀里的时候,道德对于我来说,早就不是什么神圣的外衣了。

“不好。我回家了。”我背起我的包,理了理有些皱的衣服,然后走人。

就在出门的时候,我听到了他的电话响了。然后听到他接了电话。

“小尹啊,我刚一个人呢,休息呢,准备回家了。”

我一个拐弯,走出了舞社的员工休息区,呦,易烊千玺,你有说谎。

 

评论(6)
热度(22)

2017-07-24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