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Echo桐随笔 | 向往温暖,所以先喜欢了残忍

Echo桐随笔 | 向往温暖,所以先喜欢了残忍

 

2017-07-24 Echo桐 双相躁郁世界

我觉得自残是有两种行为的,一种是身体上的,一种是心理上的,也可以说是违背人性的善良与不忍给自己的大脑输送去刺激的东西。

 

刺激之下,其实那颗扑通扑通的心脏终究还是向往温柔的。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从小打着爱好科学的名义广泛地阅读和了解世界未解之谜、木乃伊、人体自焚、开膛手杰克、占星术等等恐怖话题。在长大后,喜欢看汉尼拔、热衷黑乙一、对那些奇奇怪怪的新闻依旧有着很强的猎奇心理,总是在网络上寻找资料想要一探究竟,想给出自己的答案。

 

周围的朋友总会说出“咦,变态”、“好恐怖”、“恶心死了”、“你怎么这么起劲?”的品论时,我总是有些羞耻,感觉在这个道德标准高尚的社会里,竟然还有自己这种执迷于杀戮与原始恐怖的人。甚至和朋友谈起自己对希特勒的崇拜时候,被他们贴上危险份子的Tag。

 

我时常想为自己喜欢这些残忍恐怖的东西做辩解,其实我的内心是极度渴望温柔的。就像盔甲的坚硬冰冷之下必然是滚烫柔软的肉体。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心不是充满热血的,只是因为我们想要获得的温暖太难,所以只好先喜欢了残忍。


早些年的时候我读过一篇新闻特稿。是2010年震惊全国的鲁荣渔号案件。一艘原本前往东南太平洋进行鱿钓工作的轮船载员33名,在八个月后被中国渔政船执法拖带回港时,船上只剩下11名船员。这艘船在经历了四次屠杀后,这11人杀害了22名同伴。

 

杜强,写这个案件特稿的记者,在一席的讲台前说下了这样一段话:

 

我时常觉得我们日常生活其实很无趣,不仅无趣还有一些些悲惨,我们的日常的经验就像一个巨大的陀螺,我们生活在它的中间,过着很平淡的日子,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会因为极大的离心力被甩到它的边缘区经历一些很离奇很惊人的事情。这一部分事情往往更有力量,更能给人慰藉。”

 

然而我感受的温情是他最后的话:

 

如果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被生活甩到日常经验的边缘的时候,如果是我们去经历那些惊人的可怕的事情,如果我们经历那些考验人性的时刻的时候,我们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我们心里的那根绳能够拴在哪里?我们是会坚持一些人之为人的准则,还是变成一个丛林动物?我没有答案。

 

 

这无疑是温情的真话。“没有答案”,不说那些所谓的道德标准和大而奢靡的善良。相反,我们审视生活中那些所谓为人准则,有时候造成的后果岂不是更为残忍?比如说文革时候为了所谓的真理六亲不认……

大三时候,我们专业去了北方很多城市。我最喜欢洛阳,因为参观了古墓博物馆。整个博物馆把各个朝代的古墓搬来,再埋于地下,排列起来,一个洞穴隔一个洞穴让人弯腰进去参观,我们当时加上小博士老师十几个人,男生比较多,却都一个个不敢掉队,生怕自己被落下,虽然墓里就只有一些陶器和镇墓兽,但是也是十分吓人。

 

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什么让我们的前人留下了这样的认识“事死如事生”。在失去所爱之人的悲伤下,这却是多么温暖的故事啊。将你活着的一切复制,告诉自己你在我看不到的世界继续活着,需要这些锅碗瓢盆和钱币。

向往温暖,所以先喜欢了残忍。 

就像自残的人看起来疯狂可怕,事实上只是在寻求身体受伤时大脑释放的那一点多巴胺,那一点可以冲淡心痛的化学物质好让自己自恋自爱一番。毕竟心里的痛好难去愈合,而我们知道肉体的伤口总有愈合的那一天。

 

然而残忍的事千千万,我们能够汲取的温暖却如锱铢水滴。有时候我们太爱那个人,所以好希望他死掉,好希望他成为回忆,甚至想过一刀一刀的割破他的皮肤刺破他的血管,恋爱真是恐怖。就像我常常对自己说,失去的朋友就像在你的世界张贴了讣告的人一样,就当在你的世界死掉了一样。

 

向往温暖,所以先喜欢了残忍。我想这是对我们这种人最好的解释。


文字:Echo桐

编辑:Emile

 

评论(2)
热度(17)

2017-07-25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