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暗涌 完结(共8章)

1-2

3-4

5.

6.

7.

那天晚上我本应该是没有空的,因为有诗词鉴赏的课,而上课的是一个上的尤为好的老师,讲课那叫一个精彩,说实话,大一进去还没有他的课的时候,我就闻讯去听过他讲明清小说的讲座。所以,让我逃一节诗词鉴赏课,一定是要有足够诱人的理由。说实话,家里七大姑八大姨那些事,都没法把我从学校拽回去。 

但是,易烊千玺做到了。

为什么?

还用问吗?我喜欢他呗。

周一晚上是舞社排课最少,所以这间教室空着也不足为奇。

他,问我,自己准备的如何。我把手机里下载的挑好的舞蹈的视频给他看。

“嗯,这个可以,就是对于你来说,对于动作要求要更加到位。”

“好,那我们开始练习吧。”他说。 

I want it that way

土屋安娜的歌

只是自己喜欢这个歌而已。

我始终肢体动作是个不协调的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跳出来的东西,竟然有些好笑。

“笑什么?”他问我。

“觉得自己好蠢。”我还在笑个不停。

他一遍遍的带着我跳,分解讲解,然后再连贯起来,超级有耐心。为了纠正我的动作,他靠我好近,近到,我可以看到他脖子见的汗水就这样的流下来了,好想上前舔一下。

身体总归是诚实的,我始终是个诚实的人,在面对易烊千玺的时候,我觉得我比对自己都诚实。

舌尖碰到他的肌肤那一刻,全身像是电流开启一般,兴奋至极,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激动。咸甜的味道,从来都没有尝过的味道。

他像是受到惊吓一下,留在原地僵直这身子,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我的坏笑,有些懵傻的表情。

这么好的味道是荷尔蒙的味道,如果我说是出动者,那就错了。只有遇到喜欢的人,身体才会释放荷尔蒙来吸引对方的靠近,人真是狡猾的动物。

“今天就到这里了。”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许久,我看着他脖子上,我留下的点点泛光的口水,得逞至极。

真是,扫兴,没意思,这个男人克制力真是恐怖,身体都这么诚实了……我有些失望的想着的时候,下巴却被人坂住,然后对上他的眼睛。

嘴唇被撬开,异物侵入。

“傻啊,不会换气还勾引我。”换他得逞了。

他摸着我的腰,然后一手揉着我的头。

“你和我姐,这婚不结了?”我蹭着他动作的空隙问他。

“不结了。”他说。

不结了,不结了。也是情场的老手吧,一段恋情还未交代明白,昨天就约我今天练舞,其实他早有预谋。

就在地板上,我们尝尽对方肌肤每个方寸的肌理。

他告诉我,这是紧急的药丸,还告诉我,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和我有以后。

“也算是睡到你了,以后的事也就没有了。”我挥了挥手,走了出去,去到灯光璀璨的黑夜里。

我没有回家,回到学校。冲淋的时候,看着他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哭了。第一次尝过的味道,我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哪有不在意自己第一次的女生。我是多么爱他,可以付出珍贵,也是多么不爱他,表面把这个珍贵当做无所谓。 

睡下后,看到姐姐留的讯息。

她用很长的文字说了一个情况。

这些讯息和易烊千玺今晚的回答对了起来。

【小桐,你说我现在该这么办,千玺他不理我好几天了。我因为劝他回家就职于他爸爸安排的公司工作,放弃舞社舞蹈老师的工作。我虽然一部分是看上他家世,但是我也是真心喜欢他的。你在他那里上舞蹈课,看到他,你就帮帮我吧,上次父母见面,都说到结婚的份上了。

急,看到讯息,马上回我吧。】

真是个傻子,爱情里,你本身就图谋不轨,还装作喜欢他,活该。

但是,下一秒,我同情起自己来,我连一来是爱情外,就对他图谋不轨,才是真的活该。

明清的小说总是能够把男女交欢的戏码写的生动,但是我却体会到一点。我们从来都是一个人来往于世间只是偶尔寂寞,但是短暂的身体交错温暖和满足后,通常会体会到更多的空虚和寂寞,因为人一旦体会过陪伴的感觉,就会怜惜于自己的孤独。所以,爱过一个人后的自己,比之前的自己会更脆弱与悲伤。

我已经成功沦为如此之人。而我仅有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答应他。

9.

我本来打算,如果夜里真的睡不着,那就用一颗喹硫平让自己睡过去,好结束这荒唐让人会胡思乱想的夜晚。

结果,在刚睡下没有多久,姐姐在被子里一个劲的哭,这么大的声音,我想十片喹硫平也没法让我睡吧。

她哭的撕心累肺,说实话,这是摆在谁身上都受不住。好端端的男朋友,是一个要有样貌有样貌,要有好家世就有好家世的人,如果你让他改邪归正成功,没准还能在嫁入时候获得一个好名声,什么挽救浪子之类的。但是,我始终觉得,易烊千玺当一个舞社老师,喜欢做一个舞社老师并没有什么错,又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或者,人们觉得像姐姐那样的公务员才是对的命题吧。

所以我只好穿好衣服起来,准备去楼下的便利店坐着,清醒坐着的人至少好过睡着被窝里痛苦的人。

不是的,其实,姐姐就算现在痛苦万分,也好过我这个不流泪的人。

不是我不流泪,而是我不能流泪。

因为我,这,算什么。

便利店的空调在夜晚尤为的清醒人,伴随着背后摆着酸奶冰柜的低声的工作频率,我想起那夜同他回家时候,路过他家便利店,他问我要不要和酒。

我给回绝了。

其实,他是在问自己,要不要喝酒,他想断定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是清醒还是酒醉的时刻。

便利店没有现泡的奶茶,高价的灌装奶茶努力做的和现泡的口感一样,却少了人情味。偶尔知道,易烊千玺小时候和我一样,喜欢看饮品店的姐姐做奶茶,他说那个过程好神奇的,虽然只是简单的红茶和牛奶加在一起,但是为什么那么好喝。

但是,有个问题是,我认识的他只喝美式咖啡。而,现在这个问题,我要去问谁去?

我没有伤心的理由,我没有流泪的资格。

我想的正多的时候,手机传来一条讯息。

“我在台北找了家舞社,做舞蹈老师。三小时后的飞机,你是我唯一告诉的你。”署名,易烊千玺。

不知道他那里搞来我的手机号码。

“不送。”我看着讯息发送出去。我按下手机唤醒键,直到出现了关机的选项。

真是足够大的骗子,什么唯一告诉的人。说着什么唯一的承诺,却是一条离开的讯息。

我在便利店等天亮,等第一班地铁的时刻,准备去学校。这座城市高楼密集,我看不到天空,得到只有来自外面光线逐渐变亮的讯息。我悄悄回到家,收拾东西,却没想到姐姐已经清醒,坐在床沿看着我。

“昨晚去哪里了?”

“在便利店坐了会儿。”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去舞社找易烊千玺。”她突然间又哭了起来。

“哦,你听谁瞎说的。你现在难过我们能理解,但是疑心病到处觉得有人抢你男朋友也是够了。”

“从小我什么都让着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哭的稀里哗啦的说不清话,非常的生气。

“拜托,你瞎说些什么。”我往书包里塞衣服,想着赶快逃离。

“他说,他和你睡了,要对你负责。他什么都坦白了。”姐姐拿着手机,砸向了我。

我愣在原地。负责个毛线,我说了,不用负责,他又不是诱拐了未成年少女,你情我愿。

……

我从冷水里,把头抬起来,差点窒息。我大口喘气,走到房间里,昨晚的姐姐哭完后,现在睡的正熟。没有半点要醒来的样子,我挥了挥手,把那段臆想抹去,其实姐姐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和姐姐一样,都是失恋了呢。但是姐姐可以大声哭,就算颓废一段时间大家都会安慰她,都会同情她,她可以睡到天昏地暗,她可以向朋友向我大力倾诉难过。而我,不能哭不能难过,一丝丝的同情也得不到。只能背上书包,装作无所事一样,上课下课,吃饭,看书,这才是最悲哀的吧。

有的悲伤是暗涌。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