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追伤人

原来伤懂得追我,不必去躲。

      ——古巨基《追伤人》

第一章
他很久没有做梦,大概是生活节奏太紧张,所以每次倒床都昏死的睡。
他又开始过一个人的生活了。
亡妻,有段时间没有想起过她了。
工作一天下来,从来都思考不了些什么,拍戏的时候,自己完完全全就是角色人物,是敬业还是悲哀?
年龄的渐涨也是一个事。他还记得自己20未满,演过的校园故事,那些影集上青色的白衣少年,像是疏远了的好友有着一张自己的脸。后来,很多角色,各种设定……他在一部部剧中过了几个春秋的人生,经历了多少次爱恨情仇的故事,甚至有一刻,他觉得,他都不是自己,他拥有的不过是一个壳子,每次都有心的灵魂注进去,每次都编绘别人的生存时线。
今天新戏杀青了,下午是宣传,一个空白的上午,像是难得被赠予的礼物,王俊凯心里竟欢喜了起来。睡个饱,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然而却在8点刚过,被门铃吵醒,他一时起床气来,想要把外面的人晾上一阵子,才意识过来,这是领着自己妻子来上门告喜宴的千玺,几天前就说好了,是他给忘记了。
送走两位,王俊凯脑袋里咣咣的响。
"她昨天回来。"美沙在走前,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那些回忆就是潮水,有些情感就是海洋,一个浪头一个浪头的把他拍打的一时懵了。
里美,国中时候认识的女孩,原本以为当年对方一句道别后,就断了所有念想,却在多年后,突然间有了信息。

 

第二章
得知她回国的信息,然而再见她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
王俊凯看着里美从混乱的火车站出来,手里挽着厚衣服,另一只手拖着箱子。随便扎起的马尾,乱糟糟的,要不是她的脸还是那样子,王俊凯并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完成美纱的任务。
从千玺那里得知,这个女人在回国后第二天就搭上了去北方的火车,去跑一个个城市,最后在易烊千玺和美纱的婚期前回来。
认识里美,其实还是高二的一个寒假。
穿着长过膝盖的红色羽绒服的女孩子,跟在千玺后头。
"喂!"王俊凯叫她一声。
对方楞了一下,然后左看右看的,才意识到一旁的男人,她盯着那双墨镜许久。
抱歉的是,对方本来就不准备被人看见自己的眸子,所以也是白费。
"我是王俊凯嘞。"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他就硬生生从她手中结过那个并不算太大,但看上去也把她累的够呛的行李箱。
"你!"里美惊讶的楞在原地,看着那个男人拉着自己的箱子大步向前走了不少,才带跑的跟上他,然后微微的给他鞠躬说,"谢谢你来接我。"
王俊凯咧了咧嘴,却突然一整感触。
她什么时候,竟然同自己这么的见外……到底是时间淡了感情,还是他们本身就并没有多厚的情意?
上车后,王俊凯空白了好一会儿,借着启动车后预热发动机的理由,从后视镜好好看了这个多年不见的女人。
对方忙着从背包里拿手机和接上移动电源,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回复信息,然后,等她回过神来诧异的时候,王俊凯扣上了安全带,说:"是去新娘家吧?"
她们是国中时期的密友。美纱和里美。王俊凯曾经调侃过,你们这么好,干脆叫合起来叫里美纱好了。
然而,现在,一个即将嫁作人妇,而另一个在异国死了男友,不知是否应该继续在他乡的土壤扎根还是将所有的一切释怀,回来,不是软弱吧。
里美,里美。简单的可以的字节,却叫起来相当的好听。Limi,他猜想,在国外她果然也有个好听的名字啊。
美纱是相当普通的女孩子,父亲不过是在当地政府机构里的一个文员。母亲全职在家,相比较易烊千玺,那些尖酸刻薄的「攀高枝」,「灰姑娘」,「点金龟婿」……充斥满整个版面的报道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原因的。
王俊凯好艰难的在这老城镇的小区里找到一个停车位,然而这是一个业主买下的车位,地上有些车牌号的白色油漆字。
天很暗了,里美就下了车,从王俊凯手中接过箱子,却被对方拒绝。
一路上她睡的迷迷糊糊的,只知道途中王俊凯问她一句,今天南方也降温了,衣服穿够了嘛。
她说,嗯,去北方,所以厚衣服有。
狭小的楼梯走道,王俊凯提着箱子,黄昏的灯光,把他很长很长的影子投影在他身后跟着的里美。
美纱家是在六楼的,走到四楼的时候,王俊凯开始喘息。
"要不,我来提吧?"里美说着,伸手想去拿过箱子,但是王俊凯并没有打算,他猛的转过身,里美向后不稳,他连忙抽出另一只手去拉她。
"跟这么近,干嘛!"待她站稳,他碎了一句。
里美不知道说什么,她只是……就这样跟着他。
王俊凯站在里她高几步的楼梯上的,就这样居高的样子,然后用眼角,看着昏暗灯光下,狭小楼道里,抬头看向自己的女人。
他拉着她的胳膊的手,还在她手臂上,然后,他一下子的覆下身子,吻住了里美的下唇。
身子被压在扶手上,腰间硬生生的无法动弹。
一开始,王俊凯一股被满足的感受。这么多年来,同她的吻,还是一样让他止不住的兴奋,当时突然想到这双唇上有着另一个男人的痕迹,他猛的放开她。
仿佛从沉溺在水池的人突然猛的抬头呼吸,并不是缺氧,而是乱了动作,失了浮力和节奏。
她早就被另外的男人爱过,他们接吻过,无非也是对的。自己,心里还有这死去妻子的模样。
"哼,"他看着一脸不解的里美,楼上六楼的门被打开,传来美纱和千玺的声音。
里美早就不是原来的里美,这自然,不就是一个吻而已,并不会有什么,只是她不懂,王俊凯吻她做什么?
王俊凯转过身,然后继续走楼梯。
"里美。"美纱抱住了王俊凯身后跟着的女人。
她们是同龄的,如果说长的,也是相似,然而,王俊凯却觉得,刚才吻的女人,透着一股苍苦的感觉,本来并不觉得然而和红衣待嫁的新娘在一起时,这种感觉,就从他的心酸感中冒出。
"那我先走了。"王俊凯拍了拍千玺的肩头说。
"好,你小心点。"易烊千玺换了鞋走出来说要送他到楼下,手里拎着食品的保温饭盒。"工作结束拿回公寓热热吃。"
"别,我自己下去……"王俊凯推辞时候,却看着那个准备进屋的里美,回过头有些失望的看着自己。
下一秒,她就被美纱拉了进去。
"怎么,舍不得他走啊?"
"什么……"
美纱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王俊凯问里美。
下楼时候,天黑透了,王俊凯坐回车里,拇指指腹抹了抹唇边,然后发动车子。
里美,里美……这个名字他过去念过多少?
他想起那年冬日,他们在她家的有地暖的厚地毯上睡着,醒来的时候,她靠的自己特别近,好似依偎在一起的样子,那一刻,她的侧脸,他现在都还记得。国中的男生第一次,伸手偷偷触摸了女生的脸颊。
然而,他们都是有着各种生活多年的人了。那双唇,在被他吻过后,也去吻过另外的人。自己也何尝不是?

 

第三章
那天晚上的讨论会开到很晚,大概走出大楼的时候王俊凯觉得,这座城市特别的陌生,路上人都没有一个。
助理是看着他开车离开车库,却没有想到,在第一个遇上的红绿灯的地方他调头,又把车子停回了地下车库,然后乘坐电梯准备走地面。
几个小时前,他吻了她。是应该吹个冷风好好想想。
这几天是热闹的日子。虽然天气温度急剧的下降,但是并不代表着悲伤。
易烊千玺的长休假,婚期将至,陪伴伊人,忙前顾后。他是他们中第二个迈入婚姻的人,却是第一个决定用婚姻去守护一段感情的人。
王俊凯这样子总结道,不免讽刺。
婚姻到底是什么,一场台前幕后的戏。他从人生那一刻走进镜头,就注定了,不平凡。然而,这种不平凡,看的彻底,是可悲的。
打开手机,随便听首歌。
却让他想起国中时候一场电影。
里美喜欢看电影,他那时是知道的。然而,他从来都没有尝试约过她。
那部电影里,是这首歌。叶倩文的《珍重》。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应该是不听这老歌的。但是,那是他们一起看的唯一一部电影里的曲子。
没想到,后来他们似乎应了那部电影的,《mountainsmay depart》。
回到家的时候,他乘了最后一班的城市公交。
这段路,他想仔细思考点什么的,却是再次回忆了她。仿佛她的回来,只是一个过去的重现,却每一刻都像是可以让他接近不知所措的边缘。
电话打来,是美纱,虽然大概知道来者的意图,但是他还是等着她开头的第一句话,却是:"她喝醉了,要见你。"
他演剧,所以故事如何发展,生活如何经历,不过是有些规律。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他被拉入这样的剧情。
"我车停公司了,没法来。"他说。
"是吗?"对方回答。电话那头喝醉的人在说话,说的很大声,以至于他不仔细听,都很清晰。
"他死了老婆,我死了男友,看起来绝配是吧,你们特么的别扯淡了……"
"我心里苦着呢……"
"美纱,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嘛,啊……你知道嘛!"
挂电话前,王俊凯说了一句:"告诉她,我很忙。"
心里苦着的人,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他有点讨厌,她这么自怨自艾。

 

第四章
喝醉酒的人,在第二天自然不会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发生了什么,所以她还可以这样子悠然自得的在王俊凯面前化妆。化妆这事是很私人的,但是没办法,谁叫美纱家就是小,公寓就两个房间,一间美纱父母,一间做了新房。洗手间只有一处,美纱在洗脸。
里美远走他乡那一天,美纱问王俊凯,你们什么程度了。
他说,除了没睡过,其他都干了。
这句回答意犹未尽。
里美比美纱更漂亮,然而,她并没有美纱那样招人喜欢。
王源曾经总结,说,同样情况下,美纱是会给你倒热茶喝。里美心里会这样想,但她并不会这样子做,她会提前在桌上放好杯子和水壶。
然而很多人,就因为不懂要自己倒水喝,而误解里美,也正是王俊凯懂,所以他们当年在一起,然而可能也是这样子,里美很多时候都会让王俊凯心寒,一次又一次的,他慢慢恨她,以为她冰冷。
也是这样子,美纱和千玺很黏,所有人看得到他们的幸福。但是没有人当年看出来王俊凯和里美的恋爱。
王俊凯站在阳台上低头看手机,里美坐在稍亮的靠近阳台的餐桌上化妆。
"你吃早饭了嘛?"里美一边按着自己胸前的长围巾,一边画唇线。
"没吃。"王俊凯头也没有抬。
"哦。"里美不说话,画完了唇,收桌上的东西,把它们一一的摆好在化妆包里。
"吃点吧。"
王俊凯也没回答,一份企划邮件他读到一半。
里美回房间放好东西,出来,到厨房端了两碗甜羹出来。
"吃嘛?"里美把手中的勺子递了出去。
"好。"王俊凯放下手机。
"昨天喝醉了?"王俊凯问她。
因为怕围巾沾到碗,里美一只手一只按在胸前,王俊凯才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件低领口的衣服。黑色的针织衫,样式挺好看的,肩膀那里拉了几条斜线。并且,她挺白的,所以,好看。
"嗯。"几丝尴尬的表情,但是,她尴尬的笑笑后点点头,继续喝甜羹。
"还叫着要见我?"王俊凯的语气几分戏谑,是故意要看她反应。
"有嘛?我不记得了。"从容不迫,再说喝醉的人,本来就死无对证。
"哦。"王俊凯算是输了。
吃甜羹,里面有枣子。因为是为了后天的新婚环节准备的,是有没有去核的。所以王俊凯只好扯了张纸巾来吐核。
"之前听说了你的事,挺抱歉的。"里美开口说话了。
然而可能是多年的留美生活,她说话的方式完全不太一样的。这种抱歉式的,却并不为道歉的语句,王俊凯一时没有懂她的意思。
他"嗯"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
"你也不是一样,我也挺抱歉的哈。"王俊凯吃完碗里最后一口,说。
王俊凯的前妻,对了,叫许呢喃。碰在一起,是因为三年前的一部新戏。讲的是一个地下乐队的乐手。
冷冽的贝斯手和冰冷女主唱的恋爱。因为剧情的需要,他们之间有很多裸露的戏码,并且这是在被告知拍摄前就知晓的。
这部剧曾经一度火热,不单单是王俊凯本身的影响,也是他和许呢喃在戏中大量的激情戏。并且后来他们走到了一起,然后结婚。但是结局却是,由于王俊凯粉丝的追车行为,让深夜从剧组回家的呢喃在隧道里发生车祸,车毁人亡。粉丝的逃逸,让许呢喃为无人隧道死亡,第二天被发现。
"以后别喝酒了。"王俊凯说。
"嗯,好。"里美微笑看着他,回答。

 

第五章
王俊凯是来接里美去试礼服的。本来里美硬说自己可以的,一贯的,她嘴上不说真话。
刚说完自己一个人去,喝完酒就吵着要见王俊凯。
所以,美纱知道,叫王俊凯来接她,没错。
粉红的不喜欢,天蓝的太傻白甜,黄色的又嫌自己穿的不好看,白色的又不愿意穿,说什么,怎么这么麻烦。一旁的王俊凯早就没了耐心,说了一句:"你快点,我下午还有事呢。"
"那你先走啊,我等会挑完自己会回去的。"里美回答他。
王俊凯不说话,说穿了,心里是想看她换完礼服的样子。虽然他不曾认为许呢喃漂亮,但是那次她换完婚纱,拉开帘子的那一刻,她特别美。
"你总不能穿黑的吧?"王俊凯说,看着里美拿了一件香槟色的进了更衣间。
记得有一次,本来约了一起去吃冰激凌,结果王俊凯估错时间,让里美等。在冰激凌店外,透着玻璃,他看着她津津有味的看杂志,进去发现是一大页的婚纱。
"想穿啊,嫁给我的时候咯。"
这样子的话,他说不少,每次对方都是不予理睬。
他看着她把杂志合起来,说:"25岁,我等不起。"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小。25岁遥遥无期,但是,最后王俊凯成了那个等她的人,过了25了,她还不出现,他不知道怎么办。一次次幻想她回来,他要抱紧他,却抵不过时间带给他的落寞。
许呢喃是知道他心里有人的,但是到死,她都不敢问。问了,好似他们婚姻的海市蜃楼就会破碎。
她知道那个人叫里美。他们还没有在一起时,她就知道。有一次在片场,因为一段激情戏,王俊凯老是演不好,N机了一上午。
那天天又冷,许呢喃穿的少,戏里还要脱,受不了。就和王俊凯说:"没事,你经管碰我吧。"
一个女孩子都这样大方了,王俊凯还是不在状态。
许呢喃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就听见王源对王俊凯说:"你就当她是里美,那个你想了这么多年还不回来的女人。"
那一刻,许呢喃,觉得自己好可怜,虽然是演戏,但是在这个男人身下,却还要被当做另一个女人,这种耻辱感,让她坠入深渊。
后来,那场戏在休息过后,一次通过。然而,许呢喃发现,那个时候王俊凯眼里根本没有什么情欲,全是一种愤恨。还好,那场戏,只要求身体上的动作,眼神表情什么的,都是许呢喃的表演。
但是王俊凯是喜欢许呢喃的。况且,她很好,和她一起很开心。她是那种会在冬日给自己倒热水喝,还会不断在一旁问自己还要嘛的女人。他想起自己和里美在一起,像是一种消耗,冰天雪地。
果然,哪怕是香槟色,她还是穿出了一种冷感。
因为事先没有准备,礼服是抹胸的,里美两条黑色的肩带就特别的让她觉得尴尬。
一旁的店员说,要不拆了下来,看看效果。
结果店员笨手笨脚的,长指甲把里美划痛,还没有拆下一个。

王俊凯看不过去了,就跑上去说,他来弄,一下子还把试衣间的帘子拉上。
弄的人家店员莫名其妙,一下子以为这对男女要干嘛。
然而,王俊凯只是担心她会走光,所以拉了帘子。
两三下,他就把两条肩带拆下来了。放在她手里说:"有抹胸嘛?"
"没有。"里美回答,说实话,她并没有什么机会会穿到这样的礼服,所以并没有。
"去买一个。"王俊凯看着镜子里的里美,说,说完,撩开帘子里出去了。
等里美出来,发现王俊凯不在了。店员说他去外面车上等。
还是这样子,没有耐心。
里美退下礼服,量了尺寸,准备写快递地址时候,店员说,那位先生已经写好了,也留了电话。里美一看,是寄到他家的。
出门,看到他靠着车抽烟。
里美有些惊讶,第一次,见他,抽烟。
看她出来也没有掐掉,而是,她坐进车后,他待最后一口烟吐完,才打开车门。
"你怎么还是喜欢穿黑色的。"王俊凯转头,看向里美。
"你不是曾经说性感嘛?"
王俊凯震惊一下。本来不过是戏谑,却没有想到她如此快速的反应。
想起那时候,他把她推倒在床上,轻轻吻她,说,喜欢她穿黑,性感。
那不过是十七八睡岁的玩火。
想到这些,王俊凯心里一阵柔软。

 

第六篇
糊里糊涂的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很多地方,那些当时的场景,她都可以清晰的记起来。
结果在独自转辗多辆地铁后,里美彻底不知道路线。
大概迷路这事,并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回国后的北方长旅途也是一个人搞定,陌生的地方,看着路标和提前查好的线路,她一个人从容。
但是,这次,却一下子,懵了一般。莫名其妙的站点,没有网络型号的地下车站,来去匆匆的行人,找不到工作人员。
回国后,几乎只有短短一页的通讯录,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朋友少的可怜的人。
那一刻,里美站在人潮中,思索着如何的时候,手机震动。
"你的衣服送到了。"
是王俊凯。
里美,说好,再考虑,这个时候,她该如何。
"还有,美纱和你说了嘛?她和千玺今天要去酒店安排明天的事,晚饭,你那里吃?"王俊凯说话速度很快。
"那个……"里美开口。但是,他不是应该很忙嘛?"我坐了地铁,但是好像弄不清路了。"
她还是开口了,心里想着,谁叫他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哪一站?找个站口出来后,发个定位给我。"王俊凯在沉默了三秒钟后,说。
"好。"里美拽紧手机那一刻,心里一暖。
王俊凯找到里美的时候,早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王俊凯心里一点都不急,因为她应该是周围找家咖啡店什么等的人。
然而,发现她的时候,她靠着地铁站外的玻璃墙。
"傻瓜。"王俊凯关上车门,走过去。说了一句她听不到的傻瓜。
"你来了?"她抬眼看他。没有墨镜,没有口罩,赤裸裸将自己暴露在人群前。

"你什么时候也这样乖了?"他低头去摸她的头发。
这样乖?她从前不乖?她总是太独立,太要强?记忆中,她从不出现这种迷路,求助于他的情况。况且,始终一副悠然自得的感觉,让人难以进去她的生活的样子。
"王俊凯,你这样要被发现的……"还没有说完,他就一口咬住她的下嘴唇。
出乎意料的是,里美并没有阻止他,双手环住他的腰间,回应了他。
等到身上的人开始变的热烈,开始啃食自己的脖子,不断喷热气,里美好似才反应过来,上衣的领口却已经被他褪到了肩膀。
是在他家。
自己还是环着他的腰,紧贴着他,好暖。
"她看着我们呢。"身下的女人说话。
王俊凯抬头看了一眼她看的地方。一张他和许呢喃的结婚照,挂在床头上方。
王俊凯伸出舌头尖去骚扰她,里美耳垂后面一阵痒,都颤了一下。
"是啊,就在这张床上,我们做爱,水乳交融的那种。"王俊凯说。
"是嘛?她挺漂亮的。"里美一只手环住王俊凯的脖子,抓了抓他额前的头发。"我和他还没有试过呢。"
"你那么想要。"那王俊凯说完覆下身子,一手托起里美的腰。
王俊凯没想到第一次的里美,这么棒,登峰造极,醒来的时候,窗外一片夕阳,怀来的女人,脸色绯红。
被服在,她紧贴着自己,这一刻,却让他惊讶,他们做了什么。
她迷路了,他找到他,吻她,驱车,她说没去处,就带她来了自己家里。现在,她睡在自己怀里。
这间卧室,却有着另一个她的记忆。他是怎么了?和许呢喃做爱想的是里美,而抱着里美,想的是许呢喃?
他不懂,自己爱谁。

 

第七章
待里美醒过来的时候,王俊凯不在身边。外面的天黑透,刚起身,又倒下,身上痛,而且没力气。
环顾这个房间。很大,很空。墙上,陌生女主和王俊凯的婚纱照。
"呼——"她吐气,几个小时前经历了什么,她一清二楚,并且并不后悔,反而有了一起小喜悦。
"嗨,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子?一点都不心诚。就想他随随便便和你结婚,今天又轻易和我上床一样?"里美看着那个照片中陌生女人的脸,心里说到。
她觉得一直躺着也不是事,所以牵强的裹上毛毯,打开卧室门。
王俊凯背对着,看着窗外,手一罐啤酒。听见声音,转过身,说:"要不在一起试试?"
里美点了一下头,对面男人却笑这说:"别逗了,我想让你万劫不复!"
说着他走过来,一手扣住她的下巴。"你以为,我能原谅你曾经带我的冰天雪地?"
里美吓住了,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想起自己当年牵起另一个男孩子的手,在王俊凯面前走进电影院,那一刻,她知道,自己欠他,是要还的。

 

第八章
两个人一起迟到,王俊凯匆匆忙忙领带未打,然后从同一辆车里出来。
还有里美昨夜未归,发给美纱的讯息是,「不回,外住,别担心」

王源越看越可疑,乘着里美被安排去化妆,斜眼看王俊凯。
王俊凯不理他,手插在西服口袋里。
美纱朋友不多,里美算一个。因为千玺的关系,美纱那边的亲友叫的很少。倒是千玺朋友啊,亲友很多,满场地的热闹。
王俊凯发现,还有千玺刚结束拍摄的整个剧组。
看着千玺忙前忙后的,大婚之日,王俊凯不免也是会想起自己和许呢喃的那天。
虽然,所有的都是一个局,但是,还是有所留恋。
红色气氛,温暖语调。我们一个人行走了这么多年,渴望同伴。
许呢喃是和里美不一样的。
里美是出身好人家的女孩子。所有,有时候王俊凯觉得她国中一身的冰冷,不过是一种傲气。
许呢喃不是,她昔日是这座城市地铁上的外来女孩,背着人造皮革的艳丽包,叽叽喳喳的和一旁的同行者说话。
因为长相娇好,在一家的成衣点上班,外貌可以拿到入场券。
她是感激王俊凯的。
许呢喃说起,自己是如何踏入王俊凯的生活的,就是那天。
王俊凯来成衣店,那天正好他心情不好,又恰逢MV的女演员出了丑闻,被弃用。
他不过是心血来潮,见许呢喃长的不错,就说,要不你来试试,等会我叫我的团队负责人找你。
然后许呢喃借着王俊凯的MV走进这个圈子。但是,也是靠她自己,王俊凯并没有什么帮助她的。因为,当时她一开口说话,她就见他皱起眉头,乡音这种东西,那一刻,她感受到了自己深深的印记感。
自从那支MV后,他们各自做事。许呢喃这样子的小牌,当然也是巴结不到王俊凯的。有时候,人不在一个level,就是不同世界。
王俊凯的父亲是出租车司机,他很难相信高中那年父亲清晨说起昨夜晚班,他接了一个从机场出来的男人,后来交谈中发现,那个男人

里美的父亲。
那一刻,哪怕自己舞台上的美好和荣耀,都不敌一身的印记。
王俊凯和许呢喃再次遇见的时候,已经MV拍摄后的许久。
"许久不见,许呢喃。"王俊凯说。她点点头,不喜欢说话。
好久了,她早就努力改变了口音,但是她并不喜欢开口了。但是她的野心像是人尽皆知,甚至有些坏了客气,遭人记恨。
她和里美都不喜欢说话,但是里美的内在的原因而许呢喃是因为外在的东西。
好了,王俊凯看到千玺走到自己跟前说,兄弟,别发呆了,帮我去催催酒店,快把餐前茶点推出来。
他和里美都不是各自需要彼此的人,所以一席昨日的床第,并没有什关系。

 

第九章
里美是美纱为数不多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唯一一个深交的朋友。
所以,这次的伴娘,也是不用考虑的。况且,她还未婚。
千玺是不懂里美的。因为国中那年,他们四个,王俊凯里美,美纱还有他,坐地铁回家。那时候,他们已经有了成绩,团队发展的不错。
公车下来地铁站,有歌声,是街头歌手。单肩背的吉他,然后大音响,麦克风。唱的大都一样,也说不清是好是坏。
里美先是掏出自己的钱包,然后无果,她问王俊凯,有硬币嘛?
"怎么?"王俊凯不知道她干嘛。
他从自己口袋里拿出几个硬币,有一块的,五角的,一角的,零零碎碎。千玺也给了几个。
然后里美快走几步来到歌者前,放下硬币。那种虔诚的那种,半蹲下身子,硬币落去吉他袋子时,并没有相声。
歌者趁着换气的空隙,说了一声谢谢,不是本城人。
然后她微笑,走回和王俊凯一起。
王俊凯是困惑的,那一幕,他并不觉得,是里美会做的事。
"有些人在路上,所以你要给他一些加油。"里美略微的抬头看着王俊凯,接着说:"对于很多人,梦想都是奢望。"
"那你也给我点加油?"王俊凯说。她并不知道里美心里想什么,这是正常的,他们是两个人。
但是那一刻美纱懂了,一下子的那种。
下了地铁站,人多。进了地铁,里美站的地方好像是没有倚靠和把手。王俊凯微微给她招手,让她去他那里。
结果,里美走过去,一下子环住王俊凯的腰,然后就靠在他身上,说:"人有点多。"
王俊凯笑笑不知道怎么说,然后伸手就搂住了她的肩头。看到对面的千玺和里美对着他笑。
这大概是少年时期,她带给他唯一的温暖了吧。列车在这座城市的无光轨道以极快的速度一站一站的,王俊凯那一刻觉得,自己要给他们未来。
里美本身就漂亮。当伴娘出现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她。王俊凯似乎有些按耐不住,昨天傍晚她什么样子,他一想起来全身就软。
千玺走过来说:"对不住了,伴郎我一好选别人。"
王俊凯撇撇嘴说,"没事,随你安排。"
千玺蹭了他肩膀,问:"赶快招了吧。"
王俊凯白眼他。
"没事,这里美和美纱啥关系,美纱知道,就等于我知道了。"千玺去看王俊凯的脸,补充了一句:"我今天新婚夜,你昨天晚上凑什么热闹?"
"你也知道!等会儿,灌死你。"王俊凯碎了一口。
王俊凯心情是不好的,看着里美和那个伴郎在司仪的安排下走台,然后牵手做动作,王俊凯端起茶碟子走远。
他虽然觉得自己对许呢喃的感情都比较牵强,但是他还是会管她特别多。后来就是什么有点意思的戏都不能接,搞的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王俊凯特别的介意。
后来有一次许呢喃被他弄的恼火了,问他:"哎,你以前有一个叫里美的女友,是不是就特受不了你管,所以甩你哦。"
她看着王俊凯的脸并没有变化,说:"呵,你也挺能藏,结婚这么久你也不问。"
许呢喃早就准备好他臭着脸,然后冷战的,结果,他,没事?
"那,人呢?"许呢喃接着问,她知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这可是个自己爱的男人,好歹也要问问清楚。
"前一天牵着别的男孩子的手看电影,第二天就出国了。"王俊凯走进厨房拿出两个酒杯,递了一个给许呢喃,打开了瓶果酒。
"哦,家境还不错吧?"
"挺好的,随便买了家里套房子出国的样子。"王俊凯摇晃着手里的酒杯。
"那你现在也不错啊,没想过再联系她?"许呢喃问。
"这什么话。我娶了你。"王俊凯到底不是渣。

许呢喃张开了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她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就是不自量力,不自量力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不自量力那个从偏远地方因为一副好皮相而拥有过多的自己。
她生来就是好演员吧,所以想象如果有一天自己和那个里美见面,她都和镜子对过台词,"我虽然不知道你们过去如何,但是你似乎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好的回忆。"
许呢喃对着镜子摆出表情,一副,我不放手的坚定。
她不像里美,她本来就拥有不多,她学不了她,爱着王俊凯,却冷淡他。许呢喃爱王俊凯,她对他好,很好,不就是一起生活,虽然,她觉得,他心里住人,但是,他床上的是自己。

 

第十章
许呢喃不是本城人,所以墓也没有在这里。
王俊凯就去过一次,那次是她入葬。
生死一刻,不过如此,当时她柔软温暖的身体,是他手上瓶中粉末。
再次去见她,已经是秋天。他走在前面,里美走在后面。他手里捧着箱子,里美手里拿着花篮。
那一户人家,也全因为许呢喃,有了现在的日子。在小镇上翻造了房子,买了小车。好在,许呢喃还有一个弟弟,却不像她那样的长相出众。
王俊凯不过见过一次,那日千玺和美纱去野外郊游,采摘了许多杨梅带给王俊凯。他本来就不喜这种酸味的东西,一路上思索着怎么处理。因为知道许呢喃的公寓在这一处,他也就没有事先打电话,就直接去她家。
她说,她下来拿,结果正好有居民从公寓出来,王俊凯就顺势进去,敲门。许呢喃打开公寓门,面色略尴尬。
她身后,是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一个小男孩。屋子里,一团糟,桌上摊满了东西,像是在做糕点。
"有客人啊。"王俊凯把手里的篮子递给许呢喃。
"谁嘞?"屋子里的妇女叫。
王俊凯见许呢喃皱眉,说:"我爸妈和弟弟,从老家来,这几天来看我。"
"这不电视里那小哥嘛?"中年妇女从沙发走过来,穿着一件花布的衣裳。
"你也知道,我乡下人。"许呢喃尴尬的笑笑。
"呦,你姐她男娃子,快叫姐夫!"妇女从身后拉过一个小男孩。
"妈,你别……"许呢喃并没有想让王俊凯进门。
"阿姨,是,听呢喃说,你们在,我送点杨梅来。"王俊凯推开许呢喃挡在门口的身体,走了进去,低头对她小声说说:"给双鞋换。"
许呢喃的父亲微胖矮小,不同许呢喃。她身材纤细高挑,倒是像她母亲。虽然那妇女确实一股山里味,却也长的清晰,中年,身材还有所保持。
"小伙,那里人啊?"王俊凯接过许呢喃倒的茶,说:"本城的。"
"乖乖,这好,大城市的,靠得住。"许呢喃在一旁为自己父亲的大嗓门而羞耻。
王俊凯不知道,怎么样,就傻笑。
"俺和呢喃在做饺子呢,自己和面,擀面。"许呢喃的母亲拉着王俊凯要他尝一个。
"妈,你……"许呢喃此刻头低的很低,王俊凯看着她的样子,有点同情她。
那个时候,他们还并不是恋人,不过是新戏造势,暂时组了个拍档,搞了点小绯闻和八卦。
"阿姨,我不用了,不饿。"王俊凯躲闪着妇女。
"这,我还有事,先走了。"王俊凯尴尬的起身,然后微微抬手和呢喃父亲招呼。
那一刻,他侧过身子,用借位去和许呢喃轻吻。"没什丢脸的,你别觉得什么。"
那天夜里,他收到许呢喃的长讯息。不过是一个卑微女子的心里话。
很多内容,王俊凯早就忘记,但是这么一句,他看的难受。"我何德何能,什么出身我都清楚,不需要你们来提醒我,今天让你看笑话了。还有,公司什么造势什么目的我也清楚,我不高攀你。"
但是那日起,许呢喃做的所有,都和她写的话不符。因为,她开始控制不了自己爱他的感情,从一次便当,后来去他公寓打扫料理,最后和他上床,她都是做着"高攀"他的事。
王俊凯知道,许呢喃能够吸引他,固然是她的美貌,但是她的某些品德和无论如何都不被磨灭的坚持,他眼里的里美缺少很多这些东西,所以许呢喃才难得可贵。
王俊凯用箱子里准备的毛巾擦尽了她照片上的尘土,这个美丽的女明星曾经鲜活着。
里美蹲下身子想从箱子里把准备的东西拿出来,王俊凯制止了。
"让我来吧。"里美执意要做。
是贡品,装在盒子里的菜肴,还有一瓶果酒。
上香。他们都是不懂旧法的人,所以只好简单的来过。
"丫头。"王俊凯叫。"你这里好远。"
里美待王俊凯第一句话,泪水就落了下来。这个女子和她并无牵连,这一刻她却为她感到悲伤。
他叫她"丫头",而他从来只叫自己里美,连名带姓的那种。
里美不知道说些什么,就站在王俊凯一旁,王俊凯跪着。他们两就这样,不说话,看着前方,那个只是一方纪念的石碑。
回到车里,天开始晚了。王俊凯没有直接启动车子,而是抱住里美,然后他哭了。
里美,捋这他的背脊,然后就这样子,看着荒凉的土地,还有,她看不清楚的未来和过去。

 

第十一章
天黑的很快,王俊凯一路驱车。他们今晚是去许呢喃家投宿。
到达那里的时候,天刚刚黑,车子驶入的时候,一阵狗叫。
刚开始王俊凯说出去许呢喃家投宿,里美看着他楞住的。
"怎?"王俊凯一个单字就去回应里美。
"大小姐,想住五星级?"王俊凯撇撇嘴。
"你说了,就是。"里美低头,回答。
从车上下来,许呢喃的母亲就迎了出来,"阿凯啊,来。"
但是当她看到王俊凯身后的里美,原本欢喜的脸上,变了卦。
昨天王俊凯说,带一个朋友来。
走进屋子,一盏黄光的灯泡,从天花板的天线挂下。
"饿了吧,这姑娘……"许呢喃的母亲见里美的打扮,觉得拘束,她眼里,这是城里高贵的姑娘,身上这衣服,一个皱子都不打。
里美看了一眼王俊凯,然后换上微笑接过许呢喃母亲手上的碗。
韭菜炒鸡蛋,盖在一碗白米饭上。粗瓷的碗,竹子筷子。里美把一份端给王俊凯,他接过筷子,就大口吃起来。
"阿爸,弟弟呢?"王俊凯问一旁坐着的许呢喃父亲。
"隔壁家玩着呢。"
"哦,"王俊凯大口扒着饭。"最近,家里,也样?"
"就这样,该种田,就种田。丫头的钱,不能用,一用,就觉得对不起她。"
饭很足,韭菜炒的鸡蛋很咸,因为油不多,有点糊味。里美很努力的扒了一大半在喉咙口,嘴里。最后真的没法子,她轻轻推了推吃完了的王俊凯。
"吃不下了……"她小声的说。
王俊凯拿过她的碗,惊讶的是,他吃她剩下的那些。里美不敢相信,看着他吃完所有,最后一粒米饭。抹了抹嘴巴,准备收拾了碗筷。
里美突然站起来去拿他手里的,说:"我来吧。"
这个时候许呢喃的弟弟回来,嘴里叫着阿爸阿妈,说怎么家门口停着大车,好厉害,进屋子看见王俊凯和一个陌生的女人。
"姐夫……你来了?"小小的他已经小少年。
王俊凯摸摸他头,"明带你兜风去!"
"哇,真的嘛?"
里美受着许呢喃母亲上上下下的打量,果真,妇女问出了口:"你和我们阿凯什么关系?"
"朋友。"里美回答。
"阿姆,我新女朋友,今天带她去见丫头的。"王俊凯从后面走过来。"等会麻烦阿姆给我们两准备个凑合一宿的地方。"
里美一边应付着和许呢喃母亲铺床铺,一边接受这她的审查。
"姑娘,拍电视的?"
"不是。"
"那做什么的?"
"刚读完书,还没有工作。"
"哦,也是城里的。"
"嗯。"
……王俊凯在楼下。
很早睡,大概乡下就是这样子的。天黑后,就基本要休息了。许呢喃的房间,王俊凯并不熟悉,曾经他应该在这里和呢喃度过一个夜晚的,但是他丢下她一个人。
老棉布的床单,棉花毯的被子,里美确实觉得不太舒服,因为粗糙不够柔软,床板不是席梦思,硬。找不到舒服的位子。
"别折腾了。"王俊凯抱住她。
"她叫丫头?"里美问。
"是。"王俊凯闭上眼睛。
王俊凯本身并不叫她丫头,后来有一次半夜,她发烧到40度,烧到神志不清又哭又闹。王俊凯不知道怎么安抚她,手上挂的点滴都被她扯掉,要重扎针。
怎么都哄不了,王俊凯就叫了声丫头。许呢喃醒了一般,安静了下来。他知道,她父母从小这样叫她。
乡下的夜太静了,甚至让人觉得,时间没有在走,整个世界都是这个空间,里美躲在被子里,王俊凯的怀里,在一个陌生女人的家里,本是她和王俊凯的床。这一切,这么荒唐,都是那日,她和王俊凯去领了结婚证后,需要去面对,去做的事。
这一刻她觉得她高估了自己,王俊凯的心很大一块应该不是她。她是比不上许呢喃,因为,她,不曾有她的经历。
王俊凯每次要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她知道了,他每次微张的嘴巴,好想是叫着丫头。

 

第十二章
离开的那时,下着大雨,王俊凯离开前,留下一个厚信封。
里美,问他:"你心安了嘛?"
他回答,怎么可能。
有些,东西,我们是要去背负一辈子的。许呢喃的死,是王俊凯的粉丝造成的。
他本来以为,自己是可以把年少的恋情全然的用记恨里美去否认掉。因为,和许呢喃一起,他觉得自己能够重新让自己那颗心脏温热起来。
摊开掌心,他的感情线并不平滑。
有人说,别停留。
也许正是在娱乐圈,所有的一切,都这样的极速,昨夜风华,明日就可能过期。所有的,都不容许自己停留在前一秒,所以包括感情,王俊凯做着所有的决定,里美既然回来了,那就回来吧。
他们之间抱的再紧,都不同与年少时期那些拥抱,他们都经历过多,历练不少,彼此都不在能够用十分的努力去爱对方。
千玺和美纱不久后就有了好消息,新的生命,像是一份感情最极致的证明。
王俊凯看着里美,笑对她微笑,他们相敬如宾,他们和和气气。
里美早就不是那个年少的里美,没有冰天没有雪地。
曾经王俊凯让许呢喃填补了他对里美的情感,现在换里美来代替许呢喃。他就是这样的不该。两个女人,他到底辜负了谁?
感情带给我们的,并不是温暖,而是冰天雪地。
我们是,追伤的。
全文终

 

文评:

 @拥抱时光℃ 

这篇文其实我看的并不怎么仔细,但是对女配许呢喃印象独特,但是还是放在后面说吧。
而作为本文中单纯打酱油的千玺,美纱,王源这三个人更没什么好说的,都只是为了填补文章里的空隙而设置的,无非是给里美一个出场的理由,或者借机刻画里美和王俊凯一些心底的想法而已。
这大概第一次想给你写的文写点点评什么的吧,因为看的时候,我想到了很多东西,其实应该是心里早就有的想法但是没细想而已。里美和王俊凯的爱情,依旧是你最擅长的笔锋,爱得拧巴,这个词再合适不过。
我这次看文时想到的,就是这个。你的笔下,他们都爱得拧巴。大多数情况下,王俊凯对女主心底都有极深的恨意,爱得偏执,反正这样的设定似乎不是第一次看到。你笔下的爱情,很浓烈,都是一种极致的情感,而且欲望极强,当然我指的是主角们身上的霸道因子,不是…呵呵。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写的爱情是这个样子的,因为这样的感情现实中不多见,后来我似乎是有一点点关于这个问题的想法了。echo,那些都是你,是你认为的感情。
你也好,叶子也好,还有子琦,你们的故事里都有自己的影子,我应该也是。叶子的期待又畏惧,子琦的少女心,你呢,笔下的人物和感情总是最残酷也最强烈。大概,是你还不相信爱情,而你的不相信是因为你把爱情束之高阁。爱情啊,从来都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它极少会是轰轰烈烈的,而青春期的我们谁不期待爱到极致,然后仿佛被伤害到感觉到彻骨的痛的时候才相信这才是爱情。
嗯,所以我想,你可能觉得受伤时痛了的才证明爱过。
你啊,就像是里美。你的个性很鲜明,而且决然不会为了周遭而收起自己的棱角,所以你的爱情观和里美一样,我对你好不用说也不用做的面面俱到。你也像王俊凯,你深知爱恨相生,只有极恨才代表挚爱,无可取代。
其实这篇文里,许呢喃对于他们两个人都说,就像是救赎。她吧,有点太好了,我觉得有意思,这样的人你决然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但你却把她写得很成功,嗯,很真实,很生动。
王俊凯,就是一个后知后觉的傻子,你的那么多文章里,他总是这样,失去了才明白什么是独一无二,活该很多文他都落个孤独的结局。
我知道,你一开始肯定没想把王俊凯和许呢喃写成这样的,但是,大概是写到最后,你身不由己。很多时候,都是他们在牵着我们走。
叶子说,我写给她的文评常常能让她重新认识自己写的人物。那么你想不想听听我对一些人物的想法?
我最想说的一个问题就是,王俊凯到底爱哪一个?作为一位读者,我认为,他爱的,是许呢喃。王俊凯以为她爱里美,一直都爱着,甚至是和许呢喃在一起的时候,但其实,那不是爱,只是不甘心。感情,谁都想能有个结果,而里美没有给他,所以他记恨,他以为念念不忘是爱转化的恨,其实不是,爱早就消磨掉了,剩下的就是不甘心而已。他提醒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是里美,是他自己一直没有认清。王俊凯的悲剧就在于,他以为他在和许呢喃凑合着过日子,但是他是真的付出了真心的。所以,他决定和里美在一起了,他会带她去见许呢喃。当然,其实可以有很多解释。但是我是觉得许呢喃最后融化了他的心。
那么,他现在是真的爱里美嘛?怎么说,里美的出现,对于王俊凯,只是让他真的明白了,哦,原来我对许呢喃是真的有感情的,而且是超乎他的想象的那种,只不过是自己当初把对里美的错觉当的太真了而已。他现在,会是真的爱里美,因为一直耿耿于怀的青春期无果的感情得以延续,无非是了却了他的心事,而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一次,之前的错觉成了真——他以为他心里爱着里美却和许呢喃的一起生活,而现实是他以后将真的心里爱着许呢喃却和里美在一起。所以,你写的在一起,叶子才说并不欢愉。

 


评论(16)
热度(43)
  1. 拥抱时光℃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最让人猝不及防的,莫过于回忆杀《追伤人》已经是一年半以前看的文了,却到现在都耿耿于怀,因为一个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