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改文大作战

改文大作战

就在两年前暑假八月诺姐作为最初的发起人我们几个小伙伴开始了一场名为“写文大作战”的游戏

 

规则其实非常简单

就是诺姐提供了第一个版本的片段从而固定了整体的剧情然后接下去的人根据这个片段换上你写文的CP 相应的根据人物变化剧情

 

这个游戏印证了我们常说的道理: 一样的事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结果是不一样的就算一样心痛的也是不一样的频率

 

废话不多上菜了(划掉)上文了各位客官喜欢点赞欢迎评论更期待你们加入我们的游戏 @我们分享你的改文让我们看到你的创意呦

 

说明:由于这个游戏最早在贴吧里玩的,我标注了部分在Lofter@不到的作者贴吧ID,如有侵权删。

【原版(版本一)】  诺姐@拥抱时光℃ 

(我这是属于抛砖引玉啊!)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明明爱得深入骨髓,却要亲手将对方伤得体无完肤。从什么时候开始,易诺和易烊千玺之间也开启了这样的模式?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痛,才能使我自己意识到,我还爱着你?
易诺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眯着眼睁不开,用手背去挡住一些光,艰难中她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呢?他的轮廓在她的脑海里早已变得模糊。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见,可是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可以,只是在易诺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一个声音,“小诺,我好想你啊”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腕的袖扣,目光不知道落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易诺只觉得后背一僵,那种冷漠是她从未见过的,哪怕是三年前在临别的机场。
她拥着被子坐起来,有些狼狈的样子,“嗯。”
易烊千玺转过身,见她低着头咬着唇,“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哦。”
“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吃早饭。”
易诺有些不明白他究竟在做什么,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怎么感觉自己被囚禁在了这里?来不及她理清头绪,他向来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次离她很近,“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药?”她疑惑地抬头,看到他已经坐在她身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目光玩味,左手拿着一个粉色的药盒。
“事后药。”他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她身边,“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几乎是一瞬间,易诺的眼前一片朦胧,他的话像是一股电流,横冲直撞的在她身体里游走了一遍,她忍着,却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这一切,都只是易烊千玺的试探。
他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如此冷酷无情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他却不知道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足够改变一个人,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


“易先生,帮我倒杯水?”抬头,她眼睛里什么神采都没有了,“我想,当着你的面服下,会更让你安心。”
在易烊千玺的印象里,易诺虽然不是什么乖巧的女人,但也绝不是这样的冷傲。
见他站在那里不动,易诺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的那件白色衬衣,堪堪扣了两颗,光着脚踩在地上。
倒水,取药,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易烊千玺伸手打断,手心里的药散落在脚边,水杯也被打翻。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易烊千玺的眼神里满是愤怒,他捏着她的双肩,几乎能把她从地上提起。“易!诺!你的心好狠!”
易诺吃力得甩开他,脚跟落在地上的那一刹,一阵刺痛。她皱了皱眉,扬着头,对上他的眼睛,“心狠?药是你给的,怎么心狠的却只有我一人?”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易诺,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他听到的是真相,于是他化身撒旦来到她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版本二】叶子姐@叶子爱懿凡 

(小幅度改动)
cp:王俊凯 vs 叶晔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明明爱得深入骨髓,却要亲手将对方伤得体无完肤。从什么时候开始,叶晔和王俊凯之间也开启了这样的模式?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痛,才能使我自己意识到,我还爱着你?
叶晔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眯着眼睁不开,用手背去挡住一些光,艰难中她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呢?他的轮廓在她的脑海里早已变得模糊。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见,可是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可以,只是在叶晔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一个声音,“我好想你——”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腕的袖扣,目光不知道落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那种冷漠是她从未见过的,哪怕是三年前在临别的机场。叶晔狠狠地咬住下唇,才惊觉这不是梦。
她拥着被子扮作起身,几年前落下腰疼的毛病似乎更甚,“嗯。”
王俊凯转过身,见她低着头咬着唇,“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好,”本只答了一字,转而又客气地补了句:“谢谢。”
王俊凯听到回答,不经意地皱了眉,似是不满。最后只是整了整领带吩咐:“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吃早饭。”
叶晔垂下眼睑,看不清那眼中的明暗,自是无人知晓她的心内所想。继而又是他那向来好听的声音,这次离她很近,“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她蹙起眉望向他,疑惑的神情显然在提问。他已经轻柔地坐在自己身边,动作那样温柔。可表情却不然,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目光玩味。左手拿着的粉色药盒已经说明一切。
“事后药。”他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她裹着的被子边缘,“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几乎是一瞬间,有股怒火积在心头,只需她一刻放纵就会任性而出。但她忍住了。取而代之的,只是轻轻勾了嘴角。她早学会喜怒不形于色,怎么面对他就差点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切,都只是王俊凯的试探。
他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如此冷酷无情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他却不知道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足够改变一个人,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
“你看我这记性,”叶晔的笑意更深了,却没有达至眼底。更像是王俊凯以往应酬时在风流之地遇到的女人,那样献媚却又敷衍。“凯爷您不提,我倒差点给忘了。”
在王俊凯的印象里,叶晔的乖巧一直是伪装,不过往往在他面前会是真实的。但这一刻他却恨透了她这副模样,倒是宁愿她装得乖巧些。
被他那紧紧凝视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憷,叶晔干脆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的那件白色衬衣,也不扣扣子,只是随意裹了裹,然后光着脚踩在地上。
倒水,取药,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王俊凯伸手打断,手心里的药散落在脚边,水杯也被打翻。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王俊凯的眼神里满是愤怒,他捏着她的双肩,几乎能把她从地上提起。“叶!晔!你的心好狠!”
叶晔没有挣扎,因为早知力气抵不过他,又何必自讨苦吃。但她那淡然的眼神却一瞬间锐利起来,好似那直接刺穿他一般。冷笑着,她静静问道:“心狠?药是你给的,怎么心狠的却只有我一人?”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叶晔,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他听到的是真相,于是他化身撒旦来到她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版本三】大桐子@ECHO桐 

瞎改的
CP:芹川&易烊千玺 来源《纯度99%的巧克力》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明明爱得深入骨髓,却要亲手将对方伤得体无完肤。从什么时候开始,芹川和易烊千玺之间也开启了这样的模式?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痛,然后血液从血管中流出,浸满过去所有的回忆,才能使我自己意识到,我还爱着你?
芹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眯着眼睁不开,用手背去挡住一些光,然而身上蔽体的被服滑落,裸露出一夜情潮未褪去的粉色,艰难中她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呢?他的轮廓在她的脑海里早已变得模糊。但是昨夜的所有诱发的所有动作,她都熟悉的不得了。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次相遇,可是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一句话都不说,一刻让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整夜的气氛压抑,她原本以为爱情可以是一个人的事,但是做 爱一定是两个人的事,但是他却偏偏要剥夺她所有的动作,执意让她成了木偶。
芹川本来就讨厌太听话,但是昨天她真的做不到不依照他的意念,因为,他就是她心里的魔咒。她怎么也是抗拒不了的,到底是什么让国中时期那个温润的男生,现在变的残酷不带笑容?
芹川不知道。
她不知道,他所有的改变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腕的袖扣,目光不知道落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芹川只觉得后背一僵,那种冷漠是她从未见过的,哪怕是三年前在临别的机场。
就像是昨天夜里,他残忍的要强迫她带笑着去迎和他的情欲。她笑不出,他掐住她的脖子说,你不笑?我现在就杀了你,信不信?
她吓住了,他真的会这样做,真的,不是说说的。
虽然早就肌肤之亲多次,婚内的时候也并拘泥于床事,但是现在他们这样子,又算是什么关系?
离婚三年,再次相遇,不说什么的,就是上床,真是可笑。
芹川去拥被子想要坐起来,有些狼狈的样子,心里极度羞愧。
易烊千玺转过身,见她低着头咬着唇,不带一点语气,说“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仿佛就是一句在公司普通不过的指示。
什么时候,当年相爱的种种,现在成了一套流程而已?
“哦。”芹川低头。
“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吃早饭。”他说的轻松。
芹川有些不明白他究竟在做什么,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怎么感觉自己被囚禁在了这里?来不及她理清头绪,他向来好听的声音再一次想起,这次离她很近,“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药?”她疑惑地抬头,看到他已经坐在她身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目光玩味,左手拿着一个粉色的药盒,拉开她拽紧胸前被服的手,看似认真的将一颗药丸放在她的手心。
这个举动却让芹川想起,从前的温暖。
有时候越是温暖的东西,却会是锋利的像是刀尖,芹川觉得现在光裸在被服下的身体,竟然是那样的不堪,让她难以抬头看他。
“我以前发烧,你也是这样喂我药的。”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也许是想要换得他些许的温柔,过去,是那样的被她放在心中珍重的啊。
“事后药。”他冷笑着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她身边,“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芹川颤抖了,他看见她在颤抖。
几乎是一瞬间,芹川的眼前一片朦胧,他的话像是一股电流,横冲直撞的在她身体里游走了一遍,她忍着,却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易烊千玺的试探。
他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如此冷酷无情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他却不知道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足够改变一个人,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
“易先生,帮我倒杯水?”抬头,她眼睛里什么神采都没有了,“我想,当着你的面服下,会更让你安心。”在易烊千玺的印象里,芹川虽然不是会听话的女人,但也绝不是会做到这样的张狂来挑衅他的地步。
见他站在那里不动,芹川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的那件白色衬衣,小心的将自己光洁的身体包裹起来,双手将自己的身体束起来,在易烊千玺看来,像是一只小兽,弓着背,戒备的紧张,光着脚踩在地上。
倒水,取药,她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易烊千玺猛伸手打断,手心里的药散落在脚边,水杯也被打翻,也打到她的肩膀,大力的她向后踉跄了几步。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易烊千玺的眼神里满是愤怒,他捏着她的双肩,几乎能把她从地上提起。“芹!川!你的心好狠!”
芹川吃力得甩开他,脚跟落在地上的那一刹,一阵刺痛。她皱了皱眉,强迫自己扬着头,对上他的眼睛,“心狠?药是你给的,怎么心狠的却只有我一人?”
他不说话了。
芹川就知道他无理,他说不出话。
但是,很多时候,对于男人来说,有些话只是感情太重,说出口,他怕自己会流泪,所以说的小心缓慢。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芹川,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他听到关于她的所有是真相,于是他化身撒旦来到他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版本四】小妖孽

改得面目全非
CP:佟葛&王俊凯 来源《人醒,梦断,可惜不是你》 原谅我拿未完结的半成品带入
这个世界最虐心的也许不是相爱不能在一起,而是先给你颗糖让你体会爱情的甜蜜,再打你一巴掌让你感受遍体鳞伤的滋味。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他对我也转变如此态度?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发沉重的痛,然后回忆从血管中同血液一同流出,才能使我意识到,我依旧无法做到不去爱你?
当我在感受到左脸灼热的温度醒来的时候,天早已大亮,我刚刚眯开一条缝便又重新闭上双眼,企图用手背阻拦阳光的侵入,然而掩盖身躯的被褥瞬间滑落,促使一夜情潮未褪去的粉色裸露在大片阳光下,艰难中我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所以他是故意的吗?我暗自揣摩他的心思。
是有多久没有像此刻一样好好的看他了呢?他的轮廓在我的脑海中早已变得血肉模糊。但是昨夜诱发的所有动作,我都熟悉的好似理所当然。
我曾几番梦到与他的再次相遇,可是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我承认有些措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甚至只字不提,一刻让我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整夜的气氛压抑不已,我原本以为爱情可以是一个人的事,但是做爱却是两个人的身心结合,但是却偏偏要剥夺我的所有主动权,执意让我变成那个毫无生气的木偶。
我本就是个放荡不羁不愿任人摆布的女人,但是昨天我是真的做不到不依照他的意愿,因为,无论是他不给我挣扎的机会也好,亦或是他对我施下的魔咒也罢,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抗拒的,到底是何原因促使那个国中时期笑容温润的男生,变成如今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我想,我不知道。
同样我所不知道的是他所有的改变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服,右手优雅的整理着左腕的袖扣,目光若有所思的随意落在一点上,“怎么,终于舍得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那种冷漠是前所未有的,哪怕是三年前的机场临别。
就像昨夜,他残忍的强迫我去带着笑容迎合他的情欲,我笑不出,他开口的第一句竟然是,你不笑?那我现在就掐死你,你信不信?
我吓住了,不知心里在怕些什么,但是我所知道的是他说的从来都会兑现,却不想这是他唯一一个不敢兑现的承诺。
虽然早就肌肤之亲多次,婚内也毫不吝啬的将自己交给对方,但是现在他这个样子,我们又算是什么关系?
离婚三年,再次相遇的第一件事不是别的,竟然是上床,多么可笑。
我拥起被子挣扎着坐起来,有些狼狈的样子,心里越发羞愧。
王俊凯转过身,仿佛没有看到低下头不知所措的我,不带温度的语气在耳边响起:“衣服秘书一会儿送过来。”
好似在公司一件再微不足道的指示。
什么时候开始,当初相爱的种种,如今只成为了一套逢场作戏的流程而已?
“哦。”似乎找寻不到只言片语来回答。
“我今早有个会议,早饭你自己吃。”他说的风轻云淡。
我有些不明白他究竟在做什么,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感觉自己就像被囚禁笼中的鸟儿一样。来不及我理清思绪,他向来好听的声音流露出我听不懂的言语“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药?”我疑惑的抬头,看到他已经坐在我的身边,嘴角近似玩味的勾起笑意,目光深处的冰冷,左手拿着一个粉色的药瓶,拉开我紧拽被子的手,看似认真的倒出一颗药丸放入我的手中。
此刻的举动却使我想起,从前的温暖。
有时候,曾经温暖的字眼,只会成为将来锋利的刀刃,我觉得此刻被褥下的身体是那样的不堪,以至于我无法做到与他直视。
“我以前生病,你也是这样喂我吃药的。”我不知道自己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似乎这样就能博取一些他曾经那样的温柔,即使早已过去,却依旧被我放在心尖的位置珍重啊!
“不认识了吗?这可是事后药。”他冷笑着起身,将手中的东西扔在在我身旁。那刺眼的三个字明晃晃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用来以防万一。”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他看着我。
只有一瞬,我的眼前模糊一片,他的话像是一股横冲直撞的电流游走在我身体的任意角落,我忍着,明明最委屈的人是我啊,却越发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对我。
然而这一切,都仅仅是他王俊凯的试探。
他会在三年后不顾一切的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以如此冷酷的态度,只为寻求一个答案,殊不知这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大到足以改变一个人,包括我,面目全非。
试探吗?感情中的最大禁忌便是试探,看似小心翼翼,却刺痛深入骨髓,你所自以为是的真心,不过是给我戴上防备的理由。
“王先生,可否帮我倒杯水,谢谢。”没有比此刻更冷静的时候“我想,当着你的面,亲口服下药更让你安心吧?”
也许在他王俊凯的印象中,我佟葛虽然做不到听话,却也不会如此咄咄逼人的当面挑衅的地步。
见他站在那里不动,我只好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遗忘在床头的白衬衫,将自己不堪的身躯包裹的密不透风,满带戒备的离开床,光着脚踩在地上,看起来就像一只护食的猛兽。
倒水,取药,我的动作没有一丝犹豫。就当我将要把那些微小的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王俊凯猛地伸手,药丸凌乱的散落在脚边,手中的杯子掉落地面碎成一片,满地狼藉也不为过,我的身体也因他的动作大力的向后踉跄了几步。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王俊凯的孩子?!”他的眼神满是愤怒,于是狠厉的捏住我的肩膀“佟!葛!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不成!”
我吃力的甩开他,脚在落地的一霎被刺痛,可是这痛早已不值一提。我故作轻松的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呦!这会儿嫌弃我心狠了?药是你给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批判我!”
他暗自沉默。
我就知道他无理取闹,哑口无言。
但是很多时候,对于男人来说,有些感情太沉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怕自己会流泪,所以故作冷血之人。
“当初我是以为你走的原因是没了孩子,心中难过,便任由你离开,可是如今三年了,三年了!直到现在才知道你佟葛根本没他妈的想要过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只有是他听到的有关我的一切便是真相,于是他化身撒旦再次来到我的身边,想要拖我陪他一起入那无尽的深渊......
终于码好了,连写手稿加码字也花费了我好几个小时的时又间,这篇改得面目全非又纹丝未动的文希望不辜负你们的期望,给你们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没错我就是这么实打实的耿直。


【版本五】East凌樨
cp:王源and刘念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明明爱得深入骨髓,却要亲手将对方伤得体无完肤。从什么时候开始,刘念和王源之间也开启了这样的模式?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痛,才能使我自己意识到,我还爱着你?
刘念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眯着眼睁不开,用手背去挡住一些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艰难中她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呢?他的轮廓在她的记忆里早已变得模糊。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见,可是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可以,只是在刘念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她熟悉的薄荷音,“我好想你——”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腕的袖扣,目光不知道落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那种冷漠是她从未见过的,哪怕是三年前在临别的机场。刘念用力把下唇咬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才惊觉这不是梦。
她拥着被子扮作起身,指甲狠狠地插进掌心的嫩肉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保持清醒,“嗯。”
王源转过身,见她下唇上的红印,“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好,”本只答了一字,转而又客气地补了句:“谢谢。”
王源听到回答,不经意地皱了眉,似是不满。最后只是整了整领带吩咐:“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吃早饭。”
刘念垂下眼睑,看不清那眼中的明暗,自是无人知晓她的心内所想。继而又是他那向来好听的声音,这次离她很近,“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她蹙起眉望向他,疑惑的神情显然在提问。他已经轻轻地坐在自己身边,动作那样温柔。可表情却不然,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目光玩味。左手拿着的粉色药盒已经说明一切。
“事后药。”他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她裹着的被子边缘,“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几乎是一瞬间,有股莫名怒火积在心头,只需她一刻放纵就会任性而出。但她忍住了。取而代之的,只是微微勾了僵硬的嘴角。她早学会喜怒不形于色,怎么面对他就差点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切,都只是王源的试探。
他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如此冷酷无情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他却不知道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足够改变一个人,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
“你看我这记性,”刘念的笑意更深了,没有达至眼底便淡了下去。“源少您不提,我倒差点给忘了。”
在王源的印象里,刘念的温顺柔和一直是伪装,不过往往在他面前会是真实的。但这一刻他却恨透了她这副模样,倒是宁愿她装得乖巧些。
被他那紧紧凝视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憷,刘念干脆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的那件白色衬衣,把扣子一颗一颗的扣上,然后光着脚踩在冰冷的地上。
倒水,取药,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王源伸手打断,手心里的药散落在脚边,水杯也被打翻。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王源的眼神里满是愤怒,他捏着她的双肩,几乎能把她从地上提起。“刘!念!你的心好狠!”
刘念没有挣扎,因为早知力气抵不过他,又何必自讨苦吃。但她那淡然的眼神却一瞬间锐利起来,好似那直接刺穿他一般。秀眉一挑,冷笑着,她静静问道:“心狠?药是你亲手给的,怎么心狠的却只有我一人?”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刘念,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他听到的是真相,于是他化身撒旦来到她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版本六】折翼精灵清

(小幅度改动)
cp:王俊凯 vs 顾挽月 来源:《尘与澄》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明明爱得深入骨髓,却要亲手将对方伤得体无完肤。从什么时候开始,顾挽月和王俊凯之间也开启了这样的模式?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痛,才能使我自己意识到,我还爱着你?
顾挽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眯着眼睁不开,用手背去挡住一些光,艰难中她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呢?他的轮廓在她的脑海里早已变得模糊。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见,可是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可以,只是在顾挽月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一个声音,“我好想你——”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腕的袖扣,目光不知道落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那种冷漠是她从未见过的,哪怕是三年前在临别的机场。顾挽月狠狠地咬住下唇,才惊觉这不是梦。
她拥着被子扮作起身,几年前落下腰疼的毛病似乎更甚,“嗯。”
王俊凯转过身,见她低着头咬着唇,“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好,”本只答了一字,转而又客气地补了句:“谢谢。”
王俊凯听到回答,不经意地皱了眉,似是不满。最后只是整了整领带吩咐:“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吃早饭。”
顾挽月垂下眼睑,看不清那眼中的明暗,自是无人知晓她的心内所想,她自己都快看不清自己了。继而又是他那向来好听的声音,这次离她很近,“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她蹙起眉望向他,疑惑的神情显然在提问。他已经轻柔地坐在自己身边,动作那样温柔。可表情却不然,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目光玩味。左手拿着的粉色药盒已经说明一切。
“事后药。”他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她裹着的被子边缘,“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几乎是一瞬间,有股怒火积在心头,只需她一刻放纵就会任性而出。但她忍住了。取而代之的,只是轻轻勾了嘴角。她早学会喜怒不形于色,怎么面对他就差点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切,都只是王俊凯的试探。
他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如此冷酷无情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他却不知道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足够改变一个人,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女人是一种敏感的生物。
“你看我这记性,”顾挽月的笑意更深了,

眼底却是一片荒芜。更像是王俊凯以往应酬时在风流之地遇到的女人,那样献媚却又敷衍。“凯爷您不提,我倒差点给忘了。”
在王俊凯的印象里,顾挽月的乖巧一直是伪装,不过往往在他面前会是真实的。但这一刻他却恨透了她这副模样,倒是宁愿她装得乖巧些。
被他那紧紧凝视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憷,顾挽月干脆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的那件白色衬衣,也不扣扣子,只是随意裹了裹,然后光着脚踩在地上。
倒水,取药,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王俊凯伸手打断,手心里的药散落在脚边,水杯也被打翻。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王俊凯的眼神里满是愤怒,他捏着她的双肩,几乎能把她从地上提起。“顾!挽!月!你的心好狠!”
顾挽月没有挣扎,因为早知力气抵不过他,又何必自讨苦吃。但她那淡然的眼神却一瞬间锐利起来,好似那直接刺穿他一般。冷笑着,她静静问道:“心狠?药是你给的,怎么心狠的却只有我一人?”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顾挽月,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他听到的是真相,于是他化身撒旦来到她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版本七】永恒的羽尾
cp:绫渃and易烊千玺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先让你尝到一点甜头,再恨绝的捅你一刀。从什么时候开始,绫渃和易烊千玺也变成这样了?
是不是流的血越多,我的心越痛,才能使我自己感觉到,我还爱着你。
绫渃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眯着眼睁不开,用手背去挡住一些光,艰难中她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他的轮廓在她的记忆里早已模糊不堪。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见,多少次拿着他的照片想象着,可是当他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可以,只是在绫渃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一个苏柔的声音喃喃道,“绫,我好想你...”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手的腕表,目光不知道飘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绫渃后背一凛,那种冷漠是她不熟悉,也从未见过的,哪怕是三年前在临别的机场。
她拥着被子坐起来,脖颈上是青紫的吻痕,绫渃把自己的身体裹了个严实,轻轻应道,“嗯。”
易烊千玺转过身,见她低着头咬着唇,“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哦。”
“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随便吃点早饭。”
绫渃根本就不明白他究竟在做什么,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怎么感觉自己被囚禁在了这里?来不及她理清头绪,他向来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次离她很近,“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药?”她疑惑地抬头,看到他已经坐在她身边,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目光不甚玩味,左手拿着一个粉色的药盒。
“事后药。”他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她身边,“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几乎是一瞬间,绫渃的眼前一片朦胧,他的话像是一股电流,横冲直撞的在她身体里游走了一遍,她忍着,却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这一切,都只是易烊千玺的试探。
他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如此冷酷无情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他却不知道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足够改变一个人,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
“易先生,帮我倒杯水?嗯?”抬头,她眼睛里一片死水,看不出喜怒,“我想,当着你的面服下,会更让你安心。怎样?”
在易烊千玺的印象里,绫渃虽然不是什么听话温顺的女人,但也绝不是这样的冷傲锐利。
见他站在那里不动,绫渃起身,随手抓起她昨晚的那件染上了情色的白色长款衬衣,扣上了所有的扣子,紧紧包住那些不堪的印记,光着脚踩在地上。
倒水,取药,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易烊千玺把绫渃的皓腕使劲一扳,绫渃吃痛,手心一张,药散落在脚边,水杯也被打翻。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易烊千玺的眼神里满是愤怒和被深藏的哀切。他狠狠捏着她纤细的双肩,几乎能把她从地上提起。“绫!渃!你的心好狠!”
绫渃用力的甩开他,脚跟落在冰冷的地上的那一刹,一阵刺痛。可比起她的心,又算什么?她微微皱了皱眉,倔强的扬着头,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挖着易烊千玺的伤口。“哟!心狠?你居然还好意思说?药是你亲手给的,怎么心狠的只有我一人?”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绫渃,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他听到的是残酷的真相,于是他化身恶魔撒旦来到她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版本八】敛火烟花
cp:苏浮X王源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先让你尝到一点甜头,再恨绝的捅你一刀。两个生来就是注定不能在同一个世界生存的人,更是如此。
苏浮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感受到身上的酸痛,才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苏浮在屋内用目光检索着,发现他站在窗边。身影那么熟悉,又陌生的可怕。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他的轮廓在她的记忆里早已模糊不堪。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见,多少次拿着他的照片想象着,可是当他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难得的彼此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可以,只是在苏浮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一声熟悉的薄荷音的声音喃喃道,“浮浮,我好想你...”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手的腕表,目光不知道飘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
苏浮打趣道,想活跃一下气氛:“哟,难得嘛,这次起的比我早。”虽然她更想保持沉默,但是这种沉默的气氛在她和王源之间出现的太久,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听到她的声音,王源明显愣了一下,就算本来就是背对着苏浮的,但是苏浮仍然发现了他后背肌肉的瞬间僵硬。
她拥着被子坐起来,脖颈上是青紫的吻痕,把自己的身体裹了个严实。
王源生硬地笑了一下:“是啊,三年没见,我们都变了很多呢。”
王源转过身,见她的眼神还和三年前一样,半睁着,似乎永远睡不醒一样,“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哦。”
“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随便吃点早饭。”
“好,”苏浮应着,长期进行黑手党活动的她有着敏锐的第六感,知道现在的王源不会这么草草结束这一夜发生的事情。
果然,“药放在床头柜上,你吃了吧。”王源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他的声音略有颤抖,苏浮在心里暗笑了一下。
“药?”虽然她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不想表达出来,而是问了一句生活在表世界的女人才会问出的问题。
“事后药。”王源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苏浮旁边,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知道了早就明白的答案,苏浮还是感到心里一颤。这感觉,是在意识到自己喜欢王源的时候也有的。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这一切,都只是王源的试探。但是,苏浮也笑了,她对王源的试探还没有结束。
他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如此冷酷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可他却忘了三年的意义,时间的力量足以让一个人改变的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
但是,王源即使是生活在表世界的精英人士 论心态,论思路,是怎么也比不上常年在里世界打拼属于她自己的天下的苏浮。
“王源,帮我倒杯水吧 这样比较容易吃下去。”抬头,她还是那副眼睛半睁不睁的睡衣惺忪的表情,“我想,当着你的面服下,会更让你安心吧?”
王源那诡异的笑容消失了,面无表情地走向餐桌,想给苏浮倒水,但是水却因为手抖而倒在了桌面上和杯壁上,桌上没有抹布,王源略有些紧张的四下张望着,看着王源得举动,苏浮叹了一口气。
苏浮起身,随手抓起她昨晚的那件染上了情色的白色长款衬衣,扣上了足已遮羞的扣子,任由大片印着带有情色的白皙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一步一步走去。
拿过王源手中的杯子,取药,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但是在放入嘴中前那一秒笑着问到:“保证率百分之九十七哟,万一是那百分之三,你想怎么办?”
略有红肿的嘴唇接近王源,王源看着粉色的嘴唇一张一合,上面留有他的印记。
就在王源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时候,苏浮已经张开结界,把药放进嘴里,拿起水杯,也不管王源倒水的温度合不合她喜好,一饮而尽。
王源伸出了手,想阻止苏浮,却被阻挡在结界之外。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王源的眼神里满是愤怒和被深藏的哀切,“苏浮,你……”
苏浮站在结界里,含笑地看着他:“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我心狠。但是药也是你给的,我照做,怎么就成了我狠心?”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苏浮,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王源几乎是咆哮地说道。
他以为他听到的是残酷的真相,于是他化身恶魔撒旦来到她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因为和你在一起,你会很危险啊……”苏浮撤了结界,轻轻拥住王源:“我怎么舍得我们的孩子进入那么危险的世界呢?”
对于苏浮突如其来的拥抱,王源顿了几秒,双手抱住她,在她耳边用颤抖的气声说到:“那你离开三年,是为什么?”
“现在在我的身边,已经安全了。”苏浮吻上王源的唇,唇齿交缠间,王源感受到苏浮嘴里的那粒药。慢慢卷出那粒药,吐在手心里,扔到旁边的垃圾桶中。
嘴唇得了空的苏浮少有地睁开全部的眼皮,舔了舔舌头,用一种俏皮的口吻说:“昨天不是安全期哦。”
“那么你还爱我吗

 

【版本九】木娃娃
cp:林夕和王源(来源于梦的旅程)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大概就是相爱相杀,明明爱得深入骨髓,却要亲手将对方伤得体无完肤。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夕和王源之间也开启了这样的模式?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痛,才能使我自己意识到,我还爱着你?

林夕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眯着眼睁不开,用手背去挡住一些光,艰难中她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他的轮廓在她的脑海里早已变得模糊。
她多少次梦到两人的再见,可是当他真的出现的时候,她还是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气氛压抑的可以,只是在林夕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一个声音,“林夕,我真的好想你啊”
他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腕的袖扣,目光不知道落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林夕只觉得王源的脸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红,那种红是她从未见过的,哪怕是三年前在分离时他向她告白的那个机场。
她拥着被子坐起来,有些狼狈的样子,“嗯。”
王源转过身,见她低着头咬着唇,“衣服秘书一会儿送来。”
“哦。”
“我今早有个会议,你自己吃早饭。”
“真讨厌。三年没见,跟三年前那个时候一样的讨厌。”林夕小声嘀咕。
“林夕,你记得把药吃了。”
“啥子药。”
“事后药。”
“……哦。”
林夕有些不明白他究竟在做什么,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怎么感觉自己被囚禁在了这里?她疑惑地抬头,看到他已经坐在她身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目光玩味,左手拿着一个粉色的药盒。
“苦吗?有糖吗?可以不吃吗?这味道肯定很怪。”林夕说得很快。
“不苦。没糖。不可以。这味道不怪。”王源却依旧可以依次回答。
他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她身边,“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等会…王源你咋知道这药不苦味道不怪?你吃过?”林夕觉得哪不太对劲。
然而王源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什么话了:拜托这是避孕药,王源你脑子呢?啧。
“没…没吃过啊。我一个大男人怎怎怎么会去吃这种药。”几乎是一瞬间,他的脸唰的一下红起来。
这一切,都只是林夕的试探。
她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还是那样逗比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嘛,何必在为此纠结。
试探?呵呵,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她开始带上防备。
“那么姓王名源的那位先森可否帮我倒杯水?”抬头,她眼睛里什么神采都没有了,“我想,当着你的面服下,会更让你安心。你说对吧,小源子。”
在王源的印象里,林夕虽然不是什么乖巧的女人,但也绝不是这样的冷傲。
见他站在那里不动,林夕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的那件白色衬衣,堪堪扣了两颗,光着脚踩在地上。
倒水,取药,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丸仰头吞下的时候,王源伸手打断,手心里的药散落在脚边,水杯也被打翻。
“你就当真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王源的眼神里满是愤怒,他捏着她的双肩,几乎能把她从地上提起。“林!夕!你的心好狠!”
林夕吃力得甩开他,脚跟落在地上的那一刹,一阵刺痛。她皱了皱眉,扬着头,对上他的眼睛,“心狠?药是你给的,怎么心狠的却只有我一人?”
“当初我以为你走是因为失了孩子,心里难过,所以放任你离开。可是三年了,林夕,三年,我他妈现在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想过要那个孩子,即使当初的关系还没确定,可你又怎么会因为那场意外而伤心难过?”
他以为他听到的是真相,于是他化身撒旦来到她身边,想要拖她一起进深渊。


【版本十】East凌樨

真的是BL都出来了

cp:王俊凯and易烊千玺

我把BG改成BL我容易吗我
这个世界上最虐心的就是相爱相杀,而是先和你笑脸相迎,再恨绝地捅你一刀,丝毫不给你退后的余地。从什么时候开始,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之间也开启了这样的模式?
是不是伤你越深,我的心越痛,才能使我自己意识到,我还爱着你?

易烊千玺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使得他不得不眯起了狭长的凤眼,并用手背挡住一些阳光,艰难中他看清站在窗边的男人。
是有多久没有好好看他了?王俊凯的轮廓在易烊千玺的脑海里早已变得模糊不堪,连王俊凯最初的笑容易烊千玺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了。易烊千玺多少次梦到两人的相遇,但是当王俊凯真的出现在易烊千玺面前,而且直接把他扔上床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猝不及防。
一夜的情爱,他们彼此都没有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压抑的可以,但在易烊千玺意识游离的那一刻,依稀听到一个熟悉无比声音,“千玺,我好想你啊。”
王俊凯站在落地窗前,身着一套黑色西装,右手整理着左腕的腕扣。易烊千玺看不清王俊凯的目光到底落在窗外的哪一个点上,“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易烊千玺只觉得后背的肌肉僵硬起来。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冷漠是他所少见的,哪怕是三年前在临别的机场。
他拥着被子挣扎着坐起来,露在外面的脖颈处有王俊凯昨夜留下的青紫的吻痕,“嗯。”
王俊凯转过身,见易烊千玺低着头咬着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今早还有个会议,你自己随意吃点早饭。”
“嗯。” 
易烊千玺有些不明白王俊凯究竟在做什么,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他是被王俊凯囚禁了?不等易烊千玺理清如一团乱麻的思绪,王俊凯向来好听的声音便再一次响起,这次离他很近,“还有,记得把药吃了。”
“药?”易烊千玺疑惑地抬头,看到王俊凯已经坐在他身边,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目光玩味而轻佻,左手拿着一个粉色的药盒。
“事后药。”王俊凯站起身,将手里的东西扔在易烊千玺身边,“昨晚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以防万一。”
几乎是一瞬间,易烊千玺的眼前一片朦胧。王俊凯的话像是一股电流,横冲直撞的在他身体里游走了一遍。
这一切,都只是王俊凯的试探。
王俊凯会在三年后突然出现在易烊千玺面前,以如此冷酷无情的态度,只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当初易烊千玺为什么要离开。可他却不知道三年的力量与意义,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使你所认识到的人面目全非。
试探?感情里最可怕的就是试探,你试之以针,触痛对方,你以为那便是真心,却从未想过你给的伤痛会让他开始带上防备。
“王俊凯,你把我当什么了?”易烊千玺抬眼,清隽的丹凤眼内闪着挑衅的光,“居然让我吃这种东西?”
在王俊凯的印象里,易烊千玺外表高冷而安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傲气,但面对熟悉的人时,他是个温柔得滴出水来的人,而面对王俊凯则更甚。而这样的易烊千玺,是王俊凯从未见过的。
见王俊凯站在那里不动,易烊千玺起身,顺手拿起他昨晚撕坏的那件白色衬衣,扣了两颗没有被崩坏的扣子,把袖子挽到手肘处,随即抬眼直视着王俊凯。
打开药盒的盖子,把那些药丸尽数倒进垃圾桶内,易烊千玺的一系列动作没有丝毫犹豫。就当将要把药盒也给扔掉的时候,王俊凯伸手扳过易烊千玺的手腕,被易烊千玺抓得皱成一团的药盒掉落在脚边,易烊千玺刚拿起的水杯水杯也被打翻。
“易烊千玺,为什么?”王俊凯的眼神里满是愤怒,他抓着易烊千玺的手腕,几乎能把易烊千玺的手骨捏碎。“易烊千玺!你的心好狠!”
易烊千玺使劲甩开他的禁锢,他皱了皱眉,扬着头,对上王俊凯的眼睛,一字一句,咬字极其清楚,每一个从他薄唇中吐出的字无不挖着王俊凯的伤口,“心狠?你没有了解过真相,也没有目睹过真相!”
“易烊千玺,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王俊凯狭长的桃花眼里含满冰霜,但眼眸深处藏着深深的哀切和痛苦。“你想知道?”易烊千玺靠在一旁的桌上,微怔,“瞒了三年,是时候告诉你了。当初,我父母发现了我和你的关系,我父亲很生气,母亲当场就晕过去了。我想过绝食,想过一辈子不出房间,甚至想过自杀,但最后都不了了之。母亲醒来后见到我,流着泪求我我去美国,离你越远越好。我没有办法不答应啊……父母横在眼前,我也没办法。王俊凯,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易烊千玺轻吁一口气,嘴角勾起一个轻松的弧度。
王俊凯把易烊千玺轻轻拥进怀里,“千玺,你回来就好。”两人都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虎牙招摇,梨涡深陷。

最后说个小笑话,就是当时我考了好几次大学英语六级都没有过,诺姐和叶子姐说,如果满十篇就召唤神龙我下次六级就会过。结果后来那次还是没有过……真是尴尬。但是最后六级还是过了,只是隔了很久。话说,我们一起认识很久很久。最初在贴别勾搭起来,然后在企鹅聊的热火,后来加了彼此的微信,成为了真实生活中不出现却重要人呢。对了,写纯爱文的叶子姐去了腐圈,不写文的诺姐在Lofter写了好几篇好评的文,今天有一篇还100+赞了。好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的聊天下去。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