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给我理由忘记1(成名在望剧情背景)

给我理由忘记(成名在望剧情背景)

 

给我一个理由忘记,那么爱我的你

给我一个理由放弃,当时做的决定

 

我的男朋友是一名车身修复师,在一家小的汽车维修店里工作,认识他是在三个月商场的地下广场,他唱着我喜欢乐队的歌。

 

我在他对面的石阶上听完了他每日十首歌曲,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有半个月这么久。正是那段日子,我的父母在家闹离婚,每次上完补习课,回去还早,我不想听到和看到他们的争执和冷战,所以总在母亲早睡后回到家中,而父亲留给我的总是无声电视机前的背影和满屋子的烟味。

 

“怎么回来这么晚?”父亲每次问我。

 

“和同学讨论题目一时忘了时间。”我回答他。

 

“学学学,成绩还是这样差劲,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父亲弹着烟灰说了这样的话。

 

“我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我走进房间,头也不回的把自己摔在床上。

 

然而还是没有逃过父亲最后那句嘲讽的话,就像是黑色的大狗一样拽着我,让我感觉逃不出如此恐怖的家庭生活。

 

“和你妈一样,都是脸蛋漂亮没脑子的人。”

 

嘭的一身,母亲从隔壁的房间出来对着父亲就是一顿狂轰乱炸的责备,然后父亲出门,那一夜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父亲。

 

“他不回来也罢。”母亲对着镜子涂口红,这是父亲离开的第9天,我和那个地下广场唱歌的男生说上了第一句话。

 

那日却并不是在商场的地下广场,而是傍晚客流量多的地铁口。我看到一只大型的毛绒玩偶在那里发传单,也真是可爱,笨手笨脚传单都拿不住,掉了一地。我上前去,这个时候下起了雨,我赶紧把地上的传单拢起来,这个时候脑袋上却感觉被遮住,没有雨滴下来。

 

一个大玩偶头就横在我头上,我抬头,那张关注了许久个夜晚的脸就在眼前。

 

“下雨了,快去地铁站里躲雨吧。”我抱着一摞已经乱七八糟的传单。

 

他穿着笨重的玩偶服还带抱着那个大头套,在我后头好不容易跑进了地铁站。

 

“谢谢。”他对我说。

 

他从我手中接过那一摞传单然后要塞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做什么,你这样是拿不到钱的。”我连忙制止了他。

 

“啊?”他好奇的看着我。

 

“你要是被发钱的人看到,你这不是白干了。”

 

“那?”

 

“我和你一起发吧。”我从他手中分过半摞传单在地铁的通道处,然后一张张的递给路人。

 

这个时候一个像是监视他工作的人出现,走过来对他点点头,看着他手中不多的传单,然后塞给了他一张钱,也带走了他的玩偶服。

 

他走过来对我说:“走,喝些什么?”

 

“不用了。”我摇摇头对他说,指了指地铁站的出口。

 

“雨这么大,你也出不去吧。”

 

于是我成功的和这个男生一起在地铁站举着奶茶看着外面还不停的大雨,并肩的站着。

 

“你这么知道会有人查传单有没有发出去?”他问我。

 

“我以前也干过,会有监工的人呦,总不见得你给扔了然后他们还给你钱吧。”

 

“给,纸巾。”我从包里拿出纸巾塞给他。他尴尬的笑笑,擦了擦不停自在流汗还是滴水的头发。

 

“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听不了吧。”他以为我着急着回家。

 

“无所谓。”我也不想知道现在几点。

 

他说,要不我们留个号如何。我拿出手机,他往里面输了一个名字,易烊千玺,真是好难懂的名字啊。

 

“这样的名字大概是一个富家公子吧,很多人都这样说。”他看我盯着屏幕上他的名字说。

 

“只是我小学三年级那年我爸生意失败,家里一下子欠债许多。”他仿佛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面带着微笑,“你叫什么?”

 

“辰歌。”

 

“姓什么?”他问我。

 

“我没有姓,不姓父亲,也不姓母亲。”我撇这嘴巴笑了一下,却感觉眼泪水要流出来了。

 

“我送你回去吧。”他走回了我们买饮料的便利店,然后拿着一把廉价的透明伞出来。

 

我们靠的很近一把伞。其实很久以后我想起我们的第一次的见面,我总奇怪于我们为什么能够如此自然的面对对方,没有半点的不适与陌生。我想因为我们大概是同样的人,所以在那个夜晚,就能拥抱入眠的,大概抱的也是自己。

 

他送我到家后,问我家里没人嘛?我说我一个人住。其实只是父亲离家出走,母亲总是深夜不归。我劝他进来吹干头发等雨小些再回去。

 

然后,就在我给他拿毛巾的时候,他已经在沙发上睡着。我看着他的脸,然后躺下在他一边,这个冬天的雨夜好暖。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