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写手 王俊凯BG

第一章 烟火焰火

第二章 你我凌晨

第三章 低级谎言

第四章 如此犯错(网盘)密码:tkd1

新文:深海囚徒(网盘)密码:k28c


第四章犯错

 

 

王俊凯端起王扉哭的化了妆的脸颊。

 

“我喜欢你。”王俊凯弯下了腰对上王扉的眼睛说。

 

“好喜欢,好喜欢的那种……”他把他她拢在怀里,用衣袖的一角擦她的眼泪。

 

在坚强的动物,在寒冷中都会靠近彼此的身体去汲取彼此的体温。从夜晚室外而来的王扉,在一步步靠近能够给予她温度王俊凯的身体。

 

一寸一寸肌肤接触。这充满暖气的室内,王扉还在顾及自己的一年来的悲伤和委屈,流泪还在继续,身体却一里一里被温暖怀抱住。

 

王俊凯抱着王扉,想起了那日凌晨再次读起的王扉的故事。陌生的城市男女在冬日的夜晚,在街头偶遇,一杯咖啡的时间内燃起爱意,一个夜晚后又再分别。

 

他想起第一次读这个故事的时候,他问她,这是要表达什么样的爱情。

 

她说,不知道。

 

而,他怀抱住的身体,他并不想分别的恋爱,他想要利用她,不单单是利用那些曾经他们的东西,而是整个她。

 

然而,又一个深吻中,王扉半依半抗拒的推开王俊凯说:“我过的好苦,我做不了文字的梦,我觉得自己就要和死掉一样的活着。”

 

“你,不会的。王扉。”王俊凯拉住她抵住在胸膛前的双手。“就现在开始,做我的影子写手,好吗?我给你所有,你想要的,我把我也给你好不好?”

 

“好不好?”王俊凯问。

 

“我都听你的。”王俊凯又加了一句。

 

做他的影子写手,却是能够控制他的人,等价交换。

 

“你说,都听我的?”王扉抬头,擦去眼泪,坏笑的看了一眼王俊凯。她心里的算盘开始运转。她真的是受够了职场的那些套路,就像毕业前夕,许久为敌没有联系的两人却默契一般的走到第一次遇见的舞蹈房。王扉到达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在漆黑的舞蹈房里静坐中央,他的肩头被王扉打开的灯照亮。“听他们说,你去上海,找了一份文员的工作。”“是。”“王扉,你分不清你要的是什么吗?”王俊凯望着她,但是他的眼睛是看不到门口的她的,因为他的眼睛还没有适应突然间的强光。“你的梦想不是一个城市地点,而是写作!”他站起来,愤怒的跑过去推她的肩膀。“我的事,不用你管。”王扉别过头,被推在墙上,咬着牙回答他。

 

他们从未拥抱过,却有着肢体冲撞。

 

回忆结束,此刻他们四目相对,两情还没有相悦,但是意图相同。

 

王俊凯脱开自己上身的薄毛衣,王扉绕过王俊凯伸手过来的拥抱,两手交叉脱开自己的白色毛衣。

 

望见那胸前雪白的沟壑下,王俊凯咽了一下口水,他不曾想过自己的身体对另外一具身体有过热烈的渴望。都说女人是消遣的动物的,但是他面前的这个却是即将自己捏在手里的女人,当他决定与她再次相见,当他说出爱的时候,他已经被这位即将成为他影子写手的女人拥有。

 

他们极为冷静各自退去衣服,独立的好像是两个陌生人。两人面面相觑,看到对方的身体,不同于王俊凯渴求的炽热感,王扉的身体和欲望却像是冷的,低于37度。当意识到自己赤裸,她哭了。王俊凯被吓住的搂住她赤裸的肩头,手掌触过她胸口的肌肤。

 

“我多么希望我们可以是恋人。”

 

“过了今晚,我们不就是了吧?”男人总是把问题想的太简单。透过王俊凯的身子,对面的黑暗空间她看到一丝红光闪烁,却又消失。

 

 

 

“不,我是你的影子。”王扉用唇滑过王俊凯的耳后的肌肤,这无非是引诱的动作,就像她无法控制此刻的流泪,她也无法控制自己想要贴近王俊凯身体的冲动。

 

王俊凯握住王扉的腰线,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嘴唇正好遇上嫩滑的粉淡色的凸起。王扉的手拂过他如同婴儿般柔软的发丝,她伸手将他的脑袋抱在胸口,下身的触觉就像期待已久的潮水一般一次一次袭击着脑海中最后一线的堤坝,身下的男人喉咙发出一丝干渴的音调贯穿了她的身子,热涌从下身蔓延开来,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变得柔软,控制不住的想要表扬那个男人,便乘着余韵未散,低下头对着男人的耳边温柔的说:王俊凯,你好棒的。而自己的身子像是中了魔一样的渴望着刚才的剧烈,而在她刚说完后身下的涌动再次开始。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身下的王俊凯,只感觉自己的眼里出现了从来都不曾有过的温柔。王俊凯松开了她腰间的用力,伸手一推她的肩膀,欺身压了上来,低头像是解决食物的狮子一般啃噬王扉的脖子,这绝对是啃噬。他的舌头在王扉脖颈上来回,锋利的虎牙一次次滑刺过那嫩滑的女人肌肤。

 

这带着痛感的引诱,让王扉欲罢不能,但是她开始意识到第一次的热烈后,她的下身开始隐隐作痛,一种撕裂的感觉在浓稠的激情爽快下一丝丝被释放出来,让她脸色有点狰狞,但是她已经来不及推开王俊凯了,此刻他已经蓄势待发的俯下身子。她急着,却无力的只能小声的说:我痛……而在这此刻在王俊凯看来像是一种示弱,他没有理会却心里痒痒,坂住她阻挡自己的的手,做了下去。

 

他好似神气的看着王扉的脸,却发现她紧闭这眼睛,微微张开的唇失血一般,皱紧眉头仿佛渡劫一般想要这一切都快点过去。

 

“妈的,怎么不早说是第一次!”他看着这个女人的样子,一下失去了想要继续的性子,太扫兴了。他对她竟然有些失望,起身,低头见她的眸子里有痛楚却咬着牙看着天花板,身子颤抖着。他一狠心,披了浴袍快步走进浴室。

 

却在打开莲蓬头的那一刻后悔了,他迅速的冲完擦干身子出去,看到床上的人往床沿挪动,她一手护着自己的赤裸的空口,见他出来,咬着牙也不寻求帮忙弯下身子去捡地上的衣服。

 

“宝贝,我错了。”王俊凯坐到她身边,一句宝贝,任何一个女人的心都是要融化,身子是要无力的。他替她捡起衣服叠好,放在她手上。

 

“今晚陪我,别走,宝贝。”他没有放手放在她手上的衣服。“这衣服掉在地方了,没法穿,脏。我去送客房服务,好不好,你别走。”

 

一边无耻的刺痛,一边没有原则的求饶。王俊凯算是都做到了,他只要这个女人在身边,做他的影子写手,其他的用什么招数他都无所谓。

 

王扉见他可怜巴巴的双眼,竟然动了心,却忘记了他本来就是极好的演员。

 

“求你。”

 

王俊凯说了两次“求你”,求王扉见面,求王扉不要离开。

 

“我帮你洗身子,还有涂那里的药膏。”王俊凯献殷勤的给她的身子盖上被子。

 

王扉脑子的弦一下子嘭的一下。求她的人是王俊凯的,但是被控制的人是自己。他其实约她见面早就有准备,可恶。而此时她早就因为丝丝开始剧烈的疼痛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只想在这柔软的床上躺下好省点力气让自己呼吸。

 

“王俊凯,你怎么不去死。”她用了仅有的力气对着王俊凯说。

 

“是啊,我死了,你做谁的影子去呢。”

 

 

 

 

 

 

 

 

 

第五章协议达成

 

王扉醒过来的时候,下身已经没有了痛觉,反倒是有些油腻腻微微清凉的感觉,想起昨日大理石洗漱台上,男人手指在那里的触觉,一再想起那个画面,那里的触感就被唤起。

 

她想起药膏涂到一般,王俊凯啧啧了两声,去一旁抽纸巾,擦了擦汗她的下身,然后继续给她涂。

 

“给你涂个药,还出这么多水,小宝贝这是怎么了。”他坏笑的从她身子下方抬起头,握着她的脚踝,看着窘迫到无法直视他的脸。

 

而她醒来,王俊凯正半靠着床头用一只手拿着手机发讯息,而另外一只手捋着她的长发,她的发丝从他的指尖一次次穿过又被捋起。

 

她不知道要如何叫他,就翻了一个身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哎,本来说好今天没行程,结果下午又给排满了。”他扔下手机,非常不满,真是扰了他的计划。他本来想的是在床上日和心里想的女人放肆放荡的度过一整日,结果女人的身子不给力还要好好调教,工作的事情又来作乱。

 

“宝贝,今天就去把工作辞了,我给你准备了电脑。”王俊凯对着背对他的王扉说。

 

就算,王扉还没有完全爱上这个男人,但是没有一个女人大概在失去初夜醒来时刻,一个男人就给你谈条件。

 

背对自己的人沉默了很久,说:“工作我不会辞,东西我也写不出。”

 

“那你好好看看对面的摄像机再决定要不要写吧。”王俊凯拉起王扉。

 

一台闪烁这红色灯光的微型摄像机正对着床,直直照着王扉赤裸的身体,王俊凯把手机放在她面前。

 

画面上两具身体,她在他身下承欢的表情极为兴奋和享受。

 

她想起昨天夜里看到的闪烁红光,却由于房间内太暗,并没有发现那台摄像机。

 

她竟然有些恶心,画面里男人的身子压着女人,每一个动作她都为自己曾经感到快乐而羞耻。

 

“怎么样?要么一起做出成就来,要么一起身败名裂。”王俊凯用手指轻佻王扉的下颚。

 

他早就知道她会反悔,他就知道她说的话那里可百分百的相信。如果当年,他也能用这招,这几年何必心心念念着她受折磨。

他不是爱这女人,是需要,命里的需要着她。

 

“王俊凯,你不觉得恶心吗?”王扉气愤到无能为力地想哭。

 

“这些事你昨天都同我做了,有什么好恶心的。”他把身体这事看的很简单,无非是需要,无非是寻找快乐,重要的是她留在自己身边。

 

“写还不写?”他拿起手机指给王扉看。

 

王俊凯临走前看着王扉吃好早饭打开了电脑,他给她倒了杯热水放在手边。

 

“宝贝,等我回来。”王俊凯穿上羽绒服走出了房间,听见身后一个玻璃杯破碎的声音。

 

这几年,他越来越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孽缘。就像他从小养的小狗会在他之前老去而离开,所以他再也不敢养狗。他和王扉之间的也是孽缘,假装着是一段挚友的形式出现。

 

王俊凯在11点赶回了酒店,打开门,书桌上放着一份客房服务的送餐还有已经进入睡眠状态的电脑。卧室没有开灯,却可以看到蜷卧的人儿在床的一角。他把门口的东西搬了进来,拖拖扯扯的线。

 

他把线接上了电源,然后电子元件演奏的音乐响起。这让床上的人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看到闪闪发光的圣诞树笑了出来。

 

“王扉,圣诞节快乐啊。”王俊凯从圣诞树后走了出来。走到床边抱住王扉,低头说:“我交给你的任务写好了吗?我的影子写手。”

 

“东西在电脑里,你看吧。我想你很快会让所有人听到这作品的。”

 

“是的,我们的作品,你赋予的我每个旋律的故事。”


评论(5)
热度(29)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