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努力做一个好人

绣春刀1

绣春刀1

最近看了没有女主会更好的电影《绣春刀》,很喜欢这种冷兵器时代的江湖味道,只可惜我写不出武打的画面感,我觉得穿飞鱼服的男人要有点痞,锦衣卫的女人要有点魅。

正文:
 

绣春刀1

死命劫第一章

 

明朝天启年间,大太监魏忠贤领东厂提督职,霍乱朝廷八年之久。崇祯皇帝即位后,消除魏忠贤一切职务,令其往凤阳守陵,途中感染风寒病逝。

 

北镇抚司的油水向来不足,一月三两的银子和就此花酒就剩的差不多了。要不是这暖香阁的大娘看自己长得俊俏,不舍得赶自己走,也没有他今天多看几眼姑娘唱的小曲。莺燕歌喉,暖酒加身,这再冷的夜也冻不着王俊凯喽。

 

如果说王俊凯是北镇抚司里功夫最了得的说不上,最聪明的大概是没有错了。凭着他的脑袋瓜子,没有一个朝廷目标逃得出去。即便能逃,也是王俊凯钓大鱼放的长线。所以年纪轻轻混了个总旗,却只得了个官职不见涨半分俸禄。

 

只是,有一次夜里,他喝完花酒刚好走到自家街坊被两个黑衣拦住,喝的半醉的他心里怪了。即便不穿着飞鱼服也没人不知道他是锦衣卫,谁敢动他一下?

 

他还没反应过来,身后走出一个人。当他手快准备拔出剑来,却被对方一个反手扣住剑鞘处的手腕,这力度不大却让他一时无法动弹,丧失了防御能力。

 

王俊凯定眼一看。

 

百户大人——易烊千玺。

 

对于这个人,王俊凯并不熟悉,只是知道他曾经和他一样同为小旗。一年前侦破锦衣卫案牍房纵火案,一跃成为百户大人。

 

“哟,原来是易千户大人,小的没眼。”王俊凯嬉笑着做了个拜见的手势。

 

易烊千玺却没有搭理,转过身就走进了王俊凯的院子。

 

王俊凯明显感觉到这易烊千玺瞥了几眼他这四壁无物的屋子,对方甚至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议的嘲讽。

 

“大人,你也知道,这小旗的俸禄那里够娶妻生子,光棍一个自然家徒四壁。”

 

“少废话。”易烊千玺找了个略微可以落脚的地方坐了下来。

 

扔给王俊凯一个卷轴。

 

王俊凯接过展开画轴。这绢本上画着一朵娇艳动人带着露水的牡丹,随着画的展开,一只巨大的毛毛虫出现,白色扭曲的身体匍匐在花朵上,啃食着娇艳的花朵,其身下的花瓣早已被啃食残酷骷髅般恶心。

 

“咦,什么画,恶心的不得了。”王俊凯往桌子上扔画,撇了一眼易烊千玺。

 

看着易烊千玺紧抿的嘴,一脸冷气,王俊凯只好悻悻的再拿起这被扔出的画看。

 

“噬虫不识字,乱啮几瓣花。”王俊凯把画凑到眼前读出了牡丹下的一行蝇头小字的落款。

 

这落款的人好似怕被人认出写的是什么,又像是激动时候写出的一般,写的特别草,这字也攲斜的奇怪,有些笔画颠来倒去。

 

“王兄懂字画?”对面的易烊千玺问道。

 

“不懂不懂,我一个粗人,懂什么字画。”王俊凯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小心的观察这易烊千玺,放在膝盖上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因为他说谎了。

 

“你怎么会不懂呢?你特别懂,想必收藏了不少吧?”易烊千玺的眼睛里闪出轻蔑的笑容,说着就从怀里拿出无常本,准备捻开笔头翻开本子来。

 

“慢,你这是做什么?”王俊凯急了,按住易烊千玺的手。

 

对方狡猾的一笑:“看来找对人了。”

 

“你就说说这字画你都从哪里收来的?这落款上的左玄先生到底是谁?”易烊千玺收起无常本,紧紧盯着王俊凯。

 

王俊凯大叹了一口气。


评论(3)
热度(7)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