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帝国 战争向 11-14

1-2

3-4

5-7

8-10

Chapter 11

一个月的时间快到无法想象。


那天的最后一节热能作战课,Karry就像往常一样还是给我们留了课后作业。


大家其实早就得知他接到中央军部的命令要去前线指挥作战了。


“教官,你是想采用热能作战和生物病毒作战相辅助大规模进攻的作战方式吗?”


“教官,你能说说前线到底是什么状况?”


大家都为认命去前线指挥作战的教官感到骄傲。


我后座的男生站了起来说:“Karry教官,你够男人。保家卫国,我一直都想成为你这样的人。”


大家都等在这出征前夕的教官给出什么豪言壮志,可惜出乎意料的是他语气很平淡的说了一句:“回来我要收作业的。”


大家还以为这是他的冷幽默,哄堂大笑。然后只有我清楚的不得了,他的回不回来才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而不是那些背负起帝国未来的狂言。


那天晚上,我帮他收拾了行李,几件军服被我整整齐齐的放好在他的行李箱里。


现在的我早就不是那个入学时单纯认为世界存在着绝对善和恶的狂妄少年了。


军人法则第五章【荣誉原则】——没有什么比在战场上取得胜利更加荣耀的了。


末日帝国,军人们,用你们手中的利剑来掌控这个世界吧。


“小瞳,你还有三个月你就快毕业了吧。”他懒懒的躺在床上。


“嗯,怎么了?”我问他。


“你其实还有一次选择的,你父亲一直在书房里等着你。”


我回头看向他,但是他已经一个翻身睡着了。


第二天,我还在怀疑怎么醒来痛有点晕,才想起来昨日,他给我喝水的玻璃杯杯口边缘有点点粉末。


一旁的空床早就没有了温度,房间里昨夜的整理好的物品也都不见了。


“讨厌!”我大叫着。


本来以为他就是这样的坏,都不给我告别的机会。后来才发现,他只是怕自己原本做好的决定,在出征前乱了心志。


我们都知道这是一场离别,但是我们都没有开口说再见。


Chapter 12


三个月的毕业训练生毕业典礼上,我并没有被评为精英学员。


令我自己都出乎意料的是热能作战课的考试,Karry只给我了一个合格。


那日我在寝室和室友等着我们的毕业分配令。


那日我们直到天黑都没有开灯,看着夕阳一点点的被黑夜吞没。


“037你知道吗?每一届的精英学员都是直接被派往前线的。”室友在一个整个下午后终于开口。


“他在前线。”


当我打开分配令后,其实心里早就有数。一处远离前线的军部驻地文员。


我始终明白父亲和Karry对我做出的那些决策,但是,他们却还是让我看见了最残忍的东西。


当我第一天从军部的飞机下来,我以为远离前线的地区会好过军区。


然而,事实是在多年前空袭中倒塌的大楼始终没有再建起。街上乞讨的孩子用恐惧的眼神看着穿着军装的我走过,却还是颤抖着伸出漆黑的小手,说他很饿。


对方接待我的是一个穿着海洋核舰队军服的男人。


他说他叫Roy。


“大规模的海战还没有开始,我们选择在非军事区潜伏。”他对我说。


“嗯。”我只是觉得他面熟,似乎在那里见过。


“你叫小瞳,对吧?我听Karry提起过。”他亲切的问我。


战争早就让很多人没有了生命,也让很多军人没有了自己的名字,然而当我们可以用彼此的名字相互称呼时,竟然是这个残酷年代对温情的时刻。


“我看过你和Karry和Jackson的毕业合照。”我突然想起了Karry桌子上的那张照片。


“哈哈,我们当年说好要一起考军校,结果报道前一天才发现被分在不同军队里。”


Roy有着一张稚气的脸,如果不是他军章上的副指挥官的军衔,我还以为他是新兵。


几乎被多年前空袭残废的城市,却林立着大大小小的教堂。


那些教堂根本和我高中艺术课的老师说的不一样。


它们没有中世纪细腻雕琢的壁画和穹顶,美丽彩色的七色玻璃也没有。只是一个个简易的十字架,残缺的窗户有时候还关不上。


【上帝创造了人类,所以人死后就回到上帝的身边……他们可以在上帝的怀抱中得到永久的安宁……】


上帝那里是没有战乱和牺牲,只有天使美好的微笑,对吗?


我合上Roy给我看的城市军区火力排布,才知道,这里在不久后就是一座战场,那些无辜的居民都是要陪葬的。


国内的叛军之乱其实在两年前就被镇压了。

他们之所以反抗政府,不就是因为政府的残暴专制,但是当他们建立起了一座城池的政权后,他们的做法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座城池我只知道在【Black Tea】行动后叫做Belial——毫无价值的意思。


当我成为文员工作的第二天,Karry的书信也就传到了。

我把那片薄薄的信纸打开,简单的两个字“安好。”

前线的指挥部的机密工作不容许他传达过多的信息。


然而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


然而当我在一天忙绿的文案工作后,Roy问我可不可以和他去吃顿简易的晚餐。


我说,“可以。”


作为战后空袭的重灾区,军部对这座城市所有的军力安排都转移到了地下。


军部的办公都是在加强防爆的地堡中进行的。


在训练生的军事课上,我知道在几个世纪前,一个叫希特勒的首领在德国境内设计过这样的防御设备,只是当这些地堡建造好,战争也结束了。


Roy带我走出了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离开的军部地堡。


“我们去尝尝妈妈的味道吧。”他用这种小孩子的语气和我说话。


我还在纳闷中,他就带我走进了一间小屋子。


小屋被布置的很温暖,还有碎花桌布铺着的餐桌,铁皮的餐具被打磨的很光洁的放在小小的竹篮里。


“小男孩,你是带你的女朋友来了吗?”大妈端着两杯热水出来了。


“不是,是朋友的女友。”Roy低下头笑笑说。


当我从慈祥大妈手中接过水杯的时候,看着有着缺口的陶瓷杯子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大小姐,喝吧,这里不是你在热能作战部队的高档餐馆。”Roy一脸责备的压低着声音对我说。


看着大妈殷切的眼神,我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让嘴唇沾了一下水杯。


在吃饭期间,Roy和我说了很多关于他和Karry、Jackson的事情。


好玩的,感动的,他始终没有停下嘴巴。


我喝着大妈刚端出来的热汤,问Roy:“你们为什么要考军校?”


他没有停过的嘴巴,突然间像是被拔掉电源的机器人。


我不去看他,专注于自己眼前简单的蛋花汤。


“我们……”他的语调变的很慢“我们不像你,没有有钱的家族和厉害的老爸。”


他看着自己军服胸前的军徽,抬起了头冷冷的对我说:“在这个战争年代想要生存和守护家人,只有这条路,你知道吗?”


从厨房里出来的大妈,让Roy合上了想要说下去的嘴巴。


他转过头,换上了让我疑惑的微笑对大妈说:“我又回忆了一下妈妈的味道哦。”


“这个漂亮的女军官,这个给你。”我站起来从大妈手中接过一个红红的东西。

是一个快要干瘪的苹果。


“姑娘们要多吃水果,皮肤才会好。”她笑盈盈的看着我,伸出手想要摸的我脸颊。

我俯下身,把脸凑到她的手够得到的地方。

然而,我看见的是她布满皱纹的眼梢,感觉到的是粗糙的手掌在我脸上很温暖的感觉。

当我拿起苹果就吭起来的时候,看见的是Roy紧张的神色突然变的轻松。

“你还够给脸,没有嫌弃那个苹果。”他小声对我说。


Roy起身和大妈道别,我也学着他和大妈拥抱。

然而看他直径往门口走去的时候,我小声的急促问他:“你怎么吃完不付钱?”


“她不会收的。”他给我看了一个无公害的笑容。


第二天清晨,当我提着在军部里购买的一小筐苹果走到那家还未开门营业小餐馆门前时,我看见早就有一大筐蔬菜和水果放在那里了,还沾着晨露的剔透感。


我想,只有那个人了。


他让我看到了这个残酷年代最温情的场景,Roy说,Karry和Jackson也是同他一样的人。只是Karry性格使然,不喜欢表达出来,其实他的心比谁都柔软。


Chapter 13

然而当我只身一人走回军部的时候,却被一个男人拽住。


“你这条政府的狗——”他大叫着,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

“你们这些穿军装的人!全部都是杀人狂和刽子手!”他向周围的人群大叫着。


我愣在了原地,注意到那个男人一边的袖管空空的。


“军部那些屠夫派你来看看我们是不是都饿死了吧?”


“长的这么好看,居然是军部的。”


“小姑娘有和军官陪睡吧?”


……

一旁的人群从刚开始的悉悉索索的低语,最后大声的向我发问。


我尬尴的站在原地,完全没有意识到拽住自己手的男人,单手抽出了一把匕首。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处于格斗的劣势了。


我吃力的防御者对方招招要刺我的动作,然而对于没有受过训练的凶猛来说,我还是很快抓住了他空隙弱点。


一个反手,我制服了他。


此时,一列士兵撕开了人群,来到了我的身后。

刚刚还兴奋叫好的人群,突然间变的死寂。

“向军人动武者,死!”为首的士兵大声宣布。

然后是惊人的枪声,那个男人恐惧的脸没了生机。

当我被那一列士兵带回军部的时候,就被当头一个处分。

【私自外出挑起事端,禁食一天】


当看着那个奇怪的处罚的时候,我笑出了声。


“037,你还觉得好笑?”我的上司是一个粗鲁的督查。


我怀疑他连热能作战是什么都不知道,就靠着在街头打架混入军部。


“你以为那些都是良民?”他对我大喊大叫。


“他们被军部称之为【黑色瘟疫】,两年前的叛军集团就是这样产生的!”他甩下一叠新的文件,说:“你不是申请查阅【Black Tea】行动的加密资料吗?”


“那些没有加密的也够你看了!”他粗鲁的摔门而去。


Chapter 14

那个叫Karry King首席指挥官的名字,在那份资料上被反反复复的提及。


军部对他的表彰,和对那次行动结果的满意,足足可以让他到中央军部寻得一官半职。


然而,他却拒绝了。


因为,伤亡统计的数据是570万,足足一个Belial城市的人数。


其实不用看加密的那些文件,我也可以猜到,他在两年前用了全城歼灭的生化病毒作战方式。


一小撮装备精良的生化特种兵在空袭的掩护下来到了那座叫Belial的叛军建立政权的城池。


军部牺牲了不过十几个特种兵,而失去的却是570万不知道原因的居民。


由首席指挥官下令封锁Belial,进行大规模空袭,阻止任何一个带菌者的逃逸。

真正死于病毒的人数不过只有三分之一,更多无辜的居民是死在政府的炮火下,甚至都没有了骨头。


在边境出完成任务准备撤离的生化特种小队,在交出叛军高层资料芯片后,政府军给他们准备的并不是消毒剂,而是火焰喷射器。


首席指挥官和在场所有人一样冷酷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在火焰中挣扎惨叫,最后被烧成焦炭,那可是一个刚才还活生生的人啊!


这个叫Karry的首席指挥官宣布行动结束。


这个就是【Black Tea】行动的大致“故事情节”。


为什么叫【Black Tea】?


我想起了我偷偷拷贝的父亲电脑里的文件,叫BC(chemical and chemical)的文件夹。


那个生化病毒有着一股浓郁的红茶味道。只有死掉的人,才知道,它到底有多像红茶的味道。


可笑的是,那个叫Karry的首席指挥官,把那次活动命名为【Black Tea】,多么可笑的诗情画意啊!



评论(7)
热度(20)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