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我】K. C11-C15

K

卷福小姐:

先给你们铺垫一下


准备好,下一发就要开始上一代的恩怨了




C11


这一阵儿K和rose很浪。


用老刘的话来说就是,K把他家水灵灵的大姑娘给带坏了。


这俩人天天成双入对的出现在各种演出现场,排练室内外。甚至有时候rose在赛车场也会被突然出现的K惊喜的抱起来,然后窝在老刘的地界关上门说点悄悄话。有时候老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实在受不了了,充其量也就是不痛不痒的说两句软话。


凌虐的不仅是老刘的一颗受不住风吹雨打的玻璃心,还在K的乐队成员身上留下了不少血一般的记忆。


 


K自从有了女朋友之后就金贵了。


他金贵,女朋友更金贵,不许人说不许人讲的。


比如上次Steven跟其他人偷偷在私底下讨论K的女朋友身材好,结果不知怎的被K经过的时候给听见了。老大还是老大,美国那群猴子都没打过K,就更不要提他们这群空有一身肌肉的人了。最后的下场当然是被胖揍一顿,Steven向K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夸他女朋友。


 


 


C12


Rose的母亲孙琦来了赛车场。


那是个长着一副不讨人喜欢面孔的妇人。她到的时候Rose正和K猫在角落里接吻,大家对此当然见怪不怪。Rose张扬的一头白发让孙琦看了好生气愤,她瘦长的脸因为怒火更加歪斜。孙琦把女儿一把从那男人的怀里拉出来,准备下一秒钟甩上个巴掌。


K的手还拉着Rose的手腕,孙琦扬起的手放下,她盯着K看了很久。


每期杂志在演出专栏里总少不了大提特提的摇滚歌手,最近还因为新的专辑而小火了一把。不少人讨论和猜测他面具后的脸,实则没谁曾见过真面目。


 


孙琦不同。


因为Rose的生父Noble曾经有两个得意门生,一个叫王俊凯,一个叫林密。


 


 


C13


那一巴掌还是挥下去,打在Rose脸上。K依旧抓着Rose的手腕,在看清孙琦的瞬间没了反应。这一下算狠了,Rose的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全场子里的人好像都被一巴掌打了,大家都愣在原地,呆滞的像快要没呼吸的K。


老刘最先反应过来,在小欧的背上拍了一下。


“你有张高伍那小子电话没有?赶紧让他过来带走媳妇儿,这程子都别再让她来我这儿撒泼。我记得他最近几天都在重庆没走,你赶紧打电话,快着点儿。甭惹我翻脸,省得到时候他来晚了把他也捎上。”


小欧点点头,找了个人群密集的地方一扎堆,就拨出电话去搬救兵。


这边小欧电话刚打通,那边Rose的架势就要和自己亲妈打起来了,猩红着一双眼,双拳紧攥。K在旁边拦着,他把Rose拉到自己身后,用自己的身体在暴怒的母女俩中间做人肉屏障。


而K低头看着孙琦的时候,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上一次见面大概是六年前的事情,当时纤瘦爽利的北方女人,活脱脱变成了位再难逃脱的平凡妇女。发福后变得矮胖的身材,烫的乱七八糟的头发,举止言行的粗鄙。无一不在说明这一点。


“师…师母?”


K忍不住叫出声。


孙琦收起恨铁不成钢的神色,最终还是承认了这男人的身份。确实是当年那位。Noble与自己分开以后,她也不甘心过难捱过辗转难眠过,背着Rose找到过他。那时Noble没有了家庭的羁绊,不需费劲心思照顾妻儿,在乐坛混的风生水起。


那时三个人挤在一间小仓库里,Noble神情认真的讲授乐理知识。他面前坐了两个少年,现在回想起来,是还未长大和变化的样子。


然后Noble当时点了K的名字,说他这段时间进步很快。


“王俊凯。”


Rose站在K的身后,听到那声师母如同晴天霹雳。


 


C14


最后还是张高伍结束这场僵局。


西装革履的男人冲进来,拉住处在崩溃边缘的孙琦。张高伍和K打了个简短的招呼,然后就强行拉走了孙琦。


“我夫人给大家添麻烦了,非常抱歉。”


最后的那句话和人一起消失在赛车场里,没过太久Rose的手机就收到银行的提醒,张高伍往她的银行卡里打了十万块钱,随后跟进来的还有他满是歉意的短信。


——今天的事我非常抱歉,以后不会再让你妈妈过去闹事,我没有别的办法哄你,钱你收好,愿意买什么就买什么,不够了就伸手要。


Rose没回复,张高伍永远像个堆满了钱的无底洞,他的笨拙Rose有所体会,可早年间他对孙琦的温柔浪漫,Rose自然也直观感受。没有哪个男人真正笨拙,他们所有的浪漫和新奇点子,不过是分人罢了。


在两个人的相处里,张高伍始终像上辈子是她的牛马一样。


他感到很抱歉,总是这样。


然后Rose转过头看着K。


“师母?”


K浑身僵硬,还没缓过神来。



转载自: 卷福小姐
评论
热度(11)
  1. ECHO桐卷福小姐 转载了此文字
    K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