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努力做一个好人

小瓶子 易烊千玺向 情人节贺文

抱歉没有

只有人节贺文


小瓶子

手握着小瓶子 装平凡的日子

等着 流浪的你来牵住我的手


1.匆匆

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幕,却是命里渴求过的重逢。易烊千玺在原地简直愣住了,手里整整一筐的啤酒就这样滑落,直接狠狠的砸向了他的脚背。稀里哗啦玻璃瓶滚出,撞击在地面粉碎。


“美纱……”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20岁,这一年,她的模样没有变,只是曾经披头的长发被干净的扎起。


“千玺。”对方叫出他的名字。


他开心的笑了,他这个慢半拍的家伙,过了好久这脚背上的痛感才传输到大脑。他龇牙咧嘴的弯下腰去摸自己脚背。


“你有没伤到?”美纱跑上前去撩他的裤脚。


“没……没事……”其实已经痛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但是他还硬撑这说没事。


“阿千,快啊,客人都等着你倒酒呢!”一侧的小门里有个女人的声音。


“啊……就来。”易烊千玺赶紧揉揉了自己被砸的就要失去知觉的脚背。


有些尴尬的看着美纱。


“如果忙的话,你先去吧。”美纱微微笑的对他说。


易烊千玺赶忙起身拿起靠墙的簸箕扫了扫地上的碎玻璃,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如何,转身又转回来。


身后交换他的声音又传来了,他有些急的无法组织语言,只好说:“我在这家店打工,你可以来找我。”


说完钻进了一旁油腻墙面里的半扇开合的小门,回头,微笑的摆了摆手说:拜拜。

美纱也向他拜拜手说拜拜。


易烊千玺一头钻进昏暗的店内,穿过一条过道,身边走过一个小姐:“怎么,遇见熟人了?”


“没……”易烊千玺低头说。


“厨房的小工说你刚打碎了一筐啤酒瓶,这钱我先给你垫着。”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谢秦姐。”他的头低的似乎有些更低了。


易烊千玺走到工具房,拎起一个桶走向了他呼叫机里的那个房间号。


客人已走,留下这个脏乱的包间,他打开房间内最亮的灯,然后拿出桶里的扫帚,把地面上散落的爆米花之类的东西先清除。走到吧台那里,地上有一杯倾倒的奶茶,但是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脚底已经黏黏滑滑,他的脚有些离不开地面。


“又来……”他有些怨气的抱怨,他拿起腰间别着的清洁剂喷雾对着自己脚下的地面喷洒。


“我来。”这个时候身后一个女孩子拿起一个装有水的水桶,轻轻倾倒了一些在他附近的地面。


这个女孩子大家都叫她豆子,因为才十五岁,所以算是店里的黑工。


三个月前,因为老板可怜她没有父母也不愿意去往福利院安排的家庭,无处可去。豆子嘴巴甜手脚也利索,干活也勤快,所以老板也就留下了她。


总算解决地上奶茶渍的大麻烦,易烊千玺和豆子开始收拾沙发和桌面。各种瓜果的皮壳、烟灰、纸巾口香糖……


易烊千玺用抹布擦这沙发,一边的豆子将沙发上的垃圾捡拾干净。昏暗的灯光里,豆子摸到一个滑滑腻腻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她发出了恶心的叫声。


易烊千玺转过头,看到她手里的东西,赶忙拿起一旁的垃圾桶对她说:“快去洗手!”


这也真是有些吓到他了,这家在市中心大商场底楼的KTV,又不存在这什么特殊服务,却还是有这种恶心的客人。


他摇摇头,真是的。他刚准备放下垃圾桶,又拿了起来,看到垃圾桶里的一段有些烂糊的香蕉和一旁带着黄色粘液的东西,心里庆幸,还好,不是那么恶心的东西。


“还好,是香蕉,不是真的那东西。”


“咦,真恶心这群人,用套寻开心。”豆子一边往工作服上擦干手,一边又拿起易烊千玺刚丢下的垃圾桶看了又看。


“要不然,我就怀孕了。”豆子转头收拾起桌子上的果壳。


易烊千玺耳根一红,却也嬉笑的说:“那有这么好怀孕的。”


“千哥,你上次说过,你在老家有个喜欢的女孩,那有联系吗?”豆子问。


“啊,没……也算是有。”他本想说没有,却突然想起刚才的遇见。


“也还是没有啊?”豆子有些听不懂他的回答。


这个时候易烊千玺的对讲机耳麦里传来前台的声音:017包房打扫好了吗?有客人到了。


“就快好了,三分钟后交房。”易烊千玺答复。


“这么快又来人了。”豆子说。


“这不下班时间嘛,又要忙起来咯。”他收了垃圾桶里的垃圾袋,起身审视了一下包房,打扫好了。该去厨房干活了。


“对了,千哥,上次秦姐说的让你今天别去厨房帮忙了,让你去接待客人。”豆子对他说。


“哦,我知道了。”易烊千玺从豆子手里拿过抹布往工具房走。

2.层层

秦姐也不是第一次让他去接待客人,但是他还是一直假装听不懂在厨房干活。


他记得两个月前的晚上,客人走的差不多了,店也接近打烊。他正在收拾一个包房。收拾的差不多了,房间里客人点的歌还没有播完。这个时候,想起了一首很熟悉的歌。


是SWTB的《With A Love Like You》


想起那个曾经和自己分享MP3耳机的那个人,还有这首当时耳机里传来的歌。


“你为什么喜欢听英文歌?”


“因为我想要去到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那你会带我去吗?”


“会,因为千玺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年他们15岁,和豆子一样的年纪。坐在堤坝上的易烊千玺脚边有一个装满了宝特瓶的塑料袋,女孩子手边也有一个废弃的塑胶透明包里装满了同样的废弃宝特瓶。


他坐了下来,放弃打扫到一半的房间。拿起了一旁的话筒,唱起了这首歌。


I remember the day when we first got close……


因为记得那一天我们靠的如此近,所以现在用怀念来抚慰现在杳无音讯的相距。


易烊千玺唱完整一首歌都没有意识到门外听歌的人,知道他放下话筒的时候,门打开了秦姐拍着手进来了。


“没想到我们这里还有个隐藏的歌手,啧啧。”


易烊千玺紧张的不知所措,弯腰道歉:“秦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好好干活!”


“干什么活,拿那几个钱?你明天就接待客人吧,也在中央包房里唱唱歌,我给你现在三倍的工钱好不好?”


“这……”易烊千玺从原本的慌张变成了不知如何是好。本来以为被发现私自唱歌会被解雇,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他只要秦姐一向都是严厉的人,他一进来就知道。他第一天上班时候,秦姐带他熟悉店里的话环境就告诉了很多规矩,可以做的,不可以做的。他也见过秦姐一下子辞了在厨房说笑偷吃的整个厨师班子。活生生被她骂哭的领班和前天小妹,一个个都对她恭恭敬敬。


说起来秦姐其实也不过22岁的年纪,却有着让人敬畏的严厉感。易烊千玺是极少数知道她真实年龄的人。表面上他是老板的死去朋友的妻子,其实两人是如假包换的情人。


上个月一晚,秦姐故意等到易烊千玺打扫完门厅,说要送他回家。结果半路车拐去了一家旅店。


秦姐不问三七二十一他是否愿意的,拉着他去开房。在前台她甩出身份证的时候,易烊千玺才意识到这个看起来雷厉风行的女人也不过比自己大两岁。


他制止了她,拉她回到车里,想自己走回去,也让她好早点回去以免老板多疑。


结果这个女人在深夜的大街上痛哭,把自己所有的故事都告诉了易烊千玺。告诉她自己有多爱爱去的丈夫,却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在婚内出轨丈夫的朋友。但是这颗都爱着两个男人的心要如何安放?表面是老板好友妻,一边却维系着违背道德的事。


“我是多爱死去的他,但是他已经回不来。我总要找个人寄托,哪怕是这颗肮脏的心啊!”


易烊千玺好不容易哄好她,她却在大街上倒头一睡。弄得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打电话给豆子,让她给老板打电话说,说豆子在路上看到秦姐。


“阿千,我好喜欢你唱歌的样子,和死去的他好像。他也总喜欢听我唱SWTB的歌。其实他唱的更好听。”在等豆子赶来的路上,秦姐还絮絮叨叨的说。“阿千,我也开始喜欢你了。”


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卸下所有的防备,然后把自己的弱点展示给你看?


易烊千玺固然是不同秦姐这样几乎自我毁灭般的示好。只知道,六年级那年班级里老师说家里有困难的同学可以申请补助,那个时候热心的他举手告诉老师美纱需要。


“不,我不需要,我家有钱。”美纱跳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易烊千玺。


这个时候班级里有些女生开始悉悉索索的小声说话:“她家那小卖部能有什么钱”、“你看她的鞋子和捡来一样,都裂口了。”


坐在下面易烊千玺一时间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仿佛身后有千仞般的冰峰,而站起的美纱生气着紧绷的胸腔内仿佛有一头小小的野兽就要从她愤恨的目光中迸出。,


易烊千玺第一次是小升初的暑假遇见美纱。这一年他逃离了母亲的再婚家庭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和父亲一起生活。他当时穿着一身名牌坐着小汽车出现在小镇,成了镇里多嘴人的话题。他美丽的母亲嫌弃不发迹的父亲和当时来镇里投资工厂的大老板去到了大城市。但是当作为大老板情妇的母亲开始失去宠幸,母亲开始变得暴躁和不解人意,时常拿自己出气,甚至问他为什么存在,如果不是因为抚养他,丢不下他,她明明可以加入富豪家。


越是不切实际的责备越能够让母亲在对自己的责骂中获得些许的心安。所以易烊千玺决定离开母亲,相信这样母亲可以重获宠幸,有幸福的生活。


回到镇上,易烊千玺依靠着母亲每月寄来的抚养费和酗酒的父亲一起生活。那日用小轿车送自己回来的母亲承诺他,改日妈妈加入豪门了,再来接你。


小镇的图书馆是镇上不多有冷气的地方之一。易烊千玺每天都去那里消耗一个上午,然后下午等中午的暑气消失去到海边闲逛。因为他的母亲当年有失偏驳的做法,让他遭到了同龄人孩子的孤立。


但是,只有美纱会和他说话。


“我看你老是在这里看书,书有怎么好看吗?”


“好看,书是最好看的。”


“比卡通片看好吗?”


“你知道英国大侦探福尔摩斯的故事吗?他可厉害了。”


“我不知道,你给我讲讲好吗?”


易烊千玺总在图书馆的藏书角落里小声的给美纱将他看过的福尔摩斯的故事,美纱听得津津有味。毕竟她是上课一看到书就会打困的人。


易烊千玺奇怪的是这个女孩子来图书馆不看书,那是来干嘛的。


后来有一次傍晚,易烊千玺从海边走过一个半下沉式的废弃水泥桥洞下。熟悉的身影,拿起一旁塑胶袋里的特宝瓶,打开瓶盖,灌上一些些桥下留着的水,然后摇晃,再倒出。最后一个个瓶收好,放进塑胶袋里。


易烊千玺那一刻觉得这个小小的身影,在他心里有些高大。那一天起,他开始把家里自己父亲喝下的玻璃瓶送到镇上的那家小卖部。


他每次去的时候,美纱总是在拖地,夏日的电扇下,蚊香冒着一缕缕断断续续的烟。易烊千玺在小店门口的簿子上写正字标记自己送来的瓶子,然后将换取的糖果放入口袋。他们从来都不会在大人面前说一句话交流,但是美纱总会发现第二天送来的洗干净的玻璃瓶里会有一张纸条和一颗糖果。而易烊千玺总会发现体育课后自己的书桌里有一个装有凉白开的玻璃可乐瓶。


那年高中,易烊千玺和美纱分在了不同的班级。那个时候,同学们间开始对男女生的交往变的敏感而张扬起来。在青春期后变得长的帅气易烊千玺也受到了很多女生的爱慕,所以美纱开始变得避开他。


美纱依然没有变的是会在放学后去海边和临海公路捡瓶子,然后拿去桥洞下洗干净。


易烊千玺的父亲在他九年级那年找到了一份可靠的工作,也慢慢戒掉了酗酒,他的生活中也出现了一个开始打理他们家的阿姨。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美纱家的店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开始喜欢喝铝罐头的啤酒和碳酸饮料,很少会有人来用空玻璃瓶换糖果和零钱。


直到,易烊千玺被高年级的学生表白这事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他发现美纱在遇见他时候再也不看向他了。


那个下午,他从学校清洁工具房偷了两个巨大的塑料垃圾袋偷偷跟在出校门的美纱身后。


走过一个斜坡时候他没有来得及刹住脚,美纱回过头,惊讶的看着自己很一个巨大无比装满瓶子的大塑料袋。


他尴尬的笑了笑,挠挠头说:“好巧,我也捡瓶。”


美纱偷偷笑了笑,丢下一句:“讨厌。”仿佛是故意等他一样的,然后一起往前走。


“好久没有和你的凉白开可乐了。”易烊千玺对她说。


“那我请你喝真的可乐好了。”美纱示意他把瓶都放在小卖部门口的竹篓里。


她轻轻踮起脚,生怕吵醒了正在打瞌睡看店的奶奶。偷偷从货架上取了一瓶可乐。


易烊千玺从口袋里掏出硬币放在桌上,小声说,那我也请你一瓶好了,他从货架上再取下了一瓶。


两个人踮着脚小心翼翼摒气走出小卖部,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美纱抓住了易烊千玺的手,两人飞快的跑了起来,一直一直……直到脚被海水浸湿,一个浪潮一个浪潮的把他们拍打。


“哎,你为什么要抓我的手。”易烊千玺心里暗笑,却装作生气的说。


“这……”美纱羞愧又生气的打了他一下手臂:“谁……我才没有哩。”


打开汽水瓶盖,易烊千玺扬起头,这个炎热夏日尾巴一点点将青春的味道勾芡,这是他喝过最甜的可乐了。


美纱喝了一口可乐,却发觉味道有些苦涩。她觉得这个味道怪怪的,因为她从来没有喝过可乐,她只有收集过可乐瓶。


评论(4)
热度(21)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