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帝国 战争向 王俊凯 最终回&番外

1-2

3-4

5-7

8-10

11-14

15-17

18-20

20-26

Chapter  27  最终回

密码:ur3u

番外

番外 真正的末日帝国是讲没有生命迹象的故事

新纪元十七年,在我眼前的计算机读取区插着一张几乎被侵蚀残破的芯片。

在隔绝空气的玻璃罩里,它被一旁的晶体研究人员小心翼翼的拆开,然后连接上计算机的读出线路。

这张芯片来自一个代号为037城市。关于这座城池,我们只知道,七百年前,因为一场生物毒气战争,一夜内几百万居民死去,这只是我们初步的了解,然而当我的同事开始发现,这座城市在病毒爆发后三天内受到了激烈的空袭,并且无一人逃出。

“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明知道不会有人生还,为什么还要组织大规模的空袭?”一旁叫做Karry的实习研究员问道。

我合上了笔电,然后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我已经分析了一个早上的数据了。

“确实看起来多此一举……”我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然而下一秒,我看向那个刚开的实习生。果真同那些女同事传言的一样,他有着一张俊朗无比的脸,修长的腿在军统靴里包裹着,一件白色的研究服披在军服外面,有着一股……

咳咳咳,我强迫自己回到原来的思考上。

“这么恐怖的生化武器战争,竟然并没有扩散开来,只是随着037城市的毁灭而停止……”我拿起实习生桌上有着铅笔做着分析的资料。

他确实是数据分析的好手,竟然在的推算出了当年的空袭火力分布和强度。

他长着骄傲的眼睛,看着我,仿佛说着,不错吧,我还是很厉害的。

“哼,想凭小聪明在研究所混,这是妄想。”我把那些资料甩在他面前,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这个比我小5岁的男人。

“并不是敌方的空袭,而是自己军方布置的空袭。”我肯定至极的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

“什么,不可能!”Karry张大了眼睛看着我,然后惊讶的喊道。

“战争就是这样残酷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自认为深刻理解战争含义一般,丢下一句话,然后走了。

“即便砍掉自己的手臂,也要让自己活下去。”他重复了我的话,看着我走出了研究室。

第二天,当我到达研究室的时候,那个自以为是的实习生早就开始工作了。

当我坐下来带笔电的时候,他走过来,说:“分析师,我给你带了焦糖的布丁在茶水间的冰柜里。”

他说话的时候,气息都喷在我的脖颈间。然而我意识到他还没离开,回过头,看到他盯着我。

顺着他的视线,我看到自己胸前雪白的衬衣前两颗扣子摊开着,隐隐露出黑色文胸的蕾丝,还有一条银色的项链,吊坠在我胸前的起伏间。

我突然间脸红。

“哦,知道了,谢谢你哦。”我故意板着一张脸,然后尴尬的把那两颗扣子扣上。

多怪昨天一个人喝闷酒,今天睡过头,出门很仓促。

战争研究所的工作,是很冰冷和残酷的,每天都有记录着战争历史的芯片被送来这里。
有的存储着数据,有的是图像抑或是声音。

然而这次我负责的芯片是来自七百年前战争时期,一台机器人大脑中的芯片。

那个年代就存在了技术发达的仿真机器人。他们由人类创造,同人类共同生存在那个战火的世界中。他们的躯体没有温度,不用吃饭,其他和人类一模一样。

那张芯片就是从一具腐朽的机器人身上得到的。它几乎被病毒腐蚀的没有外壳,但是数据几乎完好。

在几个月的修复下,我们模模糊糊的可以恢复出几个段影像。

他是一个叫ROY的机械师,他是机器人,他也负责修理机器人。在他的芯片里,我们看到镜子里,那个一个长着俊美脸庞的男子,眉宇间温和秀气,甚至让人觉得暖心。

我们最先看到的影像是他每天开着小车,经过037这座城市主要的道路去机器人公司上班,一路上有一家花店,影像中,红色的玫瑰花特别的鲜红,仿佛是下一秒就要燃烧起来的火焰。

我刚想称赞那个实习生,做的不错,竟然能够在如此短时间内恢复出这些影像。

然而当看到他转过来的脸上,一双浓重的眼袋,我把自己想说的话,憋了回去。听研究所的门卫说,刚来的数据恢复实习生昨天一晚都没有回去,研究室的灯亮了一夜。

“工作可不是靠傻干就可以的。”我冷嘲热讽看着他一张被我泼冷水到几乎噘嘴委屈到不行的脸,暗自窃喜自己毒舌的厉害。

空荡荡的研究室,除了计算机正在快速的计算分析着芯片上提取的数据发出嗡嗡的机械声,其他什么都没有。安静的让人要睡着。

“布丁很好吃吧?”

“啊?”对方突然的问话,我没有反应过来。
“分析师应该是尝了我带给你的布丁了吧?”他继续说道。

“是啊,口味还不赖。”我假装用一种很敷衍的语气,其实心里回味着那个味道超级棒的甜点。


刚从资料室回来的我,拿着手里影印的资料。机器人芯片的数据恢复艰难而缓慢。
  我和那个刚进来的实习生,每天的话题都是“那张037的芯片”。
  突然有一天,我们同往常一样在恢复出来极少的数据前讨论下一个可能遇到的棘手问题时,那个年轻的男人突然说:“为何不让我们叫它ROY?”
  “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700年前,他可是一个社会人,那个年代机器人和人类的地位是一样的。”
  “哦。” 我依旧是那种冰冷的语气。
  “你怎么这么的冷血,分析师?”他有点无奈的说话。
  “不就是一张芯片。”我依旧没有理解他的想法,然而其实我根本不想去猜测这个实习生的想法,他一定是太年轻,根本不知道,太感情用事,你就就会对这个世界绝望。
  “他可是一个人啊,700年前,在037那座城池里,他有爱的人,那里有着爱他的人,但是最后所有人都死了。”他说的很认真,但是我还是觉得好笑。
  下一秒,他摇摇头,说,算了,你们这些研究元都TM是冷血动物。
  “那你很快也就要拿到研究员的资格认证了。”我微微笑着看他,继续说道:“你说我要不要批准呢?”
  他打开笔电,打开数据包,然后不理睬我。
  餐厅当然就是八卦和流言的聚集点,研究院这种地方也同样。
  当那个叫Karry的实习生在长达三个月里,在午餐时当众给我带焦糖布丁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开始说,你该不会是被嫩草看上了吧,分析师,这可是桃花运啊?
  我一向都是对此觉得无聊的人,然而直到那天工作到深夜,因为我的一个冒险运算,让芯片受到了损坏。然而那个叫Karry的实习生执意要留下来说,他可以恢复。
  我庸置疑的眼神看着它,因为这种外壳被腐蚀的芯片基本上的损坏都是不可逆的。
  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去休息一会儿,没准醒过来的时候就都好了。
  “大概是休息一下,准备写工作事故报告吧,”我讽刺着自己说。
  “没事的,好好睡一觉,你最近神经太紧张,白天咖啡又喝太多。”他把座位上的大衣拿给我,要眯一会可以盖上。
  然后,研究室里的白炽灯被关上,他那里的电脑屏幕的光是整个房间的光源。听着他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有数据读取器吱吱的工作声,我突然觉得很坦然的睡去。
  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Karry拿着两杯热饮进来,我问他芯片怎么样?
  他把杯子递给我,然后挠挠头发。

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Karry拿着两杯热饮进来,我问他芯片怎么样?

他把杯子递给我,然后挠挠头发,撅着嘴巴,我懂了,就说,好吧,正准备打开笔电写事故报告,然后就听见他说:“分析师,昨天处理完后,看着你睡着的脸庞,突然觉得可爱,不小心亲了一下,还好你没有醒,不然我以为自己活不到今天呢。”

“什么!”我伸出手去摸自己已经滚烫了的脸颊。

“没有啦,骗你的!”他笑着回道自己的座位,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傻了眼。

抿了口热饮,原本以为是咖啡,结果味道完全不对,我啊的就发出了疑惑。

“是牛奶,女孩子喝太多咖啡不好。”他笑着说。

女孩子……我可是大你5岁的高级分析师……

“那为什么你的是咖啡?”我愤愤的看着他小口喝着热咖啡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一晚上没睡。”他用美丽到妖孽的眼睛看着我。

算了吧,不和小孩闹,我对自己说,然而当看到他下巴处细细的胡子和微红的眼睛,我突然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空荡的研究院,就我和Karry,准确说还有那个就剩下“记忆脑”的ROY。

在思考了半个小时候,我终于开口叫他,“实习生!”

“怎么了?”他回道。

“下班后有空不?”我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太直接了。

“有啊,高级分析师请实习生吃饭啊?”他厚脸皮的说笑着。

“啊,是啊。”我说道。

那天,我和比我小五岁的实习生聊的很开心,我们说了很多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我一边嘲笑他年纪小,幼稚,他一边不停的问,分析师有喜欢的人吗,有准备结婚吗,还是准备就一个人生活下去。

我被他问的有点烦,干脆说,那你娶我吧,算是解决一个研究院的剩女,为单身指标做点贡献?

结果他像是听到正合心意的话,连忙说,好啊好啊,我正好喜欢你。

然后,就听他说什么当时在军部学习的时候,就看见过毕业班的我,穿着漂亮的晚礼服在军部的舞会上,然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前几年打听到我进了军事研究院。

“那时候,我就想,自己一定也要进研究院,这样就可以遇见那个毕业班的女人。”他拿起乘有红色石榴酒的高脚水晶杯。

“大五岁又怎么样,我喜欢的是你,不要用什么有皱纹,会衰老什么来搪塞我啊!”

当我正准备用那些几乎就是顺口溜一样的借口去拒绝的时候,他突然喊了起来,引来周围餐厅食客的目光。

我一边拉着他,一边说,你小声点!

那天开始,我们的工作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有时候,前一天晚上我会期待起第二天与Karry的遇见,然后在问好后,各自在电脑前工作,接着有意无意的聊天,说一些有的没的话。

芯片读取的工作上,有了进展。那天我和Karry在资料室,找那个叫ROY机械师的资料。

也许可以发现什么,有助于对芯片的读取。

未婚,机械师,TF型第三代机器人……

当Karry那天和我,把一组数列的编排方式破译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等待电脑的数据解读。

在三天的等待下,我把计算机解读出来的数据开始进行分析,然后形成了影像。

屏幕上还是出现了数据缺失而产生的画面噪点。
芯片所有的数据都是从那位叫ROY的机械师视角呈现的,因为我们得到的芯片是记录了他的记忆。

灰蒙蒙的天,驾驶着小车,他同往常一样下班,然后回家。

只是路边有个红衣的女孩,没有打伞走在路上。

他停下车,女孩上了车。

我们是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的,因为暂时我们只分析出图像,声音的编码破译Karry一直都没有找到头绪。



然后他们约会,他们一起逛公园,他们在草地上平躺着看夏夜晴朗的星空,那是我和Karry都不曾见过了700年前的星空,美的惊心动魄。

人类已经有400百没有见过星空了。因为臭氧层在700前就开始被破坏,出现巨大空洞,于是由科学家发明的紫外线阻挡罩开始把这个星球包裹起来。

在研究室漆黑的影音室里,看着ROY机械师大脑里的星空图,一旁有一个臂膀靠了过来,怀抱住我说,我们接吻吧。

然后,我想这一定是很美的画面。

我和Karry在璀璨的星空下,不语的许下彼此的承诺。

ROY的这段故事,就想是美好的爱情电影。他们和所有的情侣一样,红衣的女孩在他的记忆镜头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做好吃的餐点给她,看她吃完。她给他织好看围巾,附上的贺卡写着“虽然你不会冷,但是知道你会觉得温暖。”

当这些甜腻的故事画面开始被一一恢复,我和Karry的恋爱也甜美的进行着。

ROY是很善良,人很好的机器人。每周日他都和自己爱的女孩去福利院。作为机械师的他教给给孩子们做一些结构简单的机械玩具,女孩带去自己做的点心和给脸蛋脏兮兮的小女孩子打扮。


第一次和Karry的争吵也随着我们分析恢复的故事结尾一起来到。

那天,反正是下雨天,我本想再多赖床一会儿,然而Karry一大早就起床玩起了电玩,我被吵到睡不着,就大声说他烦。
他很无辜,说都几点了,应该睡够了。我说你给我出去。

作为实习生的他,完全是没有经济能力在这座城市买房子的。我这样的话,无疑是极度的打击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

他说,好,然后就披上大衣走出了公寓。

再次见到,是周一的研究室影像室,我们见到彼此都没有说话。

上个礼拜整理出来的图像继续开始播放,依旧是没有声音的电影。

当所有数据准备就绪,开始通过计算机转换为影像。

所有的画面都让我开始流泪不止。

那日女孩送给ROY红色的玫瑰话,ROY不明白的挠挠头。

几日后我们和我们一样,为繁琐的小事开始争吵。女孩开始哭泣,ROY也开始离家不回。

最后,也是一个雨天,在车里,女孩穿了那件他们初次相遇的红色裙子,流着泪激动的说了很多话。

ROY停下车子,女孩打开车门,走远了。

后来,再也没有出来再录像中。

“我记得,第三代机器人的中央处理系统中还没有加入花语的内容。所以我想ROY并不知道,女孩送他玫瑰花的含义。她是想要结婚的,而他一直都不懂”

那个男人的声音在一旁传来,黑暗中,给我递来一柔软张纸巾,说,别哭了。

“再几天我们我们就可以分析出声音的数据排列了,也许就可以知道为什么女孩要离开。”

“感情,离开就离开,不需要为什么。”我说。

“相爱都有理由,分手也一定有理由。”他倔强的说道。

当声音的数据刚出来,我就抢过Karry的耳机,说我要是第一个听的人。

他笑笑说,迫于上司的淫威,只好咯。

ROY的故事开始变得完整。

是他在雨天看见没有打伞的女孩,决定送她一程。

他们说尽甜美的情话,在最后也说尽伤人的气话。

你喜欢我,我喜欢你,都是骗人的样子。

我讨厌你是机器人,只能为我做饭而不能陪我一起吃饭。
我讨厌你是机器人,怀抱我入睡而老是逼着眼睛假睡。
我讨厌你,不懂我什么要送你玫瑰花。

Karry问我,你哭什么,我说,我没有哭。

他突然抱紧我说,分析师,我们可是被派弄清楚037城市毁灭的,而不是看言情小说的,OK?

我说,好的。然后我回道座位,再次埋头起数据了。

037城市的毁灭在机械师的眼睛中呈像竟然可以残酷到,名叫Karry的实习生叫我不要看。

我说哪有数据分析出来不看的道理。

他撇撇嘴巴说了一句,太多的杀戮,太多的无辜。

城市的毁灭因为潜伏在城市中的敌军病毒携带泄露了,全城只剩下被病毒感染然后痛苦挣扎的人们。

刚开始和机械师一起的机器人努力的准备去解救人类,但是后来他们发现一起都是徒劳,他们能够做的就是握紧他们的手,看他们一个个脸部开始迅速腐烂,然后痛苦的断气。

然而,当看到空中的飞机时,那一刻他们以为是政府派来的救援,但是他们都错了。

一架架轰炸机的机型,他们才明白自己是被政府遗弃了。

为了防止病毒的扩散,全城歼灭。

城市开始被炸毁,机器人的他们只好逃离到地下。

不知道是第几天了,轰炸后的世界开始变的格外的宁静到没有呼吸。的的确确,那些地面上会呼吸的人类极少是死于病毒的感人,死于轰炸的才是多数。

他们决定开始埋葬人类。他们活着时候让信仰活在心里,他们死后就回到了上帝的怀抱。

那些侥幸没有别摧毁的教堂成了他们最后的故事,一支蜡烛是一个故事,看起来这样的单薄,但是这是来自钢铁体机器人最后的温情。

机械师的生命持续了很久,但是由于缺乏机油,很多同伴的手臂开始变的不灵活,然后慢慢生锈然后氧化。

他真的无能为力,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手也开始在运动的时候发出吱吱的声音。

他一个下肢基本腐蚀,只能用双臂爬行的机器人同伴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人类死后,我们埋葬他们。我们死后呢?】

几十年过去了,他们等待的是上帝再次可怜这座城市。没有生命,没有一点迹象,没有一点温度……

有一天,他开始回忆以前的事情,他想到他爱的女孩,他想到自己不懂的花。他想到分手后,他看到马路对面教堂里的女孩手中捧着上次送给他一样的鲜花,依偎在一旁他看不清脸的男人肩头。

他真的想不出红色的玫瑰到底是什么意思。

于是他和他的机器人同伴一起看着天空,就这样几十年过去,几百年也许也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的后来,他们的芯片也开始表面生锈。这座城市算是真的没有了“生命”。直到有一队军官全副武装的进入,拿走了他们的芯片,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从放映室出来,我疯狂的砸着桌子,大声的对着叫Karry的实习生大喊:为什么,为什——么!

他突然的抱住我,说,你别闹了。

我们有多脆弱就有多可悲。

几百年后,我们再次看到那个末日帝国的故事,我们的确有多可悲就有多脆弱。


结语。

都结束了,我想说都结束了。不知道,原本自己以为会是很小众口味的这部小说,最后反响还不错。当时只是抱着试一试练练笔的想法。
有人说看不懂番外的故事。番外的故事是几百年后的事了,通过女分析师的嘴说出末日帝国的故事。

末日帝国最后是给了完美的结局,但是这并不是我的初衷。残酷的东西我还是要拿出来给大家看的。


此文完结于2015-05-10   



评论(2)
热度(22)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