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是个变态,精神容易失常

Another World 另一个世界

 
Another World
另一个世界
(p.s 此文脑洞来源于美剧《相对宇宙》第七集)
 
王俊凯&谭颜
 
雨夜,当注意到对面街角车里闪过一个亮光点,背后一凉。扔开伞望相反方向跑,背后的车发动了起来,极速的驶来,身后是大光灯把奔跑着的影子撕拉在眼前,绝望和巨大的恐惧。
 
肩膀被一只手拉住,塞入一颗白色的药丸。
 
我猛的一声叫了出来,意识过来的时候睡衣已经湿透。
 
“怎么了?”
 
昏暗台灯,床边的男人拉着我的手,一边解开我的睡衣,给我套上干净的另外一件衣服。
 
“都湿透了。”他担忧的样子,总是眉头皱起。
 
这几天我总是做同样的梦,这一次,惊吓的最厉害。一个雨夜,黑暗里的人,还有一颗药丸。
 
我说,没事。起身去洗手间,打开镜柜,服下一颗抗焦虑的药片。一旁的Q10酶药丸因为遇光会分解,所以装在暗黑色的瓶子里。
 
这个瓶子里装有梦里出现的,同样的药丸,白色、氰化物、剧毒、唯一的退路,同时也是6个月有效期,6个月后失去毒性,无法致死。
 
而这个瓶子里的药丸已经过期24个月,也就是4个六月。
 
 
15岁那年,我的父母因为一场交通事故遇难。在一位声称是父母同事的男人帮助下,处理了父母的后事,也继承了财产。一栋我从不知道的郊野的别墅还有存款。不算巨额但是也足够我大学毕业。
 
然而,当我正准备在生命如此逆境中苟且存活下去时候,男人告诉我,我应该为我的父母报仇。
 
“何必呢?他们也不会回来,我的生活仍是黑暗。”15岁的我回答他。
 
“他们回不来,但是你可以去他们存在的世界。”这个男人很年轻,甚至在我看来,只是举止总是过于严谨与稳重隐藏了他的年纪。
 
“我会带你去找个黑暗中的亮光。”他,这个叫易烊千玺的男人对我说。
 
我始终觉得我不是一个容易被说服的人,但是在失去父母的现实下,我还是听信了这个男人所谓的“我仍可以见到父母”的游说,于是我便开始的异世界间谍之路。
 
这是一个学校,专门培养间谍。而,也是一个让我们知道了这个世界上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世界秘密。
 
原来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并不是唯一。10年前,只有一个世界,突然有一天,由于未知的原因,这个世界开始分裂成了两个独立的平行世界,而这两个世界一开始的差异很小,却在十年内,开始变的很不同。而,这两个世界存在了连接的通道。这个通道让彼此世界的人来往,但是为了维护两个世界的正常运转,这一切都属于两个世界的秘密。因为,在这个宇宙中,有另外一个和你一样的人,生活着,而你们的生活在10年前,是同一条,却在如今,活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我开始意识到,另一个世界的我,我们把那个我称之为影子。
 
学校里的我们每天的功课就是了解这两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这个通道的意义。还有,背诵影子的一切,她的喜好,她的日常,她的说话方式……同时,易烊千玺似乎总是有意却不直说的在引导我,我父母的死亡和另外一个世界有关。
 
“谭颜16岁的时候拿了校运动会100米短跑的第三名、她有个好朋友叫米晨、她每天骑自行车上学、五公里的路她骑20分钟……她总是不能喝完早饭的粥……”
 
可我从来没有什么朋友,短跑也不好,喝粥也没什么难的。
 
每日的功课就是装的自己向影子一样,面对什么事情,影子会如何处理,要记得影子的一切,并且做的自然。
 
 
我在间谍学校5年,易烊千玺一直在等待时机,让我可以替换影子的时机。
 
“她死的那一刻,我这个真影子算上场了吧?”我问易烊千玺。
 
“从来没有谁是谁的影子,只有谁最后活了下来。”他双手交叉在胸前。
 
我不得不承认,我始终对易烊千玺存在着心里的依赖。虽然当我踏入间谍学校那一刻开始,他告诉我,我作为间谍不可以有个人感情、不能有情绪、我只能做一件事:就是做好一切准备代替影子。
 
可是,当时陪我面对父母死讯的,从事故现场带我离开的男人,在那段时间里,是我唯一依靠过的人啊。
 
20岁那年的一个雨夜,我在床上心跳的无法入睡,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
 
就当我后来靠一本无聊透顶的怪谈书发困入睡时,易烊千玺敲开了我的门。
 
他显然是从外面回来的,全身湿透。
 
“最好准备了吗?就是今晚,我们等到的机会终于来了。”
 
“影子准备就在三个月后与这个男人结婚。”易烊千玺拿出的照片上是与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和一个男人的网络社交账号自拍照。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王俊凯的长相,然而这距离我真的见到他,时隔了半个月。
 
“这个男人是通道安全局的战略部门新进指挥官,他的父亲是前任战略部部长。他叫王俊凯,5年前大学毕业,后参军3年,在一年前正式进入安全局工作,极有可能成为战略部新的负责人。”
 
“所以?”我问易烊千玺。
 
“你就在现在取代影子,然后三个月后嫁给这男人。”
 
“然后呢?”我有了好笑的问他。
 
“做你该做的,一个间谍该做的。”
 
“放心,那个世界,你的父母活的很好,相信你很快也会和他们见面的。”他带我去了他的书房,完全顾不上身上湿透的衣服,将一叠证件

评论
热度(19)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