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努力做一个好人

【全员x你】Banana Fish

只有树知晓:

“洞里是无尽诱惑,待被这些填满身心、再想回身时,自由、早已遥不可及……”


大概是全员,此章Ares出没


偏黑暗向,OOC


此章预警:有被逼供情节


看到标题你可能在想什么鬼,正文告诉你什么是banana fish


BGM:Prayer X / King Gnu



【01】


冰冷的水扑在你脸颊,浇醒了在睡梦中的你。一动便觉得浑身疼痛,也觉嗓子干得发紧,正巧还有水残留在嘴边,便伸舌将能舔到的水滴尽数送进嘴里,却丝毫没有解你的燃眉之渴。


接着你又咳嗽起来,震动引起你全身的伤口仿佛撕裂般疼痛,明明它们本就不曾愈合。


你听到两人的脚步声走近,只得疲惫地抬起眼应对。


后头那个男人你认识,就是这几日负责拷问你的小头目。


前面这个嘛,不认识。白衬衫黑长裤外加一件深色长风衣,长相倒是看着温和,偏生神色冷峻、气场强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


你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看你嘴硬,派了个更厉害的来。


两人在你面前站定。你打算暂避锋芒,垂下头不与此人对视。


然而那男人却伸出手,虎口掐住你的下巴,迫使你抬起头来。冰冷的皮质黑手套贴在你的皮肤上,惹得本就冰冷的身体更是寒意四起。


他的目光只与你对视片刻,面上没有多余表情,便移开目光在你身上打量一圈。缓缓开了口,“用刑了?”


这话明知故问。你知道他不是在同你说。


他身后的人讪笑一声,“可不是嘛?嘴硬得很,不用不行!”


听罢,他却冷笑道:“那你问出什么了。”


小头目顿了下,开口想解释,“我……Ares……”后来,许是意识到辩解没有任何意义,毕竟没问出就是没问出,他最终闭上了嘴。


你被硬掰着下巴抬头,正巧瞧见对方哽住的模样,不禁打心底愉悦起来。再算不是自己打击报复,看他小小吃瘪,你也乐成其见。幸灾乐祸地勾起嘴角,面带嘲讽地望过去。


你的表情自然被唤作Ares的人尽收眼底。他似乎有些诧异,但也仅仅只是轻挑眉毛。紧接着他低头拉近与你的距离,迫使你再次与他四目相对。


他开口,这次是对你说的:“挺高兴?”语调几乎没有起伏,态度冰冷;但客观来讲,声音磁性又好听。然而之后说出的话,便让你无心欣赏,他说:“不过,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


听罢,强装轻松的你,还是让睫毛不听使唤地轻轻颤动。


Ares松开了禁锢着你下巴的手,挺直腰板。顺手将手插进风衣口袋,大约是他习惯性的动作。


“把人带进来。”


你听到铁门的声响,还有女人恐惧的啜泣声。


两个男人拖着一个女人进来了,她披头散发,看不清脸,可你还是凭借她身上的衣物一眼就认出来。


你的瞳孔紧缩,微微瞪着眼,嘴唇紧抿。


女人手上和脚上都被锁上厚重的链子。她被啪地一下扔到地上,可能是身上没有力气,她只能呜咽一声任由自己落地。


“都出去。”随着Ares的指令,屋里的其他人轻声离开。


一瞬间是如此寂静,这种安静与你脑中的纷杂形成鲜明对比。小天使说:她被你拖累的。而小恶魔说:多为自己想想。


女人慢慢抬起头,看到你时眼睛瞬间一亮,亲昵地叫着你的名字。她面露欣喜,用手撑着身子想起来,但无奈没什么效果。她挣扎了会儿,就放弃了。


“姐——”她其实和你没有半点亲戚关系,不过是认识了近一年,像同事般的陌生人。只是,只是对你有些照顾罢了。


她唤了你一声后,忽然顿住,转头看向一旁站着的Ares,像是在确认什么。


再望向你时她面带恳求,“救救我!姐姐一向对你不错的……”她边说着,边落下泪来,“那个你跟我讲过的什么香蕉鱼,你就告诉他们吧?好不好——”她小心翼翼地问着,眼里满是希冀。


女人身子微微前倾,似乎是奋力向你这里挪了几分,“都是姐姐不好,不该多嘴和别人提什么香蕉鱼!可、可是家里都靠我撑着啊……我不能死!姐姐求你了!”


你的眼眶湿润起来,浑身冷得直打颤。


是啊,要是她不和别人提,那如今你们还在那店里当陪酒小姐吧?


但,若不是自己以为一个有名的故事罢了没人会多想,便随口一说,又怎么会将你们推入如此境地?



那是大约一个月前。


"They swim into a hole where there's a lot of bananas. They're very ordinary looking fish when they swim in. But once they get in, they behave like pigs...Naturally, after that they're so fat they can't get out of the hole again. Can't fit through the door." 


你顺口就是一大段英文,让一旁的她险些惊掉下巴。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瞪大眼睛语气夸张地望着你:“行啊你!真是没看出来!”随即又笑了,夹着指尖的烟拿到嘴边吸了一口,感叹道:“差点忘了,你可是上过学的……”


她这话说了一半,你却知道她那后半句话的意思:你和她不一样。


你却扯扯嘴角,自嘲一笑。其实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倒是给姐讲讲啊,刚刚说的都是什么意思?”


“是J.D.塞林格写的一个短篇故事,叫《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你撑着头,目光似乎早已透过她望向远处。“讲的是普通的鱼游到一个满是香蕉的地方,它一进去,就馋得像猪一样。最后吃得很胖,根本挤不出洞口,就再也游不出来了……”


女人听的仔细,神色有些许疑惑又有丝领悟。随着你说完,均沉默下来。


许久才听她喃喃道:“还真是有深意啊,仿佛在说我,也仿佛在说这里的每一个人。”


话音不过刚落,就听不远处的男子尖着嗓子催促,“都起来、起来!准备开工了!”


女人朝你笑了下,其中略有苦涩,可无奈又早已习以为常。


你跟着她站起身,来到后面的化妆间,换上靓丽暴露的衣物,化上精致的妆容,朝着镜子嫣然一笑,那是你工作时一贯的伪装。


她已准备妥当,在你身后靠着化妆台等你。与镜中的你对视,犹豫片刻后终是开口:“你不该呆在这的。你有更好的去处。”


你拿着口红的手一顿,朝镜中的她弯了眉眼,可眼底却没笑意。


这次你首先走出化妆间,并回头道:“走吧,该去陪客人了!”声音竟有几分轻松和愉悦。


不过是陪酒罢了,其实也没那么糟。


虽是听上去不堪,但也好过如今这般。



你还打着颤,牙齿因此轻微碰撞,说出来的话自然也颤颤巍巍。


可你依旧重复着来这里以后一直在说的话,“我、不知道……”


你低着头,你不敢看她。


然后便听到“吧嗒”一声,从许久没说话的Ares那儿传来。


将目光投过去,便见他手上拿着把手枪,几乎要和他的黑手套黑衣袖化作一体。


那声音,原是子弹上膛的声响。


你不再打颤,而是僵住了。你定定地望着他,耳边似乎又响起他那句“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


原来他说得一点儿也没错。而你确实没有看走眼,他比之前那些折磨你的人难对付多了……


“Banana fish在哪里。”他说话似乎总没太大起伏,连疑问的时候都没有。


你望向他,又瞥向他手里的枪,最后看向趴在地面无比恐惧的女人。


她还在哀求,嘴里反反复复都是那么几句:“不要”、“求求你”或者“救救我”这些。


你张了张嘴,又抿了唇,咽了口根本不存在的口水。你的嗓子更干了,几乎让你发不出声来。


“3”,这个男人根本没有预警,而是直接开始倒数。


“2”,Banana fish又是这该死的Banana fish!


就为了那样一个传说中会增强Evol又副作用强烈的东西,多少人前仆后继,为了得到它不择手段!若真是如此罪恶的玩意儿,你情愿父亲从未研制出来,也希望自己从未出生在这世上!


“1。”这是最后一个数字了。


你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出那么句话:“我真的不知道!”


但也随着你这句脱口而出、出于本能的话,枪声——还是响了。


“不——”你在这一瞬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想扑过去,可身上的束缚告诉你一切都是无用功。


眼睁睁看着那子弹打在女人的后背,她望着你,眼底是化不开的恨意。她张口似乎想说什么,许是怨你的话,然而出口的尽是鲜血。


最后眼睛一闭,不再动弹。不知她是真的死了还是晕过去。


而你倔强留在眼眶中的泪终是克制不住地滚落下来。你想放声大哭,却一点声响都发不出来,只能从喉间发出“咯、咯”的声响。在寂静的屋里,显得有几分诡异恐怖。


你又想起了那个故事,那个关于香蕉鱼的故事。


洞里是无尽诱惑,待被这些填满身心、再想回身时,自由、早已遥不可及……



门被再次关上,那个叫Ares的男人将手枪收回风衣口袋,瞥了一眼被拖出去的人。


过道上残留一道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门口守着的小头目见他皱了眉,心想Ares也不像传闻中那般冷血。哪想下一句就听到,“收拾干净。”这才愣了半天反应过来,原来是他嫌弄脏了地板?


听罢,这人擦了把额上的冷汗,应对面前的人更是小心翼翼。“您……问出什么了吗?”


Ares墨色的眸子投过来,霎时让人浑身冰冷,仿佛坠入冰窖。


直到对方被盯得根本抬不起头,他才出口:“叫Helios回来。”


小头目一顿,又慌慌张张赶紧应声,“是。”


脚步声渐渐远离,他才松了口气。


听Ares这话的意思,便是没问出来……


“难道,”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门,“这女孩真不知道?”


之前的身心折磨也就罢了,今日Ares的这一招,可该是轻易击溃一个年轻姑娘的心理防线。现在毕竟不是战时,普通的年轻人都是好日子过惯的。若是真知道东西的下落,应该能问出来才对!


不过再多的猜测都没任何意义。


反正只要Helios回来,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他抓了抓头发,倒是忽然轻松起来。


瞧他们,废了老半天劲的,也没讨句好。


这上头做事就是这样,不过Helios一句话的事儿,偏要搞那么多弯弯道道!


但转念一想也可以理解,虽然同为Black Swan工作,可其中派系多得很。大家相互合作,也暗中较劲,更何况这次更没人愿意让他人得了先机。


毕竟那是他们都想独占的东西。





【TBC】



————————————


第一章依旧用来试水……


脑洞启发自动漫《banana fish》又名《战栗杀机》,推荐大家看!


尤其喜欢片尾曲ED《Prayer X》,悲伤中又有希望,歌词也很棒!

评论
热度(70)
  1. ECHO桐只有树知晓 转载了此文字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