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努力做一个好人

【杨平&青萍】棋子(勿上升真人)


【杨平&青萍】棋子(勿上升真人)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近你安排的战局。

——《棋子》


《影》是真身和影子的故事,一场棋局操控者和影子的身份在每一步中变化。

故事中的小人物参与着当局者写意江山与权力的历史,他们都是真身,却只是棋子。


如果那一日影子境州逃离都督府,子虞无法迎战杨苍,沛国与敌国联盟依旧,只是……


《棋子》

青萍:走马,走象,你我都是棋子。

杨平:我愿意做你的棋子,丢下这杨家的大旗随你去天涯海角。

青萍:笑话,你我在棋局上命运早已定……

 上篇  入嫁

没有红色头盖,没有半点的锣鼓欢迎,只是一台小轿,沛国的长公主青萍就这样嫁入了杨家府。


杨平并没有当回事,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公主,原本以为自己苛刻的要求能够把沛国可怜巴巴求和的念想和这个刁蛮的公主拒绝在境州之外,却没有想到,昨天传来公主收下他轻蔑的定情信物—一把青龙匕首,今早就乖乖进府了。


他不曾见过青萍公主的样貌,但是听说过这沛国的王室各个样貌非凡,就算那个每日荒唐昏淫的沛良都长的一表人才风流倜傥。长公主的美貌听沛国的使节传话,可是面妆略施粉黛就貌美胜化,身形娇好修长。


只是……只是她从小就习武,性格蛮横任性,性格洒脱,有些男孩子气。


“平儿,这长公主可是个倔脾气,和你倒也是挺像。”杨苍看着皱眉头发苦的杨平说。


“父亲大人……”


“你当时向沛国开出条件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他们当真吗?”


“我只是想杀杀那子虞的锐气和沛国的嚣张,告诉他们休想夺走着境州的一毫一厘。”


“这境州本是沛国,子虞绝不会咽下五年前输在我们杨家刀下的那口气,一场战争是迟早的。”


“父亲,旗在人在,旗亡我亡,平儿一定会协助父亲保住境州。”


“嗯,长公主已经到了,你去迎迎她,别落人口舌,冷落了沛国的公主。”


“是,父亲。”杨平嘴巴上答应,却一直挪不开步伐,他不知道如何面对长公主。


十九岁的杨平本应该是到了娶妻的年纪,母亲也多次向他提起几位朝廷大臣的嫁女心意。


但是他却都一一用边境战事尚未平息,无心婚假回绝。


其实,战事还是国家兴亡的借口都是假。心里有人才是真的,他认定他一生中的妻只能够有一个,心里绝对容不下二人。


推开长公主厢房,房内只有带着白色头纱斗笠的一人。


“公主一路来,有劳了。”


“哼。”


白纱斗笠下看不到模样,一身白色素衣与这一日的婚嫁喜事并不应景。


反正这场联姻,两方都是你不情我不愿,说到底是杨平年轻气盛提出挑衅沛国的要求,却没想到那个窝囊的沛良真的把自己的亲妹妹拱手相送给人做妾。


“公主,冒犯了。”杨平可要看看这个坏脾气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你!”突然的强光让青萍一时间花了眼睛,只看到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一把拉过自己的白纱斗笠,隐隐中,她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睛好是熟悉,但是就是说不上再那里见过。


杨平也傻了眼睛,斗笠下女人的容貌让他心头的柔软一颤。


他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在他面前的可是沛国的长公主,绝对不可能是自己曾经遇上过的女子。


“你真的是长公主青萍……是吗?”杨平拿着斗笠,有些愣住了。


“你说呢?”青萍从床沿站了起来,捋了捋自己褶皱的衣服,拿出一把青龙匕首递在杨平面前。


“物归原主,我也不要你的臭刀!”


这哪里是臭刀,这是他从小习武贴身的匕首,睡觉都要带在身上的。


杨平接下刀,公主站起来比自己只些许低了一些,如果不是这英姿飒爽的打扮,换一身好看的女儿装一定是美丽动人的美人,这是她这一袭水墨绘画的素衣,反而更衬出她清素的面容姣好。


“我一路来,也没吃什么东西,你速让人给我弄些吃的。”青萍对杨平说。


“你想吃些什么?”杨平连忙招进家仆。


“你们杨家最好的点心是什么,那些过来。”青萍一路来颠簸,茶饭难下咽,很是饥饿劳累。


没有多久家仆送让了一盘盘点心,虽说从装盘和制作不及宫中精致,但是色香味也算用心。


青萍不等家仆地上净手的热水和毛巾,抓起一块桂花糖年糕。


“味道还不赖。”


“府中餐食定比不上宫中,还请公主多多见谅。”杨平拱手给公主道歉意。


“嗯,我这人不挑剔,能吃饱就好。”


青萍从小是倔脾气,但也是一个好伺候的主,不讲究过多的吃穿,也不刁难下人。就是容不得被人欺负,若是有人让她不快,必然是要报仇还回去的。


看着青萍大快朵颐的吃着点心,杨平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是一个初冬,他第一次没有父亲的陪伴在沛国境州的边境外出狩猎,在提着狩物回程时候被村里人架设抓野豪的铁夹子扎了腿。


他大声求救却无人应,看着天就要慢慢暗下来了,他很是害怕,自己偷偷跑出来狩猎,不知道父亲发现了没有。


这个时候天完全黑下来了,他看到不远处有火光,定眼一看是一家农村人家。他大声呼救,引来了村人。


村人救了他,带他回家清洗伤口包扎,而且带他一起吃了晚饭。农村人家有一个小姐姐,扎着丸子头,端着锅里热气腾腾的粗粮馒头给他,还给他盛了一碗薄稀饭。


后来,每年初冬狩猎的季节他都会去到农村人家,感谢他们当年的救命之恩。


一年一年,他也渐渐长大,农村人家的小姐姐也

长成了美丽动人的少女。


然而,五年前与沛国的境州之夺后他跑去山里找那家人家,却只找到烧毁的房子,其他什么都没有。


那一日,开始怀疑起自己,怀疑从小习武保家卫国的意义。




评论
热度(49)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