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

四点四十四
还有多久 才过四点四十四
拿起手机 电源剩四十四
抬头 红灯 也剩下四十四
几月 几号 四月四十四
——林俊杰《四点四十四》

我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会在四点醒来,十分清醒的躺在床上开始思考各种问题。比如我死后会去哪里?肉体进入焚烧炉会不会很痛?我总是去探究很多久远记忆中的小细节,比如当时周围人的反应,我那天穿了什么衣服。
后来,越来越清醒,我开始下床趴在冰凉的地板上,看着窗帘和地板缝隙间的天色开始慢慢变亮。
四点,整个世界都熟睡了。所有的一切都停摆,只有你还醒着。晚睡的网络聊天好友再也不会回复你发去的信息,微博上也安静了,只有你睁着眼睛不知道如何是好。手中的手机,似乎这个时候也很无趣,巨大的空虚和冰冷包裹这个时候的你。
我开始相信,为什么说凌晨四点是抑郁症病人的自然高峰时间了。因为这个世界太无聊了,只剩下死这件事情可以去死一死了。
四点四十四。失眠过的人,总会体会到,睡不着的时候一直看时间,想着都这个点了,都还没有睡着,然后更是难以入眠的焦虑和绝望。
这首《四点四十四》无疑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概括:凌晨醒来,看一眼时间四点四十四,手机的电量剩下四十四,想起夜归的马路上遇到的红灯倒计时是四十四,MD今天竟然是四月四十四。

歌词中四月四十四其实就已经告诉了你,这是一首很荒诞的歌,这个日期完全不存在,而这四十四的悲剧人生还在继续。这首歌太癫狂,甚至堪比惊悚电影。

有歌迷听完这首歌说,仿佛回到了曾经绝望酗酒的日子,一切都亦真亦假,似幻似梦。

失落、心死、绝望、癫狂、抑郁……很真实的无力无奈和愤怒。

选择墨菲斯哪颗药丸
红蓝的抉择何必挣扎 我色盲只能装傻
想安静却静不下来 夜色精彩 醉人徘徊
他的轮廓记不起来 油门一踩
留下的黑白只为世人难以忘怀
——《四点四十四》

让人想起《黑客帝国》中墨菲斯尼奥两片药丸,尼奥选择了真实,而事实是我们大多数人正如歌词中唱的“装色盲”逃避。
这首歌的最后描绘了自杀前人们在生死之间的犹豫。

他说他认输想要回家
右脑吵左脑谁是真假 矛与盾争锋没有时差
心里这场雨倾盆而下
撑伞是否算活在当下
——《四点四十四》

我不知道,你是否同我一样,受伤时候总想着要回家。哪怕家里没有人安慰,当是至少也是一个我可以舔伤口的地方。左右脑的挣扎就像死与不死两个声音对大脑的控制。

这首歌太癫狂,以至于播放完毕后,你的耳边还有最后那段的余音。

是 不是不是 四 不四不四
视 不视不视 四 不四不四
识 不识不识 四 不四不四
试 不试不试 四 不四不四不四不四
……
——《四点四十四》
歌词最后“活在当下”,大概预示着最后歌里的“我”并没有选择死亡,虽然心里的这场雨下的稀里哗啦,但是我撑起伞自我拯救,选择了活下去。但是,选择了活下去不一定是件容易的事,“四”的各种余音围绕中,我听见了活下去这条路上无数的艰难和无奈,也许你会再次绝望、再次拿起戒掉的酒杯、再次抓起抗精神类的药物,你的世界也许依旧充满了四十四……

P.S作为林俊杰加入华纳后才成为迷妹的我,不吹不垒,他不再唱芭拉情歌后,音乐还是很有思想的。就像这首《四点四十四》,很多人都喜欢写作《4:44》,这样看起来更直观吧。
据说,这首歌的填词他曾经找遍了写词人,最后转了一大圈落回好友张怀秋手里。当时他只给怀秋48个小时的时间,却没想到歌词写到了他心里去。

这首歌并不是什么感人的曲调和歌词,但是听完后,我却感觉自己被拥抱。曾经自己无法表达和言说的痛苦感受和经历,原来也被人体会过,被人理解。只愿你我的世界,都有一把伞,撑住这四点四十四的大雨。

晚安。

评论
热度(11)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