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陶瓷女孩(上部)

陶瓷女孩(上部)

林霖从来都不肯承认自己是个脆弱的,但是真正爱你的人懂你的脆弱,就像王源在忙也总是想要发微信给她,想问问她在做什么,想打电话问问她这一天过的快乐不。

林霖一开始还以为这是热恋时候才会有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两年来王源还是这样子。

王源是一个手机控,丢不开手机。林霖甚至觉得他的手机都粘在王源身上,每一条她发的讯息总是能够很快被回复。

今天又是一个加班的夜晚,其实很早前自己身边的闺蜜就劝解自己,快快辞掉这份老是要加班,工资也并不高的工作吧,投大明星王源的怀抱,婚后有的是钱,也好在家做一个舒舒服服的全职太太。

林霖心里也知道,恋爱谈到这地步,只要她说愿意,王源就会娶她。但是,她总是觉得自己心里有个秘密,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王源早就知道发生在林霖身上的一场大车祸。

林霖高三那年,她和母亲在车里等下车买咖啡的父亲,这个时候一辆大货车失去了控制撞在她和母亲待着的车上。

母亲因为在车后座只是受了撞击,而林霖在副驾驶座,车头被撞的变形,她的前胸被车窗玻璃划伤,鲜血直流,到了医院,医生打开她的衣服,胸前血肉模糊。

在林霖的左胸上,有着一条贯穿整个左乳房的伤疤,像是弯曲的蜈蚣一样凸起在她的肌肤上。

事故后,林霖再也不愿意走出家门,再也不愿意见任何人。洗澡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发疯一样砸碎了镜子,大哭。

好不容易在半年里,母亲带林霖去医院看心理医生重塑了面对外界联系的信心。一年后,她决定重修高三考大学。

父亲为她办理转学手续去了一个外区的高中,那里没有人知道林霖是重读的,不知道她经历了车祸。

王源就是那个时候林霖班级里的同学,王源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话不多的林霖。

他记忆,高三第一学期读到一半,转学来一个齐耳短发的女生,话不多,坐在靠窗的座位第三排,那个女生的名字很好听,叫林霖。

但是他们真正联系起来是在大家大四时候的高中班级聚会上。他记得当时统计参加聚会人数的时候,林霖说自己额实习单位可能要加班没法参加,他想起来林霖的大学离自己拍戏的地方很进,她找的实习工作不可能太远。所以他联系她,说可以过来接她。

一开始林霖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毕竟高三这一年她似乎都没有和这个叫王源的同学说过话。

王源热情直意要来接林霖,林霖一时没法推脱,赶快把工作做完,请了假出了单位。

那天王源穿了一件大大的黑色体恤和破洞牛仔裤,看到穿着白衬衣裙装的林霖。

“你做什么工作,坐办公室啊?我看这里的写字楼也挺高档的。”王源这个人不太会说话,见到林霖一给紧张,更是说些有的没的。

还好林霖也不计较王源的话,说:“谢谢你来接我,大家都好久不见了,你都成了大明星了。”

“哈哈,什么大明星,就是一个艺人,和大家一样,一份工作而已。”王源单手执着方向盘,“这晚上也挺冷的,我车里还有件牛仔外套,你下车穿上吧。”说着指了指后座示意林霖。

“谢谢,你穿吧,你也穿的不多。”林霖有点小紧张,她的脸有些发红。刚才她本想做后座的,但是玻璃窗里看到王源拍了拍副驾驶的座位,示意她坐这里,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王源不是一个特别讲究的人,别看他长的精致,但是心大的很。

“我不冷,我习惯了。”王源回答。

下车时候林霖拿着衣服,给王源,王源执意不肯要,他拿过衣服想给林霖套上,林霖摆手说不用了,王源却还是要她穿上,一不小心,王源的手触到了林霖的左胸。

一时间,林霖后退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王源也很是尴尬的不停道歉。

但是林霖的眼睛却有些泪汪汪的,王源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他并不知道,他触碰的是一个女孩子身体最敏感和柔软的部位,更是林霖身体最脆弱的地方。

“没关系。”王源一个劲的道歉,过了好久好久,林霖对她说:没关系。

王源虽然得到了原谅但是心里咒骂着自己干的缺德事,满脸的不安和尴尬。

“确实挺冷的,衣服借我穿吧。”林霖不忍心看王源这个样子,便伸手问他拿了衣服。

同学聚会的地方是一个露天的烧烤,那天的夜风确实有点大,初秋的温度凉凉的。林霖坐在同学中,整晚都吸引了王源的目光。

饭局的热潮过半,接近尾声,王源拿着一碗热海鲜粥坐在了林霖身旁。

“我记得高三那个时候,你喜欢喝粥。每次周六学校加课中午大伙叫外卖你都叫一碗粥喝。”王源端着粥拿着一个勺子递给林霖,“那个时候我就想,这粥有这么好喝吗?后来我到处拍戏,才知道一口粥才是最暖胃和让人舒服的美食。”

“是嘛?你也喜欢喝粥?我只是容易胃不舒服,所以常喝粥。”林霖接过王源手中的勺子。

他们聊了起来高中时候的有些故事,王源问起林霖当时为什么转学过来,原本健谈的林霖闭上了嘴巴,一时不回答王源的问题。

林霖原本认为生命中的劫难会随着时间而褪去苦楚,丑陋的伤疤在激光下一次次淡去,自己早就习惯了面对自己的残缺。

却没想到再次别人问及,心还是颤抖般疼痛。

“生了一场大病,跟不上高三的课程,所以转学重读一年。”

林霖在沉默了半许回答王源。

“是嘛, 那你身体有没有好些?”

一个撒谎,一个信以为真。

同学聚会回家路上,好几个女生打劫王源的车,要求他送她们回去。

林霖似乎并不在意王源答应要送自己回家的约定,反倒是一直穿着王源的衣服没想起要还给他。

最后王源提议后座的女生们挤一挤,容一个位子给林霖。

送完其他的女生后,车里只剩下王源和林霖。

“当时我就纳闷,你怎么会来到外区的高中读书。我一直记得你家是住在惠海区的,没有搬家吗?”王源问林霖。

“没有,一直住着。”

“是吗?你家附近有个不错的小区开盘了,我之前看那里配套设施和交通也方便,电梯房,买了一套给爸妈住。”

王源说出的小区楼盘名字是极其昂贵的高档小区,一平就十几万多。

王源将林霖送到了小区楼下,说:“你上班的地方离我拍戏的地方也近,以后多见见吧。”

王源这句话说来无心,只是想处于同学间的情谊,却没有想到那天林霖忘记还他衣服,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的见面。

那天晚上,王源还有几条戏要重拍,如果不是对戏的女演员空有颜值没有演技,他早就可以回家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被留下来开夜工的感受固然不好,但是当工作人员告诉他,外面有个女人把他的衣服托工作人员带给他的时候,他急忙问,人有没有走远。

当工作人员把林霖带到场子里的时候,王源正对着女演员使用霸道总裁的戏码。

林霖虽然也不是少女小说的死忠粉,但是看着王源如此的当红美男对着同样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又是语言暴力却眼神充满爱意的极度反差中,沦陷。

这部戏前期做足了宣传,打的就是温柔可人的王源转型霸道大灰狼的王牌。

王源没有想到,自己的出演,林霖在下面看的十分专注和投入,不时的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上学那会儿王源可是班级里的老好人,从来不生气,对人总是微笑,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这样一幕。

“演的好,影帝!”王源一下场,林霖就跑过去对他说。

“是吗?你喜欢看我演戏吗?”王源看见林霖开心的样子,今天的疲惫也被一扫而光。

“哈哈,这俊男靓女的片场,今天能够目睹一番王总裁的戏,当然开心。”林霖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话让王源并不开心。

王源的内心仿佛起了莫名的变化,她口中的俊男靓女让他心头一酸,他可不喜欢其他的美女,他好像只要看到林霖,想到林霖就会不自觉的快乐。

“走,源哥收工,带你去吃些好吃的。”王源拉着林霖上了自己的保姆车。

林霖环顾这车内,很是宽敞和舒适,还摆着一整个快漫出来的化妆箱,车厢内和驾驶舱有着隔板。

王源看着林霖对着化妆箱好奇的眼神,心生一个主意:“喂,林霖,我给你画个眉毛好不好啊。”

林霖心里想,难得可以用一次高档的化妆品,再说王源也是图着好玩,就答应了,但是她也提出了要求:“画完我也给你化,免得你对我下毒手,画出一个丑八怪!”

就这样在车上,两个人互相画眉毛,可是这车上左拐右拐的晃来晃去,王源倒是力度的掌握的不错,给林霖完美的画了两条好看的眉毛,细细的也浓淡适中很配林霖的气质。

但是林霖半弯腰的给王源画,一个急刹车就站不稳扑向了王源的胸膛。王源看着林霖就要倒下,连忙去揽住林霖的腰,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卧倒在保姆车的座位上。

王源清甜的体香就在林霖的脑门萦绕,就像是要诱导她犯罪一样,她连忙从王源身上爬起来,憋紧了嘴巴也不说对不起,羞红了脸。

王源心里一乐:“叫你坐好再给我画,你不停,这下我该被画成大熊猫了,你还卡了我的油,弄皱了我的戏服,弄痛了我的手臂和胸膛,你赔我。”

王源到底是个演员,说这么王八的话也不心慌,倒是把林霖说的吓到了,还真以为自己弄疼了王源惹他不开心。

“我赔你好了。”林霖红着眼眶说。

“你可赔我什么好,我这名牌白衬衣?那你就赔,每天来我片场接我下班?”

“那有这样的赔的。”林霖知道王源使坏脑筋,但是赔总归要赔的,她可不想落得辫子在王源手里。干了干眼泪把手机往王源手里一塞。

“你输个号码,下班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真的吗?”王源问。

“还有假。”

“那可是要做我女朋友的。”王源坏笑,更是把林霖搂紧了怀里。

一个有意要骗得女子心,一个也刚好喜欢对方,就这样成了。


评论(8)
热度(26)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