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努力做一个好人

【周棋洛x你】病态爱恋 06

枪击案吗?
最后有没有死人!这才是我最关心的,叶子姐,你不可以就此结文的

只有树知晓:

继姐弟


偏执会撩、不择手段洛


OOC


病态爱恋 01  病态爱恋 02  病态爱恋 03  病态爱恋 04  病态爱恋 05




发个文太艰难,一直登不上网页版……






【06】




望着窗外逐渐缩小的建筑和城市,最终只能瞧见片片云层。你们“一家四口”正坐飞机前往国外度假。


本可以是场散心之旅,可惜有了周棋洛的参与。


大约两周前母亲忽然提出要来次旅行,还说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为得是给你个惊喜。这先斩后奏搞得你措不及防,临时想出的那些个理由都不够名正言顺,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


如此不顾你意愿的行为,倒不像是她的作为,让你不得不怀疑是某人的主意。


话又说回来,自那天以后,你几乎没再搭理过周棋洛。就算他在父母面前和你主动搭话,你也是不咸不淡,冷漠得很。


其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反而没有像一开始那般在意两人继姐弟的关系。


恰恰是周棋洛个性中的那股偏执,让你不禁闪躲。


许是父母早年离异的关系,你不太相信男女间的爱情。说到底也不过是找个人搭伙过日子,能相敬如宾就已然不错,实在不敢期望爱得轰轰烈烈、守得长长久久。


对于周棋洛一切超出你预计的行为,你只能解释为“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这种执着。


从思绪中回过神,发觉坐在前排的父母正小声地聊着天,说说笑笑的,很是甜蜜。你没功夫听他们秀恩爱,于是拿出耳机准备看部电影,也好隔绝烦扰的情绪。


但有人却不打算放过你,抢在你戴上耳机之前出了声,“姐,陪我聊聊天吧?”


说起来周棋洛很久没唤你姐姐了。与以往的撒娇或恳求语气不同,这回倒是颇为平静。


他说话的音量不大不小,不至于会吵到其他人,却也恰好能引起他人的注意,尤其是正前方的父母。


本不想搭理他,但注意到前座的父母停下了说话。你立马反应过来周棋洛的目的,原是逼着你不得不答。


但总有理由拒绝,“我想看电影……”你闷闷地说。


“咳咳——”前面传来母亲的咳嗽声。


你的脸僵了僵,想想算了,没必要让她担心。转而无力地问道:“你想聊什么?”


你不想看周棋洛的脸,又或者说不敢,但余光中依旧能看到他侧着脸,眼神专注地凝视着你。


“最近上班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听到这问题你勾唇一笑,讥讽道:“你不都知道?”


也许父母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可周棋洛却是清楚得不得了。


所幸是现在的他脸皮厚了起来,根本没在意你的挑衅,而是接下去说道:“那说说我学校里的事吧……”


周棋洛这一絮叨,就是几十分钟,纵使你没给他什么回应。从学校的乐队说到公司的面试,又说起自己是怎么喜欢上编程的。


从一开始的心不在焉,到后来的认真凝听,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听着听着,你才猛然意识到,原来以前自己根本没花心思了解过他。


你回想起质问过他的话,不禁有几分羞愧。


他没有把你当成家人,那你、就有吗?


“姐——”


你瞬间回过神,发觉周棋洛的脸凑近了许多,惊得想赶紧后撤。


可机舱里的座位总共就那么点大,你一仰脖子就要撞到后头的舱壁,结果“咚”地一声,后脑勺却不觉疼。


“小心!”原来是周棋洛用手垫着你的脑袋,替你挡了这一下。那声脆响怕是骨节撞击舱壁的声音。


这回你没来得及再躲开他的目光,一眼撞进那好似海水般的漂亮眼睛。对视间,你仿佛觉得能在那对眼眸间看见自己:不似你想象中那般厌恶冷漠,反倒有几分羞涩和期待。


这不可能!一定是错觉!


你如此告诉自己的同时,却没有拒绝覆上来的唇。


大约是说久了话,周棋洛的唇有些干燥,却很炽热,温暖了你微冷的唇,也一并升高了你的体温。


这次的他小心翼翼,先是轻啄,见你没有没有推开,才暧/昧地舔了几下你的唇;随后探入你的唇齿间,纠/缠你的舌尖;发觉你一再闪躲,就将手滑到你的后颈,半压着你贴近,使你退无可退;偶尔还扫过敏感的上颚,搞得你阵阵酥麻……


你实在有些受不了他这样不急不缓地挑/逗,又害怕被前座的父母发现。他们好像许久没说话了,会不会是已经发现了异样?


一想到这些,你便惊慌地推他。所幸是这回周棋洛没有强硬地继续,而是退开了些距离。


“怎么了?”他低着声音问道。


你快速地瞥了他一眼,没错过他脸上欲/求/不/满的神情。你垂下眼睑,也跟着小声回答:“别闹了。”说完你还刻意地瞟了前座和左边的乘客一眼。


周棋洛停顿片刻,继而附到你耳边,“大家都睡了。”温热的气息扑在你耳侧,使半边脸酥麻。


此时飞机上熄了灯,只留顶端的昏暗光线。父母好像是睡了,透过缝隙,隐约能看到他们抵着头,而左侧的乘客戴着眼罩。可就算这样,也不该再做这样的事!


“那也不行!”本想说出句强硬点的话,可许是压低着音量,声音显得完全没了气势。反倒好似娇嗔。


周棋洛没松开手,手化至你的后颈,掌心的温度尽数传至你身上。他像只大型犬般,拿头发蹭了蹭你的颈窝,搞得你有几分痒。


“我烟瘾犯了。”没想到他出口的却是这么一句。


你有些懵,怎么话题转得这样快?


刚刚那个吻里倒是真没有烟草味,反而有股淡淡的薄荷味。所以……他是在戒烟吗?


周棋洛很快解答了你的疑惑。


他毛茸茸的脑袋从你颈间微微仰起头,恰好够到你耳边,边轻咬你的耳垂,边缓缓说:“有你的话,就不需要烟了。”


就像是为了验证这句话的真实性,宛若是对你上了瘾般,周棋洛不断地啃咬舔舐你的嘴唇、耳垂和脖颈。


可你只是仰着脖子,呼吸着机舱内不太充足的氧气,不知如何才能推开他……






飞机终于落地了。你跟在父母身后等着托运的行李,连连打着哈气。


瞧着周棋洛已经殷勤地站在传送带旁,把一个个大箱子搬下来,你不满地撇撇嘴。


心想:他倒是精神好,却是害得你一路没怎么睡。


幸好是这次的行程排得并不紧凑,也没安排太多景点要看。


用父母的话来说就是,既然是度假,就别搞得那么累了。


于是你们基本就是吃吃喝喝逛逛,累了就回酒店歇着。


大约是心情放松了、神经不紧绷了,自然情绪也就平稳了起来。你对周棋洛的态度也回归了平和,甚至又回到了有些暧昧的阶段。


他总是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靠近你,但又是那种不具攻击性的亲近,反而让你挑不出理由责备。


独自一人躺在酒店的单人间时,你偶尔也想周棋洛最近该不会又在装乖,然后趁你放松警惕敲门来个突然袭击吧?


然而你的恶意揣测并没有得到验证。这次的他,将度控制得刚刚好。


想着想着,你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直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你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在重蹈覆辙吗?


回想当初周棋洛那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如今你才真正明白过来。他的的确确是做了错事,可导致这一切的不正是自己吗?


既然是打算要拒绝的,一开始又何必给他希望?


“原来我才是那个坏人啊——”你重重跌回床面。


最后你失眠了。


然而认识到这个事实的你,依旧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和周棋洛,仿佛陷入了死循环,暧昧、争吵、又暧昧、又争吵……


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就在你不知如何是好,干脆不打算在想,顺其自然的时候,又被周棋洛牵着鼻子走了。






旅行临近尾声的时候,周棋洛在晚饭时提出看中一双鞋想买,希望你陪他一起去商场。


他早料到当着父母的面你铁定无法拒绝,就算找到理由搪塞,也有母亲帮着他劝你。这回你也懒得抵抗,干脆地应了。


然而到了商场,你便发觉今晚的周棋洛有点反常。他四处张望,看似是在找鞋店,但眼神却飘得太过厉害,甚至还不停地拿出手机查看。这么大一家的店面,至于这种找法?


就当你要提出疑问之时,周棋洛又收起手机,贴心地问你要不要喝点东西。


你瞪他,半开玩笑地说:“怕是你自己嘴馋吧?”


听到你这么说,他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又偏头直勾勾地盯着你,瞧得你心里直发毛。


片刻后他露出了招牌的阳光笑容,声音充满活力,“好!那我们一起去买吧!”不等你反应就牵着你来到一家甜品店里,那自然的样子仿佛你们是对小情侣。


你总觉得他怪怪的。尤其那凝视的一眼,比起是打坏主意的目光,又更像是迷茫和踌躇。


此时的你还不明白,但很快你就明白了。


当你们买完饮料和甜点,周棋洛端着盘子带你走向店内的休息区,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那一刻,你什么都明白了。也瞬间觉得汗毛竖立、细思极恐。


坐在角落有对情侣,其中的那个男人,你认识;而恰巧周棋洛也认识。


你本打算装作没有看到,就像对方装作不认识你一样。


但是周棋洛不会任由事情就此揭过,因为这就是他从头到尾的目的。打从计划这场旅行开始,恐怕都是为了这次的相遇。你想将他想得如此心思深沉,可事实就是这么明显。


为了让你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他没有骗你;为了让你明白:你不可以属于除他周棋洛以外的任何男人,他真的可以用尽手段。


“好巧呀!”他已经出声打了招呼。


而那个人的神情略有些僵硬,松开了搂着女人的手,顺势站了起来,“是啊真是巧,没想到在国外都能巧遇……”


你听到男人旁边的女人唤他老公,也听到他介绍你为公司的同事。这么说确实也没错,你们也的确仅仅是同事而已。只是哪有普通同事单独邀请你吃饭喝酒,还隐瞒已经在国外结婚的事实。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你现在心里只想着为什么周棋洛要做到这种地步,眼里也只剩下周棋洛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每次当你有了那么一点勇气的时候,他就非要狠狠前进一步,逼得你不得不后退?!


你果然还是不了解他……


所以你掉头就走,不管不顾后面那对夫妻会怎么想怎么看,也不理会连连喊你名字追上来的周棋洛。


你走出了甜品店,来到商场的过道上。周棋洛也正好追上你,他一把拽住你的手腕。见你不肯回头,又干脆绕到你面前,和你四目相对。


你没有开口讽刺或质问,而是梗着脖子、微红双眼凝视着他。一方面你不想在这大庭广众的地方和他争吵起来,另一方面是你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心情实在是太复杂,思绪也太烦乱,好像无论说什么、做什么的,都是无意义的。


他看着你,神情中渐渐透出不安和愧疚,又惨了丝恼怒。“你生气了?”他问你。


你依旧没有开口。


“你就那么在意他吗!”他似乎有些焦急起来,抓着你手腕的力道也渐渐控制不住。


你仿佛有种错觉。像是小时候喜欢的小动物,因为喜欢而爱不释手,但又因为太过喜欢而控制不住地爱护把玩,最后失手将其扼杀的错觉。


多么血腥的一个比喻,可是此时此刻,你便是这种感觉。


委屈。被人误解,所以委屈。


生气?那人有什么可生气的,气人的是你周棋洛才对!


下一刻你便没能忍住,张嘴便是一句:“周棋洛!我……”


“嘣”地一声,像是烟花绽放前的声响,盖住了你之后的话语。但你相信,紧盯着你的周棋洛,一定没有错过你的嘴型。


而这声巨响过后,你们还沉浸在彼此给予的情绪中。


直到人群开始骚动,走廊尽头开始有人尖叫着跑过,你们才意识到不对劲。


周棋洛回过头看了一眼,再面对你时脸色比之前更差了。他二话不说便拉着你转身,又用身子挡住你,半推着你的后背往前。


他的声音很是急切,甚至惊慌,只说了一个字,“跑!”










【TBC】






——————————————————


本来说要这章完结的,无奈我上周搬家,于是没有写完……


想了想还是把写好的先发了吧!



评论(5)
热度(120)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