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看到一篇,有点乙一味道的小文章。

少年与宅猫子:

《好闻吗?腐尸的气息》




别跟我讲话

我是打不过你 也杀不了你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把你的脑袋割下来,放到蒸笼里,直到你脸上的肉和着蒸汽化成泥从脸骨上滑下来,眼珠蒸干像两粒肉干一样掉在地上,头发顺着溶掉的头皮黏在锅侧。整个蒸锅里终于只剩下了一个完整的,你的头颅。

哈..还是不够啊……

我要用那只美工刀剌开你的肚子,让老鼠从你绽开的皮肉里滑进去。

嗯,你的内脏,可是难得的美味。

怎么能白便宜了那几只小鼠?

就拿最简单的针线缝住你的肚子,不过真是抱歉我并不太擅长这种差事,缝好的黑色棉线好像盘在你小腹上的蜈蚣,好想挖出来问一问你那颗硕大的红色肉瘤:好看么……你喜欢不喜欢?

我把你拖到浴缸里,你的皮鞋磕在地上一道干涸的红。

浴室的莲蓬头恰好架在你的喉颈深处,汩汩地溢着和了水的人血。

哎....?快看!你肚子里的小东西们真是不安分呢,一只小爪子伸出来了哦。

我把池里的水漏掉,一把撕开了针线,不得不说,泡发了的尸肉软软腻腻的,手感当真不错。

小鼠一个个撑着圆鼓鼓的肚子一动不动,对,这才对,乖乖的多可爱。

我一刀一刀剔去你骨上的肉,看这骨,森白的颜色。

池里只剩下一摊软软滑滑的你的肉,我抱着你的根根骨头,就拿你平时剁畜的刀剁碎你的骨,一把一把放进榨汁机里,流出来稠稠的骨浆。

刚好,和着石灰刷在阁楼发了霉的墙顶上,是上好的涂料。

“喂..”

我捧着那个从你胸腔里挖出的肉瘤。

“你说...你家怎么这么乱,我怎么收拾啊...”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呢...”

“不说我就捏爆你哦...哈哈...”

“嗯...烧了?是吧……”

我打开冰箱,取出你珍藏了许多年舍不得喝的红酒,把瓶颈在桌角磕碎,倒在嘴里。这样好的酒,不喝几口也是太浪费了。

暗色的琼液漫在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我抛下了个火机,看着火苗从汁液里贸然而出,愈来愈烈。

我扯展了裙摆,走出去靠在门上。

嗯...一干二净。

你喜不喜欢?






————————文终————————

评论
热度(24)
  1. ECHO桐风城开往冬天 转载了此图片
    看到一篇,有点乙一味道的小文章。

2017-05-01

24 风城开往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