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边缘梦境 怪谈向

死亡睡眠

 

永远躲在梦里,自欺欺人,就不用面对现实中的爱恨忧伤。

Escape into dream and deceive yourself.

——李碧华

 

正文

 

OO1

你有失眠过吗?彻夜无法入睡那种?

 

我已经持续失眠3个月多了。

 

很多方法我都已经试过,只是效果都令人失望。那种半梦半醒加梦魇的浅睡醒来,比不睡更加让人疲惫不堪。

 

你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睡眠障碍的?

 

—高中那会儿我就开始失眠了。

 

年纪轻轻就睡不着了?

 

—在你看来,是不是很可怜呢。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你看上去挺累的,有点担心。

 

—不用担心,我会努力让自己能够睡好的。

 

不过这种事情,太在意,反而越是困苦吧?

 

—你说的对。

—所以自然而然的彻夜清醒。

 

我有一个叫美纱的同事,每天我们都一起在捷运站碰头一起去上班。你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哦,一家事业单位的文员,很普通吧。

 

“嘶……”冰凉的酸奶一下子靠了过来,我没来得及闪躲。

 

美纱得逞的看着一个激灵被冷到的样子。

 

“可以消消你肿胀的眼睛。”美纱对我说。

 

“哦,真是谢谢你。”我带着一点怨气。然后把酸奶的瓶子的底放在自己的眼睛上,果然很舒服,好清醒的感觉。

 

“今天晨会,主任要审你给他写的稿子,他下午出去开会要用的,你别忘记了。”

 

“嗯,没有忘记。”我低头理了理自己衬衣的领子。身上这件衣服是和美纱几日逛街时候一起买的,她选了莲藕色的款式,那种淡淡的粉红色,我还是适合这种藏青色。

 

到了会议室,美纱给每个位子上发材料,我准备茶水,一不小心手打到一个杯子,泼出了一些水。

 

“你老是这样是不行的。”美纱跑过来看我有没有被烫到。

 

我叹了一口气,拿纸巾去擦桌上的水,我也知道夜里睡不好,白天的状态也固然不会太好。

 

“哎,要不换一个枕头试试?”美纱看着我突然说。

 

“枕头?”我问。之前试过很多的办法,但是换枕头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美纱双手一摊,回应了我想再多问的眼神。

 

“不过可以试一试吧?”她又接着说。

 

也是,反正很多方法都试了,再多试一个也无所谓。虽然心里早就没有一开始那种对它们会起任何效果的期待,但是也好比不做什么任由自己彻夜不睡好。

 

“开会开会。”主任一进来就把自己的包在桌上一摆,然后叫着。

 

主任脾气不好,科室上上下都知道。门卫管理车位的大爷说,小伙子太年轻,还不知道尊重是什么。

 

这句话说来有些重,但是二十七八岁就当上了科室主任,仗着家里的关系,在单位里猖狂一点,其实也是正常的。但是,我最受不了的是,他一股对女同事不当回事的态度,另加调戏。

 

据说,三年前,他因为家暴,半夜从家里被警察带走,后来离婚也赔了很多钱。这件事整个单位传的沸沸扬扬的,而我和美纱今年刚工作,所以也只是略有耳闻。

 

“里美啊,我的稿子呢。”他问我。

 

据说,从来没有一个文员能够持续给他写过两篇稿子以上的。往往在写第一篇稿子时候,就被骂的狗血还带人格侮辱的。

 

然而,我已经快给他写了半年多的稿子了。据说,第一次他看到我交的稿子时候还和部门里的人说,这刚进来的姑娘写的真是好,你们之前都写的什么狗屁文章。

 

他接过我递上的茶杯,然后上下打量了几秒钟,这是尴尬,我只好笑笑保持不动。

 

“新衬衣啊。”

 

“嗯。”真是莫名其妙,我在他身后朝美纱做出要吐的表情。

 

“还是里美靠谱,今天下去就用。”他看着稿子说。

 

 

(由于该死的权限问题,发了好几次都没有发上来,而且也没法加在评论里,所以,接好了,百度云链接)

完整版 第一章 第二章 http://pan.baidu.com/s/1qYAZen6

评论(7)
热度(27)
  1. 清时苒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