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国王与先驱 (男人间的理智和克制)

国王与先驱

(咳咳咳,不好意思,微微涉足凯千系列     不过抱歉,这是属于男人之间的一种认同的情感,不同于爱情的炙热,是理性和克制的。说实话,他们的英文名太…现代?…放在这种剧情里写,还是有些出戏的        我高中时候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男孩子,留短头发打篮球,大大咧咧……一直在好奇男同学的心理到底是如何的,咳咳,现在做回女孩子了。)

 

让我为你讲述这个故事

“我生来就是国王,我相信这一点,这是我的骄傲。如果有一天,我或者我的继承人,那么的失败,以至于被颠覆,那就被颠覆吧。”——年迈的国王,生命终结时的呢喃

我十四岁便登基,在我的母亲——王后的庇护下成长。现在,我已经双二十岁了,自从我独自掌权后,我的国家丰收盈盈,民众安居乐业。这似乎是我一种天生的才能,然而这并不代表我的国家平静无波。

在学者界中开始涌动了一种新的政治思想。人们称他们为“自由党人”。我多次派过密探对其团体进行调查。

从小我接受皇室苛刻的教育,我的文史老师曾告诉过我:“王子,你的敌人善于伪装成民众,用新生政治理念来颠覆这个时代。”

自由党人对封建君主专制进行批评,提倡“人权”。对贵族制度相当仇视。要求一个自由民主平等的共和制。作为国王,我当然明白,那些世袭的老贵族干了哪些勾当。在地区乱党私权,结派制党。最危险的,Roy伯爵暗中同王后联手,欲想架空我的权力。连亲生母亲都如此阴险。

那天,我在Roy伯爵的古堡中看到了Jackson。那位自由党的中心人物。

他并非像我想象中的学者那样,拥有纯黑的发色,有神的凤眼,纤瘦却矫健的身形。

“陛下,你深远的目光已经多次到达我们学术研究的案几上了。”Jackson用一种又不失礼仪,却不为王权臣服的态度向我发语。

“我的国家有风景宜人的芬尔湖,施塔特雷加浩瀚无比的星空。你不觉得荣幸?”语毕,我转身走开。可以说,我在慌乱而逃,对于他的疑问式陈述句,我无从以对。

这个冬天,已经下了无法停止的雪,天很亮,却没有阳光。我回到宫殿,天空成了铁灰色。从装腔作势般雕满花纹的窗子看出去,在那些沉沉的围墙之上的天空,既不高远也不广阔。我嫉妒讨厌那些在我面前卑谦地弯下腰而隐藏起他们丑恶嘴脸的人。他们充斥了这座宫殿的每个走廊,像油画上沉积下来的污垢。怎么刷都刷不干净,却固执自以为是地恭敬着我。

我想起了Jackson,他如此年轻,才华出众,然而他将背负上叛国的罪名。

在一个等待春天的下午,Roy伯爵着急地请求我的召见。

他已经无法抵制人民对他的愤怒。私吞公粮,残暴租用劳动力,这些罪行,我了如指掌。其实这件事我早想解决了,只是王后的牵制,令我无从下手。

“陛下,自由党人最近过分张扬,竟然煽动民意要审判我!这无法让我正确地寻求人民安居乐业的道路了!”

在我看来,Roy伯爵有点恶犬先吠之势。

“我将与王后商讨一下对自由党人的处理方法。”这样的答复使Roy伯爵格外安心。

在深夜,我在不惊动王后等人的情况下来到Jackson的处所,那是一座没落其实的古堡。

我令侍者前去通报。

Jackson向我行礼,困倦的眼眸却闪着智慧的光芒。他亲手想为我解开黑色的披风。

“国王,你为何亲自前来审视我的书案?”那样自然的语调,仿佛彼此都是相识已久的朋友。

“请叫我Karry吧,今天我是来和你聊聊新改革策略,Jackson。”我看到他的眸子闪出了喜悦的光芒。

我们聊了对国家民主制的开拓,削弱贵族势力等话题。他是如此博学与深远。年轻的先驱,让我无法再次逃离那幽绿的眸子。

天开始微亮,火炉熄灭了。他开始讲述了一些他到处游历的故事。一夜的困倦,我开始迷糊,仿佛回到了遥远的童年。那时我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王子,我的史文老师向我讲述着那个我所不知的皇宫外世界。最后,我感到Jackson为我盖上毛毯。梦中,耳边有一个男人温和的声音。

“Karry,山与山不会相见,人与人总会相遇。”

在春天的清晨,我由议会颁布了新改革方案。这是我与Jackson那次谈话的最后体现。我进行了皇室制裁,王后开始被我囚禁。贵族势力被压制,Jackson在民众中做了大量的工作。

一个国家,两个男人。

在迫于贵族势力下,我下令全国捕杀部分自由党人。过于放纵一方势力,也是对我的毁灭。

我派侍者邀Jackson进宫同我会餐。我们双方都沉默了,但我可以看到他眼眸中的失望与愤怒。

“一个国王有很过的敌人,但是,却只有很少的对手。”我一直都如此的骄傲,即使我对Jackson有所亏欠。

“一个国家有很多的国民,但是,却只有很少的声音。”他的表情没有一个惶恐的迹象,反而是很淡然的说出这句话的。

一个真正的国王和一个真正的先驱,无论谈论什么,这个国家终将有所改变。

自我登基以来,我的国民都膜拜于我。“年轻”、“有胆略”、“作风强硬”、“政治手腕灵活”等词早就流畅千里。

然而贵族们的兴风作浪也不容小视。

“双十二的国王无心婚约”、“邀自由党人会餐”、“囚禁王后不孝之举”也开始有所耳闻。

我开始无端地暴躁,甚至有时一脚踢翻火炉,对侍女送来的樱桃酒感到索然无味。Jackson的话一直萦绕着我。

“山和山不会相见,人与人总会相遇。”

“Karry……”

“Karry……Karry……”

除了年幼时的父王,没有人如此动情地叫过我的名字。但他却如此温暖,难道是对于生来就是国王的我感到怜惜?那些游历的故事,我如此的喜爱。我羡慕着Jackson,正如他热爱自由。

第二年冬天,贵族中开始萌生了想暗中除去Jackson的念头。我在他们行动之前下了对Jackson的处决。流放Jackson,这是我唯一能保护一位先驱的方式。我想他一定会嘲笑我,一个国王,竟然如此无能。

没有一个流放的国民会像Jackson一样需要一个国王亲自到场。在国境边界,挺拔却看似消瘦身躯的,是我国家的前驱,却被视为叛国者。

法部官员宣读完处决后,他提上那少的可怜的财产转身。我喊住他,侍者递上我为他准备的金币。他回绝了。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只是一个学者,没有必要家产万贯,那无法让我看清前方的路。”

我尴尬而笑,一个先驱足以比下我。我却仍将在奢侈的度着王宫生活。

我解下我的黑色挡雪披风为他披上。

 

“Karry,castar na daoine ar a cbeile acb ni .astar na sleile”他温和地在我耳边低语。

我笑了,看着他转身策马奔向属于他,一个先驱的世界。

“山与山不会相见,人与人总会相遇。”他的话依旧回荡在我身边。

将来会如何?Jackson说过:“国王,与其思考结局,不如走向结局。”

政治总建立在血肉上的。Jackson说过:“Karry,我接受不了为了我的理想,让其他人牺牲。”

我笑了,Jackson所以你是一个思想者,而不是一个政客.

“我的理想是反对任何形式的专政,而不是为了反对专制而建立另一种专制。我反对腐朽制度,不针对个人。”

Jackson,一个历史最悠久贵族的后裔。他早在成年时,放弃了爵位。

“我不爱那些人们强加于我的东西,并非用我的手挣来的。”他严肃的神情,让我有点发笑,像可以背负起全人类命运一般。

我的先驱,Jackson我想念你,我们都是山,都不会再相见,以至于度完我的一生。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