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定制品 (很废的人)

定制品

深夜,再次失眠。这样的情况已经半个月多,而身边的人不会知道。

他正处于联赛期,三天前回到家,住上几个晚上就就要出门半个多月。

“邬童。”

“嗯,怎么了……”他半梦半醒,口齿不清的回应我。

“你压着我头发了。”

“啊,抱歉啊。”他挪了挪身子,然后继续睡。

我感觉口渴,准备起身。

这个时候,腰间被一只手拦住。

“别走。”

这人,说什么梦话呢。

“乖,我去厨房喝水。”

我回头看看床上的他,刚才还闹变扭,现在已经再次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男朋友是家里的独生子,而且是大集团的继承人,高中那年来美国打棒球,一年不到的时间成为了U17最佳的青年棒球手。朋友都说,遇到这样的男朋友,我大概上辈子是救过宇宙的人。

抱歉哈,你们说什么大实话。

大学三年级在游泳馆遇上,他问我是不是中国人。难道我长的一张沙特阿拉伯的脸吗?

后来,我就搬去了他在学校附近的公寓。

神仙眷侣的感觉,好不快活。

最开心的,开车好几公里去空旷的山林间看星星和打野战。

大四都要结束了,我却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这就面临着我的留学签证到期,我只能回国,而他是留在那里的人。

这段恋情很快就要面临第一个危机,并且是一个巨大的危机。

我本来一直认为,爱情是件通俗的东西。就像美丽的女生嫁给相貌平平的大叔,只是因为在女生最缺钱的时候,对方出现了。说着和前男友难舍难分的海誓山盟,在分手后没多久就送入同班同学怀抱的大学女生去,不过是因为陪伴比煲电话粥有用。我和邬童不过是因为在彼此都寂寞,想有个伴的时候,出现了。你说要我付出生命给他,或者其他的,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带着温情的交易,你给我住房,我给你煮饭,你对我温柔,我对你微笑罢了。并不是什么定制品,并不是世间千万,和你有缘分的就这么一个人而已。

最后一个月,我对邬童说,我找不到工作,是要回国了。爸妈在国内给我打点好了,我可能会去考考公务员什么的。

“所以,你要回去了?”他一时间蒙了。

他跑了几个月的联赛,回到家,突然得知这样的消息。

“抱歉,是我一直忙自己的事,没有想到……”他低头,不停的挠自己的头发。

“不是啊,是我没有找到工作。不关你什么事的。”我对他说。

“童薇,那我和你一起回国吧。”他抬起头说。

“啊?”我没有想到他说出这句话,对于他来说,回国是什么情况?

他的球队在这里,他的俱乐部这在这里,他的梦想也在这里,他高中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是抱着要在这里扎根的梦想。国内?开说明玩笑?

“我和我爸说一下吧。”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下说。

“别,好嘛……”我制止了他。

“那,我们怎么办?”他问我。

能怎么办?我回去,你继续留在这里。时间一长,各有各的生活,现在不明说,将来也是自然吧。

 

我已经回国快3个月多了,考了各种求职的考试,结果却还没有出来。每天在家复习和做家务。不得不说,非常感谢爸妈,没有给力什么压力。我想我能够做到的就是把家里收拾好,然后做好晚饭吧。

真的觉得自己很废。

我告诉他们,我有个男朋友,回来前分手的。他们问我,还想不想他。不想。我比较现实,感情不过是可以放下的东西,生活还是要无拘无束的去过的。

六月的一日,我和母亲去逛了宜家,想看看给家里添置些什么。

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童薇,我回国了,什么时候见面?”

一听到声音,我就心头一颤,眼泪水就流了下来,母亲奇怪的看着我。

“可以,不见面吗?”我说。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我不容易可以不再想起你。但是为什么还要再出现?

然后我挂了电话。

很多年后,我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我不是那样回复那通电话,我们之间会不会有些希望?

不会的,对吧。

后来,邬童和一个据说是他国内高中同校的女生在一起了。那个女孩子暗恋他许久,后来他去了美国,她努力考学,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帝念书。

听到这个故事,我对那个女生有了些崇敬。为了接近自己所爱的人,她努力,她付出,最后获得。而我是一个表面勇于面对现实,却不努力的人。

是的,爱情不是定制品,只是有人陪伴你,你自然就会对他产生感情。你一定觉得我很懦弱吧,很没有用吧?

 

人的一生

就是这么无力

无药可救

这样的故事

希望你不喜欢

爱情

不是定制品

庸俗而平凡

一点都不可贵

 

评论(1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