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半日逃课

半日逃学  未能说出口的暗恋

 

 

30岁的一个傍晚,昔日的高中好友打来电话,说他们在我家附近的小酒馆里,问我在不在家。

 

于是,在五分钟后,我换好衣服,出现在小酒馆门口。

 

一进去,一个有些喝高的大叔看到我,招呼我过去。

 

“橘,这里,这里。”

 

定眼一看,我才意识到,这个大叔是昔日的男同学。一旁坐着的是另外两位女同学,其中有一个是同年级,但是是外班的。

 

听着他们聊了很多关于家庭的事情,我竟然开始犯困,直到那个男同学接通电话,我才意识回过来。甚至很快就清醒和激动起来了。

 

“王俊凯啊,你到哪里了?”

 

“哦,哦,还有五分钟?”

 

男生挂完电话,转头对我说:“王俊凯,等会儿来,橘,你来再点些吃的吧?”

 

我接过菜单。脑子里却浮现出,少年的脸。

 

我不太记得,那一天具体是什么日子,只知道,教室窗外的合欢树开的正是灿烂的时候,一簇一簇的好看。

 

那日班主任因为生病,他的课都是隔壁班老师代的。到了自习课的时候,没了老师,也没有几个同学在好好做作业和看书,吵吵闹闹的。而我因为晚上有父母安排的额外课程,还是选着做掉多一些的作业。

 

前座的女生围在一起看韩流的杂志,而教室后头的同学拿出了纸牌。我听到有人叫王俊凯的名字,于是转头去看到那里。看到他从窗口一跃而进来,手里拿着一瓶汽水,手里还捏着好几包零食然后好几个女生从他那里拿到了零食。

 

我们的教室在底楼,窗口外对着的是一大片草原,如果从窗口出去比走出教学楼再到小卖部近一半多路,而且也不会遇到老师。这样的后果导致的是,跳来跳去的人越来越多。课间的时候,你就会看到好多身高优秀,长脚长手,身体素质好的男生们,为了一比自己的厉害在草坪和教室来来回回,跳进跳出,引来围观女生们的一阵阵尖叫

 

直到有一次,校长带着教导处主任视察校园,那个时候正好的课间,王俊凯和几个男生刚好从小卖部回来,走到草坪那儿一看,校长在,就停留了一会儿。看校长走过去了,就准备跳进来。谁想到校长和教导主任正好谈到什么,一个回头,指着教学楼说什么,惊天一般的正好看到王俊凯为首的一群男生鱼贯一样的跳进了教室。

 

我们当时在教室里看到了全过程。接着,就是教导主任大叫一声:“都给我站住不许动!”

 

然后王俊凯他们就傻了眼一样,不敢回头看,各自两两相阙的僵直站在窗口不知道如何是好。

 

于是,那一天,王俊凯他们就是在想破脑袋写检查中度过的。课间,我看他咬着笔杆,不同于之间课间活跃的样子。

 

在最后一节课前的时候,他突然跑过来对我说:“橘,你作文写这么好,你帮我写一下吧,我等会篮球队训练,不能迟到啊。”

 

我红了眼,低着头,不去看他,接过他手里的纸。在放学时候,放在他的课桌上。他对我说一声,谢谢啦。然后,就拿着篮球,出去了。

 

我总是这样子,那怕是已经和他高中三年了,都没有勇气主动和他说话,真是逊色啊。

 

然而,那天自习。他乘乱大声问班级里的同学:“喂,逃学不?大家?今天早上来的路上,我看到吴中街道有庙会,可以去。”

 

班级里几个男生呼应他,说准备去。

 

“有没有女孩去?”他一旁的男生问了一句。

 

王俊凯拍了他一下,然后两个人坏笑一样,打打闹闹起来。

 

“我去。”

“去的。”

……

好几个女生回答,然后他们站了起来。

 

“可是,要你们男生付钱哦。”有个女生说。

 

“好啊,没问题。”男生回答。

 

然后,我就看到他们十几个男男女女的从门口出去了,几个男生是跳窗出去的。我看到王俊凯在窗口准备跳出去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又停顿了一下,接着,他回头看到我这里。

 

我连忙低下头,往耳朵里塞耳机。却没发现,耳机根本没有连着手机。

 

“橘,一起吧!”他走过来,然后拉下我的耳机线。

 

“么吵,你也做不进作业吧。”王俊凯说着,把我手中的书拿开。

“好。”然后他从窗口一跃而下,而我在半当中卡住,真是尴尬,他回过头,伸手过来,说:“拉住我,然后跳下来,半蹲,别扭到脚了。”

 

从后门溜出去的浩浩荡荡好多人,我只记得当时的合欢花随着风飘落下来,好多好多的,让我看不到王俊凯走在前面色身影了。

 

后来听同学们说,有检查自习的年纪组长到教室里看到好多人不在,教室缺了一大半,点了名。但是,当点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前座的女生说了一句,橘不会和他们逃学的一起吧,大概是因为觉得教室吵,所以去空教室学习了吧。

 

于是,我没有被老师在周一找谈话。却得知,王俊凯承担了始作俑者的责任,被叫了父母,开了处分,但是后来由于他成绩好,这一切又都被取消了。

 

“啊,大家都在呢?”

 

“王俊凯,来了呢。”

 

我回过头,看到熟悉的脸,出现在小酒馆的门口。

 

“橘,好久不见。”他坐下后,对我说。

 

“听说你是A大附属医院小有名气的外科医生了,啊,好厉害。”他接过我递给他的水杯说。

 

“哪有,这么厉害,一般般。”

 

“高中那会儿,我就在想,你可真是刻苦呢。将来一定是出色的人。”

 

“都好久前的事了呢,高中生活……”我一时觉得时间快的,让我每次回忆都有些不知所措。

 

他喝了一口啤酒后,转过来问我:“我记得当时你很喜欢文学,本来以为你会成为小说家之类的呢。”

 

“怎么可能,多不切实际的愿望啊。”我有些不知所措的低头,捋了捋裤子上的褶皱。

 

“这么多年的,听说你还是一个人,好巧,我也是呢。”

 

饭后,他送我却叫出租车,然后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

 

我只记得那天,合欢花开的好灿烂,满校园都是粉红的花海一般,你少年的样子,我记得呢。

 

P.s 说些题外话,最近在吃一些药,有些副作用,导致写文感觉比较不对,可能完全就变了样。但是我的情况一天天都在好,嗯,是的呢。谢谢关心。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