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帝国1-2


Chapter one

“氢弹可通过设计增强或减弱其某些杀伤破坏因素,其战术技术性能比原子弹更好,用途也更广泛。”说话的男人一手指着高级机密的武器设计草图给我们看。

他有着一张俊美的脸和修长的身材,他的教官名牌上写着【
Karry King
】,热能作战研究所的热能作战课的老师。

只有教官是可以有名字的,而我们这些学员只有编码。

我看着自己制服上的编号,是
037
。代表着,我是国家机密热能作战研究所的第
37
位应征入伍的学员。

就在我开小差的时候,老师走到了我的座位旁。他敲了敲我的课桌,看了一眼刚回过神的我,继续把他的教案讲完。

“氢弹在爆炸时,温度迅速达到约为3.5亿度,远远高于太阳中心温度。”

他没有表情的说着这个惊人的数字。后座的同学惊讶的吼了一声“靠,这么高,人都烤熟了。”

“早在公元1945年的原子弹,它破坏力相当于13000公吨TNT炸药同时引爆。”

我转过头,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个后座同学。期待的看向了讲台上的他,继续说道:“一个叫广岛的城市直接被夷为平地。”

我以为从他的眼神里可以捕捉到些许表扬的讯息,但是没有。他只是说了一句:“正如037所说的一样,氢弹力是自持进行核裂变或聚变反应释放能量,产生爆炸作用,具有大规模杀伤破坏效应的武器。”

在班级另外十个同学崇拜的眼神中,我低下了头假装整理笔记。

其实早就听前几届的学长说过,热能作战课程的老师是出了名的严苛他几乎没有表扬过任何学生。想不听课,课后不花功夫,考试挂科,你会收到由他签发让你退伍回家种田的传讯单。

他在黑板上写下了课后作业的题目后,宣布下课。

我们全体起立,敬礼。直到他走出教室,我们才喘了一口气。

“为什么每次上他课,都这么累!”前面的男人瘫倒在座位上。“037,你觉得呢?”

我给了他一个微笑,便拿起了课本准备走。


“本次训练生里唯一一个荣获精英勋章的037,人家你不一样。”我一旁的女生说道。

在我走出教室的时候,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037傲的很啊,不就老子是研究所的教授嘛……”

走出教室,老师的办公室就在同一条走廊上,我在走过的时候,望里面看。

身材修长的男人脱下了军装的外套,他站着拿起水杯。被解开前纽扣,撩起在小臂间的白衬衣袖口,露出了他结实的小臂。

我光顾着看他,忘记看路了。迎面撞上了一个教官。

他扶住了差点要摔倒的我,我马上敬礼,地下头说:“教官,对不起。我错了!”

对方一直没有反应,我抬起头,却发现他在笑。
他的名牌上写着【Jackson】,肩章是副指挥官的级别。

“原来是小瞳啊。”他的声音很温柔的样子。

“不,我是037.”我向他敬礼。

“你父亲Dr.Z今天还和我提起你呢。”他伸出手和我握手,我没有理睬,再敬了个礼,说:“Jackson指挥官,我可以走了嘛?”

他点了点头。

Chapter two
战争是我所处年代的主题,没有一个国家是没有部队和武器研究院的。

古代战争严酷辉煌的时代早就结束了,由化学家和热能核专家组成的现代化战争团队,把一类的贪婪和卑鄙险恶推向了合法化的道路,战争已不再是君子间的游戏了。

往往战争的结果是一整座城池与城池的毁灭,无辜和苍生在没有抵抗的死在他国的政府军的足下。

小时候,我问每次被军部车辆接走上班的父亲,你上班做什么,他说:“研究热能。”

“是牛顿的热力学定律吗?”我继续问道。

我等了很久,他都没有回答我。

后来,我在他那一天的日记里发现了答案。
【今天小瞳问我,父亲你上班做什么。我没有回答她。
对不起,小瞳。父亲的工作是如何用热能作战杀人……】

那一页似乎被水润湿过,以至于有点凹凸不平。

然而,当家里收到我偷偷报名报考热能作战部队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一个人站在客厅当中,听着本家上下的指责。

下班晚归的父亲,只是看一眼通知书,就狠狠抽了我一记耳光,从我出生他从来没有打过我抑或是责备我。

那时候,他也在场,Karry King.

我只记得当时的我没有任何的难过,跑到了楼上,胡乱的往自己的书包里塞衣服和用品,提前到热能作战部队报道了。

几天后,一个叫Jaskson的军官给我带了母亲给我整理的行李箱,而虽然在同一个部队里,父亲都没有来看过我。

直到,在第一学期的热能作战部队表彰大会上,作为训练生的我以优异全科A+被授予精英勋章。那日,是父亲作为研究院代表给我佩戴了勋章,他叫了我一声【学员037】。


军人法则第一章,无条件执行。

留着犀利板寸男人头的女教官,在我作为练习生第一天单独问话的时候教给我的。

“037你为什么要报考热能作战部队?”和我一同去参见新兵问话的室友问我。

我理了理自己军服的领子说:“我觉得军装比较帅吧。”

结果被一旁的女教官听到了。

我心里觉得一阵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我走进封闭的问话室后,她冷冷的对我说:“把衣服脱了。”

意外的是,在问话室里的还有一个军官,Karry King。

我觉得好笑,所以没有理睬那个女人的命令。

下一秒是一个让左脸颊生疼的巴掌。

“叫你脱!”她吼道,“军人法则第一条,无条件服从。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了你!”她作势从一侧拔出手枪。

我记得那时候,自己的眼泪水就要滚出下眼睑。

我可是研究院教授的女儿,从小由部队的专车接送上下学,没有人敢对我大声说话。

只记得那时的我一颗一颗的解开军服的扣子,从军服到衬衣,但是强忍的泪水始终都没有留下。

当我脱下衬衣的那一刻,我看到坐在一旁的Karry King把头别向一边不看这里,说了一句,“够了。”

刻薄的女教官马上对我说:“别脱了,穿上衣服!”然后她大声问责,“无条件服从命令,记住了吗?”

我连忙敬军礼,大声的回答她:“037记住了。”我没有顾忌穿衣服,上身就一件贴身的白色背心。

后来只记得Karry King指了指我前面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你为了什么来报考热能作战部队的军校?”他问了很常规的问题。

“想成为军人。”

“名门望族的商家大小姐,继承本家产业,振兴家族才是你正确的未来吧?”他微笑着问我。

“开什么玩笑,那么帝国的振兴谁来继承?”那时候的我如此的天真可爱,以为自己的豪言壮志可以改变世界。

后来,我开始上课,接受训练。最为编号是最后一个的学员,同时资料上也写Dr.Z的直系亲属名字,免不了受到质疑。

“她不会是开后门进来的吧。”
“身材这么纤瘦,估计没本事吧。”
“不就等毕业后到研究所骗取一官半职。”
……
这样的质疑,在我同男生一起跑完五公里越野后还没有消停。

于是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可能是从小血液里不服输的性格吧。在与学长的格斗训练中把对方打到喊救命,射击课打出破纪录的钯数,第一个完成单兵实战训练任务。终于在这些后,再也没有人敢当面质疑我了。

即便在理论课教官表扬下,背后还会有细小的声音说:“要不是她爸是研究院里的,她那里知道这么多。”

然而只有他,热能作战课的老师Karry King,在大家都对我另眼相看下,只有他会在课上,把我课后的作业的小漏洞拿出来小题大做的批评。

“037,像你这样的预算漏洞,我们的政府军也要死一半吧。”
“037,你还是回家做你的大小姐吧,别用你的美貌被来祸害热能作战部队。”
……
像这样的话多了去了,我都没敢顶嘴,即便每次都听到周围同学幸灾乐祸的嘲笑声。

因为有一次,有个男同学在课上和他顶嘴。

只记得那时他愤恨的说了一说:“你的一个计算错误,前线有多少军人因此而送命!”他拿着教案的手,几乎青筋暴起。

那样的Karry King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哪怕那时我还在家里。看着他进出父亲的书房,有时候会留下来吃晚饭,还有偶尔开车送我上学。

热能作战部队的训练是极度恐怖的,更别说我们这些以研究院备用人选录取进来的学员了,要求就更高了,单兵作战,核弹的研发和检测,热能作战全系列流程,这些都是我们必须掌握的基本内容。

一直以来,训练生中一直流行着这样一个冷笑话。

“刚进来的新兵在填写寄回家快递包裹单时,不小心栽倒棺材里。”

那些想结识美女教官的男生也常会听到这样的恐吓:“想和我恋爱?我会把你的尸体一块一块缝好打包速递给你妈咪的。”

评论(8)
热度(22)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