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写手 第六章 无用危机(上)

第六章 无用危机
 
 
 像是为了拿忘记的东西而返回一样,打扫尘封的记忆。
——lemon
 
王俊凯更喜欢把这间房间叫做工作坊。
 
北京城中,这间小小的房间,终于迎来它半月未归的主人。
 
王俊凯最初只是想在家里有一间可以写歌的房间,却没有想到最后却成了一间工作室。
 
买入了昂贵的钢琴和录音设备,电吉他和键盘,一样都不少。砸下去的钱当然也是不少的,导致那段时间他演绎工作上的钱,还没有在口袋里焐热就转手送到了设备上。
 
用易烊千玺的话说,处女座就是折腾自己的料,玩穷自己,弄疯自己。一点都没有错,他其实还忘记说了一点,王俊凯这种人在感情里也是逼死自己的。
 
他想大学毕业那日偷偷目送领完毕业证书离开王扉,脑海中浮现的剧情是这个女人就算溺亡或者血肉模糊,他觉得自己的命拽在她手里,如果她消失,他也没有存在的意义。
 
为了好朋友可以去死,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命在那个人的手里的这种感觉,大概是一种命中的牵引。
 
就像此刻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敲打这键盘。他只是打开电脑假装回复几封邮件。
 
这本是这件公寓角落的储藏室和无用的背阳的小房间改造的工作坊,却打造的小而精致。只是常年没有光照。
 
漆黑的墙壁涂料和电脑上方昏暗的黄色灯光,王扉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
 
王俊凯把并没有把暖气调的太高,他拒绝一切食物和饮料进入他的卧室和工作坊,却泡了一杯浓稠的蜂蜜水递给王扉。
 
这样的一幕,仿佛是相似的过去。
 
那年的舞蹈房,王俊凯带着耳机在一旁练舞蹈,而王扉坐在地上大键盘,这是动静的画面。还有就是王俊凯晚上马哲课重修时候看着教室外的走廊吃着肉夹馍等他的王扉。
 
他们在一起时候仿佛从来不做一样的事情,各有个的所做是事。
 
“你没有告诉你爸妈你会北京?”
 
“没有。”
 
王俊凯自然自己这句话是多问的。
 
他并不觉得自己有足够大的魅力能够让王扉离开她喜欢的城市,他只能够说金钱和利益之下,这女人的选择不出他的意料。
 
“王俊凯,你根本就不懂。”大四毕业前,王扉拍打这王俊凯的胸膛向他吼:你口里的梦想,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是多么的残忍!我是要生存的,要钱要养活自己,这是我毕业后必须解决的问题。什么狗屁小说和剧本……我最后的渴求就是去一个我喜欢的城市,都要在你口中被反驳……”
 
王俊凯并没有反驳或者看不起她的毕业选择,一个普通的文员。他只是好奇,一个喜欢的城市有这么重要吗?她在北京有家,有父母的关系网络,为什么偏偏要去一个无依无靠的城市?
 
另外的关键是,她的离开,让他心慌。
 
这个小小的工作坊24个小时仿佛不断电,王扉已经连续在电脑前打下了48个小时10万字。
 
打完最后一个字符,她直接推开了椅子,躺在了吸音的地毯上。王俊凯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是又觉得正常不过,这就是王扉。
 
她闭上了眼睛。
 
50个小时前,王扉给王俊凯打电话,说她脑子里有一个故事,有一个叫呢喃的女孩子催促着她要写下她的故事。
 
她罗列了一个10章的故事大纲给王俊凯,等到王俊凯回到家跑去工作坊看她,她已经边写,边哭成泪人,说叫呢喃的女孩子太命苦了。
 
 
最后整个故事写了足足24个章节。
 
对于一个写手来说,写一个人物,这个人物早就活在这世界与写手无关,而写手做的是事情就是却描述人物的故事,变着花样讲人物的经历和遇见的人。
 
王俊凯就问了一句:“呢喃时候有谁陪他?”
 
“自然有人,只不过是其他的灵魂。”
 
代替呢喃陪男主的女人叫里美。故事里的男人是一个总是失去了才懂得好的人,拧巴没救,空有一副好皮相。
 
王俊凯低下头看着地毯上的王扉,劈开腿长在她上方,弯腰搂起她的腰,王扉就用手勾住他的脖子顺势而起。
 
 
“今天上午的互动,有个女演员问我要不要陪她一晚,我说不用了,我要回去听故事。”王俊凯在她耳边低声略带笑意的说。
 
“讲不动故事,我还是睡觉去好了。”
 
“走,去睡。”

评论(1)
热度(17)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