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会让人 变成英雄 (男明星与女保镖) 重开

爱情会让人 变成英雄 男明星与女保镖

爱情会让人变成英雄,奋不顾生去保护一个原本这个世界上的陌生人。——爱情定律

男明星和女保镖之间的爱恨情仇

到底是谁拯救了谁。

第一章原由(女粉丝变态男友报复伤害、表象)

第二章初次(与辰歌见面)

第三章境地(解释跟踪者与跟踪事件、提带辰歌保镖工作)

第四章潜藏(身边危机被辰歌感知、辰歌保护其左右)

第五章花火(两人触电)

第六章距离(舞台任务,台下观看,闪耀无比,发现彼此距离)

第七章各怀(各有心动、各有顾虑)

第八章鬼胎(彼此依靠慰藉)

第九章清场(拍戏过程中出现可疑,辰歌提出清场要求被拒绝,危机四伏)

第十章危机(两人遭遇停车场车撞恐吓、电梯泼油事件,最后解决危机)

第十一章收藏(两人感情在危机过程中升温、辰歌却决定离开,收藏这段感情)

第十二章晴天(辰歌离职,两人去公园散步野餐、一个晴天彼此告别,度过危机迎来新生活)

第十三章终场(彼此收藏感情,各有去路和生活)

第十四章意外(辰歌回归赴约参加演唱会、在意外各种流泪)



第一章原由

王俊凯在第三次被狗仔团体车辆围堵,第五次被私生尾随到家,第无数次在机场被挤的错过航班和通告只好取消活动都还没有遇到最为危险的事情。

知道一星期前,他在凌晨回到家,却被一击重力击晕过去,在被冷水激醒后,他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戴着眼镜的男人站在他家的客厅中央,看着自己。王俊凯在警察局录口供的时候,他激动的说:那个男人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愤怒或者敌意的说法根本不对,他明显是带着杀气。什么蓄意伤害,这明显是要杀害!

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的,事前早就得知了他的行程,在破译了他公寓密码锁后,就开始布置现场。警察从那个男人的背包里发现的除了刀具以外还有绞杀绳一类的东西,竟然还有一整套电击设备。

这可不是只是要王俊凯他的命这样简单,而是要折磨他,折磨死他,折磨他直到死啊。

这件事情一出来,就轰然引起关注和热议。恐怖的事情每天都有,然而总多人喜爱和拥护的明星受到了这样的危险,一时间声讨处处而来。公司对艺人保护不当,嫌疑人虽然未对王俊凯造成伤害但是也应该判决死刑,如今明星的生活如何被保护……一系列的话题将这件事放大和剖析。

然而,在警察局始终没有被披露出来的讯息,就是这个犯罪嫌疑人的动机。

王俊凯清晰的记得自己被对方用刀子抵着脖子。

他本来异想天开,以为对方的目标只是钱财。以为供出房子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对方就会放开自己,然而,对方给他看了一张照片。

“这是我女朋友。”戴眼镜的男人表情里满是怜爱,紧接着有些埋怨。

王俊凯的脖子在刀子下足足颤抖了十几分钟之久,就只是为了听这个男人说尽他这样做的原有。

听完后,王俊凯竟然有些同情他起来。然而,他却做不出判断。这个时候他看到没有开亮所有灯的房间里有闪过一丝亮光,说时迟那时快,他身旁的男人在一阵玻璃击碎的声音后就地倒下,血流满地。

公寓大门被撞开,一时间五六个警察鱼贯而入,枪指已经倒立血流的男人。

而王俊凯因为刀子的阻力,在落下时候在脖颈间划下一道血痕,很长很细,血却冒了出来染红了他胸前的白色衬衣。

就在事后,第三天,他刚从医院换完纱布来到公司。走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人员都还没有来,却有一个人站在窗前。

闻声开门,那个人转身,对上王俊凯的眼睛。

王俊凯愣在原地。对方穿着简单的黑色西服套装,扎起来的马尾,整洁干练,身材修长,好一个美女胚子。

“王先生,您好,我是您的保镖。”对方走近,伸出手来,微笑示意。

王俊凯不知所措的伸出手,握住这双白嫩的手,不对,手掌并不光滑,有着茧和粗糙的纹理。

“我叫辰歌,从今天开始我将24小时保证您的安全。”

王俊凯握手时候凑近看她的工作证件,上面写着好看的两个字“辰歌”。

何以歌,唯有辰星。

王俊凯心里开心的笑了却一撇嘴说:“你保护我嘛?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女的。”

对方笑笑不回答,随机转身,背对王俊凯,一个手肘出击,过肩摔动作做半,王俊凯已经被牵制的无法动弹。

“王先生可不想再被歹徒第二次威胁了吧?传说黑市上,你的性命值亿万,一艘豪华游轮的造价,要不是我被应聘做你的保镖,你的命我也取了吧。”对方笑着说着藏刀的话。

“得得得,绕了我吧,美女姐姐,我认输。”王俊凯求饶。

第二章 初次

所谓24小时保镖就是全天候的贴身保镖,王俊凯无论去到那里,她都必须伴在左右。然而她的存在并不能够太扎眼,表面上是一个王俊凯团队中的工作人员出现在他出席各种活动的现场。

“你的工资怎么付,不会是从我这里出吧?”王俊凯对着低头看自己今日行程安排的辰歌说。

“那不然呢?我白干?”她眼睛都没有抬,看都没有看王俊凯一眼。

“那就说,我随时都可以辞退你?”王俊凯笑的都些嘚瑟。

“是,如果你不满意,我现在就可以走人。”辰歌放下手上的iPad站起来,准备离开。

“啊,你去哪里,我还没说什么呢。”王俊凯一个紧张跟着辰歌站起来膝盖碰到桌角痛的他龇牙咧嘴。

“我上洗手间。”说话的人,一个坏笑。

王俊凯今天的工作除了几个通告以外还有一档晚间节目的录制。并没有与粉丝接触的活动,也不用出入人口密集的场所。然而时间排的非常紧张,中间间隔的不过是来往的车程。

王俊凯正准备抬手看看时间,经纪人就催着他赶快起身,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好好,走走。”他有些小牢骚的说了几句后,又转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辰歌说:“你看,我一早要忙到很晚,这工作很累的。”

辰歌笑着不说话。

一天前,她接到这份工作的时候,公司问她,虽然工资可观,但是未知的困难并不是只有保护王俊凯的安全这么简单,她可能会受到更多来自他那些疯狂女粉丝制造的麻烦。王俊凯公司在最后选择一名女保镖的原因,也是考虑到一个男性保镖如果对这些粉丝出手或者行为不当会引起巨大的舆论和指责,所以辰歌的存在更容易阻扰女粉丝对王俊凯的过分行为。另外,24小时的保镖,更加像是一个私人贴身助理,一个女性角色更为合适。

七座的保姆车通过公司前的马路,王俊凯突然提出要喝咖啡。

“你小子,怎么不早点说,到通告点再给你去买。昨晚又打游戏到凌晨了!”经纪人狠狠的瞪着他。

但是他早就麻木了这样的责备,每次都是一样的说辞,但是又有说是真正关心自己的?

达到通告点,采访尚未开始,王俊凯坐在沙发上百般无聊的玩玩手机,绕绕耳机线。而辰歌在就房间各个方位例行检查,一圈下来才坐下来。

整个房间就剩下他们两个。

“姐姐,我们来聊天吧。”他说。

“啊?”辰歌感到莫名其妙。

“你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袭击我吗?真实的原因。”王俊凯放下手机,身体前倾,一脸认真的对着辰歌说。

辰歌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

“因为,他女朋友——”王俊凯刚开头,房间门就被打开,他的经纪人拿着他点的咖啡进来。

“咳咳,公司不让我告诉别人。”王俊凯用手捂住嘴巴假装咳嗽,在辰歌耳边迅速低语。

辰歌被激起的兴趣突然被打断,有些不甘心的撇了撇嘴。

最后的行程只剩下一档晚间节目的录制,虽然并不是一项对外公布的行程的,但是已经有大波粉丝聚集在电视台的门口。

在车内还困倦迷糊的王俊凯在下车面对粉丝的那一刹那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笑容和精神慢慢一个都不差,仿佛同舞台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那怕他其实已经连续工作长达12个小时之久。

辰歌跟在他身旁,马上上前护在他身旁。在通过一段经过粉丝才能够达到内场的途中,辰歌伸出手去阻挡那些向前拥挤而来的粉丝,王俊凯的步伐尚未受到半点的影响在辰歌的引导下。

然而就在快要达到内场的时候,一个粉丝横冲直闯举过头顶的单反在人群的来去拥挤直接向王俊凯身侧砸来,辰歌伸手去拦,却直直的被相机的镜头砸到了额头一个不稳重心向王俊凯身侧一个踉跄。

原本以为自己用身体护住王俊凯可行走的范围就要被攻陷,却腰间被一个力道支撑住。腰腹间的手臂让自己有了依靠的地方。她抬头去看王俊凯,但是他墨镜下的眼睛看不见半点光芒,嘴角还是一副标准的面对公众的微笑。他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仿佛人群中,他护住她腰间的手,根本不存在一样。

“看什么,走路啊。”他扯着嘴角咬着呀,用模糊不清的语调打破了辰歌的发愣。

“哦。”辰歌恍然。

原本嘈杂的四周却在前几秒钟时候瞬间变的安静狭小,此刻却又喧嚣起来

“让一让,请不要挤,”辰歌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用身体为王俊凯在人群中制造出可行走的区域来。

电梯里,辰歌小声对王俊凯说了一声抱歉。 

“没事,人就是这么多,我老婆们太热情了。”

“妈的,不要脸。”辰歌撇嘴一说。

王俊凯楞了一下,他刚没听错他,她是在骂人吧。


第三章 境地

所谓24小时贴身保镖,王俊凯还琢磨着家里住进了一个女人会怎么样。

果然,结束行程回到公寓,辰歌的行李已经被送到,王俊凯打开大厅的灯,尴尬的笑了笑说:“单身男青年,见谅哈。”

然而,辰歌环顾了四周,却发现,眼前的景象和原本认为的完全不符。


沙发上只有基本杂志,茶几上摆着耳机和电脑。所有的东西都井井有条的摆放,也没有什么衣物和散乱的东西。只是进门后,空气有些浑浊。

“这么干净,要我见谅什么?”辰歌有些好笑的扯扯嘴角。

“只是我在家比较随便。”王俊凯说完就解开了衬衣。

辰歌有些回避的望其他方向看,却被王俊凯胸口上方接脖子的刀痕给震惊住。她原本以为他不过是收到了恐吓和威胁,却没有想到,这样的伤口,那件未向外透露过多信息的劫持事件是这样的。

她不自禁的眯起眼睛看王俊凯胸口处的伤疤,王俊凯却拿起桌上的纸巾盒,胡乱的抽出几张来到开放厨房的水池下,冲湿去擦脖子上的妆。于是一条从他下巴脖颈的刀疤完完全全的从展现在了辰歌面前。

“他是要你命吧。”辰歌问王俊凯。

“是。”

“为什么?”

王俊凯踩下厨余垃圾桶,扔下手中的湿纸巾。靠着料理台,从下面的冰柜拿出了一罐啤酒。然后示意辰歌,问她要不要。

“不了,工作时间内呢。”

“哦。”王俊凯一想也是。

“我其实,那件事后做了很久的噩梦,睡都睡不好。”

辰歌看着他,在厨房并不亮的暖色灯光里,看不清他的表情,靠着,背弯曲着,肩膀到腰很瘦,却隐隐看到小臂的肌肉线条。

“我一直梦见的不是自己被刀抵着的害怕,而是那个男人给我说,他为了女友追星倾尽一切,最后却得不到她一个微笑,而我却轻而易举得到。她炙热的喋喋不休快乐的,永无止境的说着那个我,而对真正对她好的男友熟视无睹。”王俊凯饮了一口啤酒,然后将空罐捏扁。

“她的男友成了她追星吸干的牺牲品。嗯,也是活该。”辰歌拍了拍自己外套的袖子,然后脱下外套,准备去搬箱子去房间。

“走错了,那是我的房间。”王俊凯在后面叫。

“这不是次卧吗?你自己家,不睡主卧?”她回头问她。

“主卧留给尊贵的辰歌小姐。”王俊凯笑着说。

其实,主卧次卧对于他来说,并无差别。时常是几个月待在剧组,或者就是日夜颠倒,回来就睡,只要有床。反倒是次卧窗户小,不容易受白天的阳光影响睡眠,每次打扫又方便。

“哈,我这倒是烧香赶出和尚来了。”辰歌推门进房间。

留王俊凯一个人在客厅,对着空荡荡的墙壁。

辰歌的话还在他的心头。追星的牺牲品……他本是带去正能量的偶像,却落得如此名声和祸害他人的地步,他心头一紧,脖颈间到胸口的伤口隐隐发痒起来,比起痛,更让人觉得难忍。

辰歌放下箱子,走进主卧的浴室,打开了花洒让热气弥漫整个淋雨区,浸满每寸皮肤,这个时候她听到外面王俊凯敲门的声音。

“等一下,我在洗澡。”

“哦,我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吃泡面。”

“好啊。”她回答。


评论(2)
热度(24)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