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努力做一个好人

【周棋洛x你】病态爱恋 05

明明可以写上好几个来回,却要完结了
原文以为自己是盯着某个同人文看的
其实是盯着作者看的
凯说的微光还是制作人,叶子写的我都喜欢
为你打call

只有树知晓:

一向人畜无害的继弟,总算露出真面目……


偏执洛/OOC/微虐


病态爱恋 01    病态爱恋 02    病态爱恋 03    病态爱恋 04




【05】




“搬出去?!”一声惊叹从厨房里传出,伴随着哗哗的水声。


与母亲的惊异反应截然不同,你很是平静地点了点头,顺道说出了你的理由:“家里还是离上班的地方远了些,正好看到个不错的地方,就想着租房住。我也大了,也不好总赖在家里对吧?”


听罢,母亲点点头。边洗着手里的菜,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交男朋友了?”


你愣了下,脑中闪现的竟是最不该出现的那个人。你摇了摇头,一并甩去了记忆中他受伤的神情。


“没有。”你答。


厨房中沉默了一小会儿,母亲又一次开口:“你最近……是不是和棋洛吵架了?”


这回你不禁心中一紧,就像是小时候偷偷干坏事差点被母亲发现。


是啊,母亲多聪明的人。只是有时候看透不说透罢了。


也不知你和周棋洛的事,她发现了多少?


所以这时候否认,肯定是不明智的选择,倒不如顺着她的话说:“前段时间确实和棋洛闹了些别扭,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你故作轻松地笑着,想以此来告诉她不用担心。


母亲却没因此就放心,而是感叹:“棋洛最近回来得少了,你现在又说要搬出去住……”


“我们都是大人了,再算有点小不愉快,也不至于搞冷战那套。您啊,就别担心了!”你想了想,又补充,“其实主要想到我在家住着也挺碍事的,你和爸刚结婚,该多独处独处嘛!”


大约是你这话说得有几分调皮,母亲不禁笑了出来,用指腹点了点你的脑袋,“你啊——”


最后搬家这件事还是敲定了。


决定的事就去做。你的效率向来挺高,很快就收拾好要搬家了。


由于周棋洛最近都不曾回家,也没怎么和父母联系,估计他根本不知道你要搬家的事。


纵使母亲提了几次让你与他说一声,你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不知道不也挺好?他想避开你,你又何尝不想避开他?


搬家那天父母都在上班,于是自己搬东西上车,又自己开车来到新家。


毕竟在一个城市,你带走的东西不算很多,实在有需要回来再取就是了。


大概是受从小父母离异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你是个很独立的人。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整理屋子,手机突然的震动倒是将你吓了一跳。


本以为是母亲打来的,没想到显示的却是周棋洛的名字。


你盯着屏幕,没有动。在你的犹豫间,震动也随之停下。


却还没等你松口气,手机又接着震动起来。


直到第三个电话挂断,你才将手机调成静音,放回桌面,接着去收拾东西了。


再次拿起手机时已临近傍晚,你给母亲打电话报了平安。


刚挂电话没一会儿,就收到来自周棋洛的短信:


“我知道你现在不想听见我的声音,也不想见到我。”


“其实你没必要搬家。”


“该搬出去的,是我。”


你不禁抓紧了手机,心却像是被揪紧似的。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天气就凉快下来。夜晚甚至有了些凉意。


你渐渐习惯了一个人住的日子。偶尔有些寂寞,但到底没那些个烦心事。


回家里吃饭的时候,也碰上过周棋洛。


据说他被一家有名的IT公司录取了,被母亲当做自豪的谈资夸了许久。


夸得连你都忍不住开起玩笑,“妈!到底我是亲生的还是棋洛是亲生的啊!”


母亲瞪了你一眼,却没有不悦的意思。大概在他们眼里,连这种玩笑都敢开,到底是没有把周棋洛当外人。


许是时间让你平静下来,面对周棋洛,你又变回刚认识那会儿时的态度:亲和礼貌、却不亲近。


但周棋洛却变了。


他变得不那么爱笑,沉默的时候也越来越多。就算是母亲笑容满面地和他说话,他也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这样的态度,好几次招来父亲的不满。


还有他那头银发,也始终没有染回去。更是为他平添上几分生人勿进的感觉。


看到这样的周棋洛,你难免有几分迷茫。


到底是他伤了你,还是你伤了他?亦或者,其实都有?






那天,男神来约你吃饭了。其实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你的男神了。


虽说现在没什么谈恋爱的心思,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拒绝邀约。而且,就像同事说的,他是个不错的结婚人选。


人嘛,就该活得现实些;爱情,又不能当饭吃。


他接你吃了晚饭,结束后又问你是否要一起喝杯酒。


这让你回忆起那次周棋洛来接你回去时的情形。当时……


当时如果周棋洛没有来,你会去吗?去了之后,你们会更进一步吗?是不是现在已经是恋人了呢?这样的话,你和周棋洛是否就不会闹到今天的地步?


虽然脑袋里胡思乱想了很多,但答案几乎不用想就已脱口而出,“今天太晚了,下次吧。”


这个下次,不过是婉转的借口罢了。


你麻烦他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告完别,自己慢慢悠悠地朝里走。


遥遥便看见公寓楼下站了个人,身影有几分熟悉。你眯着眼看不清,待走近了才确定,原来真的是他——周棋洛。


他似乎一眼便看到了你,本来倚靠在墙面的身躯,猛地挺直了,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


“你怎么来了?”不过是随口一问,听上去却有几分不欢迎的意思。


你走到他跟前,正巧瞧见他尴尬的表情。


“我……”他顿了顿,才答:“我来看看你。”


“哦。”你站定,和他对视了片刻。便又开口,“现在看到了?”


周棋洛显然被你这句弄懵了,疑惑地“啊”了一声。


但你并不打算解释,而是绕过他打开公寓外的铁门,“看完我就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头也不回头,径直进了门内。


待铁门嘣地一声关上,你才回头瞥了一眼。


“幸好,没有跟上来。”如此想道。


吃了这么多次亏,是个人都明白了:和他独处可没有什么好事。






回到家,你算是彻底放松下来。洗了澡,正打算舒舒服服地躺进被窝里。


偏偏在路过阳台时还是顿住脚步。你拉开玻璃门,一瞬间冷得哆嗦了下。


然后你慢慢探出头,朝底下望过去。


就在刚在的位置,一个人影站在那里,细小的光点跟着忽明忽暗。


你皱起眉。


本是不打算搭理,所以回房躺在床上玩起手机。然而瞥到屏幕上天气预报的实时温度,又想到黑夜中的忽明忽暗,还有他刚才受伤的神情……


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烦躁不堪地抓抓脑袋,从床上跳起来。你披了件外套,穿上鞋,然后顿住脚步;又脱了鞋回去从衣柜里拿出条围巾,哒哒地往楼下跑。


打开铁门,他果然,还在。


听到声响的周棋洛回过头,门口微弱的光映在他惊喜的面容上,显出几分许久不见的孩子气。


你刚望向他指尖夹着的东西,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仿佛做错事的孩子,慌慌张张将烟往地上一扔,欲盖弥彰地踩在脚下。


本想问他怎么还不走,出口却还是先问了这句:“你怎么开始抽烟了?”


他不自在地抓了抓头发,小声说道:“我会戒的……”


对于这话,你却不以为意。这种东西一旦开始,哪是那么容易戒的?


继而,他的目光汇聚到你手上,抬头时眼睛都明亮起来。纵使他试图压抑,你还是看出他面上的那种喜悦。


你却僵住了。出来时没细想,可现在倒是有些后悔了。这么做,会不会让他产生误会?给他不该有的希望呢?


“给我的吗?”他开口打破了你的踌躇。


对上他的双眼,你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一条围巾而已。


你将围巾抛给了他,故作潇洒的样子,“早点回去吧。”说完这句,又欲图转身。


只是这一次,周棋洛出声叫住了你。他捧着你给的围巾,边小心翼翼地围上,边试探地问道:“你今天,和那个男人、出去了?”


那个男人?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


你皱了皱眉,“对。”语气有几分不耐和挑衅,“怎么?不行吗?”


其实你也不知为何自己要做出这般姿态。或许,是为了不让他觉得自己送了条围巾,就是放不下他的意思吧。


周棋洛眼中闪过一抹愠怒,拳头也随之握紧了,不过最后还是生生克制住了。“我说了他已经结婚了,你为什么就是不信!”


你的眼神因此动摇起来。其实你并非完全不信。要不然,也不会今晚吃饭的时候多次试探对方。


但是……周棋洛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这个就连对方大学同学都不知道的秘密。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


你打断了他的话,迫不及待地追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随着你问出这句,周棋洛沉默下来。他一双眼眸定定地望着你。和过去的纯净偏执不同,现在更多的是混沌和迷茫。好似以前你从没想象过如此一个阳光少年,有一天会从他身上闻到烟草的味道。


似乎是斟酌了许久,他总算开口:“我入侵过他的电脑。”


“什么?”怎么这样一句简单易懂的话,你反而听不懂呢?


“我是黑客。”他低垂眼睑,轻声喃喃道:“你说过你不喜欢我撒谎。”


你瞪眼瞧着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你的脑子太乱了。


所以他没有说谎?也不想说谎骗你如何得到的资料?他是黑客所以可以入侵别人的电子设备?


“你……你这是侵犯隐私知不知道?!”


“我知道。”他抬起眼眸望向你,眼神执着,“可我忍不住。我不想让别人夺走你。”


此话一出,你愣了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随即意识到什么,便冲淡了你这种不该有的感伤情绪。


“所以你才知道我今天出去了?”虽说话是从你嘴里说出的,可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你是不是还入侵了我的?”


大概是因为你的情绪激动起来,这让周棋洛有些不安。他走上前来,欲图牵你的手,“抱歉,我只是不放心……”


他的指尖不过才轻触到你的手背,你便仿佛被电了一下,慌忙后退。


怪不得搬家那天你刚挂上电话他的短信就发过来了;怪不得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来!你甚至觉得,会不会在更早以前,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控之下?


你的满脸都是不可置信,“周棋洛。”这大概是你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唤他的名字,没想法是在这种情形下。


“你真可怕。”


说完这句,你不敢再留,又一次只留了个背影给他,消失在铁门之内。


大概只有你明白,这次并非是你想惩罚他而刻意装出的冷淡残酷。


这次,是真正的,落荒而逃。






【TBC】






——————————


可能还有一章完结吧



评论
热度(160)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