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努力做一个好人

非法探险

非法探险—端岛(未完)

 

废墟探险,人文思考向故事。

 

易烊千玺&童薇

 

人心是岛屿,四季如春是海岛,远离大陆是孤岛,无人进入是荒岛。

探险,来到未知的岛屿,探险,进入未知的人心。

 

楔子

 

1.原由。

 

童薇在网路上认识刘志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最早时候是在视频站,有一个航拍的短片,UP主在日本留学,读管理相关的专业。画面中,他剃着平头,皮肤黝黑。

 

眼尖的网友认出了他,早些年的明星培养公司的童星,后来在少年时退出,过上了平凡的生活。

 

童薇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人厉害。后来通过他视频信息下的链接,进入了他的个人网站。

 

表面看起来不过是一个航拍设备推荐和航拍日志分享的平台,但是当看到下面,有一篇日本端岛航拍日志,最后用很小字号的日文写的几句话。

 

童薇在自己狭小的英国寝室的眯着眼睛。大一那会儿,还在国内,她半吊子的学了年日文,可惜不成才,只能哼哼歌,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也听不懂什么。

 

可是,她看懂了几个单词。靠猜测,她整理了这段文字大概的意思:本次航拍端岛获得日本政府的许可证,然而只能在海面上空区域。但是我总觉得这座岛屿像个巨大的黑洞吸引我踏上,如果和我们一样,都自认为是火锅汤底料,加入我们。

 

“火锅汤底料”,源自乙一的小说,形容的就是那些,在社会中生存,却内心始终与之格格不入的另类人群。

 

他们喜欢各种奇怪的东西,寻找刺激和探险。

 

但是,探险不是游玩,终究是危险的。

 

易烊千玺的加入,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和刘志宏再次联络频繁是在半年前。那段时间易烊千玺正陷入身体的伤病阶段,虽然表面是在家养伤,因为身体原因。其实,知道实情的人明白那是心病。

 

你有没有体会过,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崩塌是在一瞬间,但是悲伤和带给你对这个世界最深的恐惧是没有时限的。易烊千玺,想过,一辈子这样下去,还不如一下子了断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身上背负太多,他是明星。公司能够容忍他的,是为期半年多的表面养伤,实质是要他自我调整的休假。公司高层,话不多说,他是那种话听一半就能够全懂的人,对方态度就是,调整好了就继续赚钱,没法工作早点说,我们的投资也好收手,换下一个新人捧。

 

这个半年,他无所事事,基本是在家,僵硬着半边的肩膀。曾经忙碌时候,他连续多日无休,碰不到床,而如今,他可以在床上躺他个24小时,饿了就那微波炉转个快餐。拿手机打几盘游戏,战绩都不会太好。没有微博APP,拒绝电话和短信。

 

这样的日子多了快大半个休假,胡子拉碴,衣服成堆,而远在北京的父母是不知道他自己这样样子的。他们只知道,他在养病。每日昏睡和不睡,他是分不清的。

 

他没事就看看微信,和幽灵一样看看别人美好的人生。直到,那日他看到刘志宏的朋友圈发的照片。

 

阳光灿烂,海边岩石,沙滩烧烤,照片里很多人的样子。他觉得好笑,这小子,日子过的不错,给回复了一句:这么妹子相随,有你的宏哥。他内心有着羡慕,却也有着对自己的自怜,忘记了自己窗帘外也是阳光灿烂。

 

他打开刘志宏的朋友圈,近一年来,都是这样的活动照片,他组织和发起了很多像徒步探险这样的活动。

 

很快他就收到了他的私信,听过你受伤了,宣布要修养大半年呢,真的吗?

 

真的。他回复。

 

这么多妹子,也不介绍我认识认识?他又加了一句。

 

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刘志宏愣住了。如果说,这不过是一句打趣,但是王俊凯说过,他的养伤,其实是另有隐情的。

 

王俊凯没有多说,毕竟刘志宏不是圈内人,他没有必要冒着风险,说出千玺的实情。但是,刘志宏多半也是懂的人,多半是感情出了问题。所以,当他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内心如何的情况,想来也是痛心的。

 

越是悲伤的戏码,你可以大哭大喊,悲痛欲绝。但是,有时候角色设定,是不一般的人啊。他不能哭,不能大喊大叫。他要的是微笑,画面是留白。这样的戏,易烊千玺拍的不少。越是大的反差,越是沉重的情绪。

 

身体养好了,就也出来逛逛吧,别一个人待在公寓里。刘志宏发出信息,长叹了一口气。

 

好。宏哥。

 

刘志宏没意料到他回复的这么快。

 

理疗的医生告诉易烊千玺,他的肩膀已经痊愈,肌肉没有什么问题了,三个月骨头都能长好。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不会有事的,正值强健的年纪呢。

 

他走出医院,太阳很大,他伸手遮。他的皮肤几乎白到通透,瘦弱的像是缺乏营养的少年。他打通了刘志宏的电话,说,哎,你又组织什么好玩的了?也让我参加参加呗。

 

电话那头的刘志宏,笑了,说,你现在的身体可不行,好好练练去吧,我们活动的强度不是一般大,你什么时候能够跑个几公里再打电话来吧。

 

他说,好啊。

 

人在接近自我放弃时候,还有会有一个时刻是留给自救的。易烊千玺想过,厨房的天然气的管道是可以打开的,浴室的窗门也都是密封的,家里的烈酒也是够的。可是,他还是要打这个电话,他还是想试一试,可能生的本能,是人的基因深藏的信息。

 

2.前奏。

 

刘志宏收到一份英文邮件的时候,还是有些欣喜的。他的团队,日本、韩国和中国人不少,现在来了个英国妹子。

 

结果,发现不过是一个在英国念书的中国女生,还是有些失落的吧。不过自己的名声都去了欧洲,也是窃喜的。

 

她说,她叫童薇。国外的研究生快要读完了,也就要回国了。

 

刘志宏告诉她,端岛的项目不是徒步探险,而是非法活动。况且,端岛是什么个情况,他也并不知晓,会很危险。

 

她说,知道,就是奔着这个来的。

 

几次聊天,他感觉,童薇是个爽快的女孩子,成熟和活泼。

 

易烊千玺开始了体能的恢复。他发现,只要有着准备开始好好活的念头,自然而然就能够克服很多问题。做饭洗衣,刮胡子,看来,人对生的渴望并没有那么脆弱。每天都和刘志宏视频扯淡,他很闲,但是并不代表刘志宏,他是又要打工和念书,同时又要经营他小小的徒步探险网络平台的人。很多时候,是刘志宏开着和易烊千玺视屏,忙的和陀螺一样,有的没的应和他几句。

 

易烊千玺不管,他就是要和他唠嗑。

 

 

大概是刘志宏不想活了,有一次问了一句,千哥,你和那个十八线小模特的事,到底怎么回事?

 

屏幕那里沉默了接近十分钟,刘志宏才停下自己手里的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却看到,易烊千玺刚拿了瓶啤酒回来,然后长饮了一口说,刘志宏,女人清纯可爱,听话乖巧,都是装的,和你在一起时候百依百顺,你不在的时候,什么个样子,想想都恶心。

 

怎么了?刘志宏又问。

 

怎么?还能怎么。他突然间觉得反胃,想吐。

 

易烊千玺是忘不了,在他心里如同宝贝一样的女人在制片人身下揉扭身段,说着同他一起时候说的那些话语。

 

深夜工作提前结束,心里想着她,就驱车赶去,推开公寓门,就给他上演了一场活色天香的戏码。

 

制片人先是惊讶的,但是他缓缓起身,给了易烊千玺一个眼神。他给易烊千玺戏拍,睡他女人又何妨,在圈里,人家只会觉得易烊千玺是那个不明白事理的人。再说和这姑娘也是交易,她也想要资源。

 

他被羞辱,离开。三天后演唱会,后半场,接近谢幕,他从升降台上,摔下去,当场昏迷。

 

那你现在想如何?

 

再说。我困了,睡觉去了。易烊千玺关上视屏。

 

他没法告诉任何人,当升降台到达制高点的时候,他看到下面是不见底的黑,他眼里早就没有台下为他为之疯狂的呼唤和荧光棒的绚烂。他在唱完自己的那几句后,就跌倒了下去。只有他心里明白,这不是事故,自杀,不彻底的,心血来潮的自杀行为。

 

端岛的旅程并不是刘志宏明目张胆组织的探险活动。参加的人数确定的不过是六个人。除了童薇都是参加过之前多次徒步活动的老搭档。并且有着严格的保密,彼此都是签署了条例的。一切都要听从指挥,不能单独行动,这些都是徒步的常规,不一样的是,不能泄露此次旅程,不能在网路上发布照片。来过去过,是六个人的秘密。一旦泄露,不能连累牵扯队员,统一的说辞,就是单独一个前往的旅程。一切发生意外,责任自负。

 

看完刘志宏发来的说明,童薇觉得体内的血液是沸腾的,她大概是个怪物吧。

 

“最近有什么活动吗?我看你的平台这几个月都没组织新的徒步项目。”易烊千玺刘志宏。

 

“这……是啊,没,最近没……。”刘志宏支支吾吾。

 

他本不想告诉易烊千玺的,他是大明星,这种活动太冒险。另外他又没这方面的经验,他不玩这个。带他,比较麻烦。

 

“没劲,你小子一定是不想带我玩!”易烊千玺边擦着头发,一边把自己的泳镜冲洗干净。今天的锻炼也结束了。

 

“好好好,其实我有个项目,不过是小范围的,不过比较危险,我发给你看看,量力而行吧,你去,我会觉得是累赘。”刘志宏量他没胆量,说了也无妨。

 

3.柔软

 

易烊千玺看到刘志宏发来的说明,心里是好笑的。搞的这么严重,不就登一个荒岛看看走走,签生死状一样。搞什么……

 

端岛?他打开搜索。

 

手机屏幕上,一个如同军舰的岛屿。

 

Hashima,日本长崎县的附属岛屿。距离长崎市15公里。自从1974年岛上住民离开,这座荒岛已经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无人状况,建筑物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在法律上,它是禁止进入的。是网络上有名的鬼岛,是一座是有开采的工业的人工填岛。

 

1890年,在得知这座小岛下的海域有着丰富的煤矿资源,日本三菱公司买下这座小岛,进行大规模的煤矿开采作业,端岛在近一个世纪里是日本主要的煤矿产区,属于端岛的辉煌时代也拉开了序幕。

 

对这些文字介绍,易烊千玺是没有兴趣的。从图片上,他只看到高楼废墟,破碎的窗户和空挡的楼道,热带树丛在废墟中。如果说《古墓丽影》里的柬埔寨是古文明在自然中被消磨,那端岛,就是现代工业明文在这里被侵蚀。

 

他突然有一个问题,扣心。半个世纪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存在过的痕迹却已经荒凉的可怕。

 

端岛面积6.3公顷,海岸线1200米,东西长度为160米,难为长度480米,是一个狭窄的人工小岛。1959年,岛上人口激增为5259人,是历史上有记录的世界高人口密度区。端岛如同一个微型社区,电影院、诊所、商场、餐厅以及酒吧等,拥挤也繁荣着。

 

而,易烊千玺面前屏幕上的图片,依稀可辨认出那些场所,只是都是废墟。

 

半个世纪的荒岛,如何热闹的舞台突然断电,黑暗下,如同极速拉下的幕布,一切突然暂停。

 

“宏哥,你这是要违背法律法规啊,怎么出个国读书,就忘记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小学课堂上学习的遵纪守法了?”易烊千玺刚说出这句话,刘志宏的脸就啪嗒啪嗒哒的疼。

 

算是打脸了,他可能也是要参加了,这不,给自己找了麻烦!

 

“千玺,我说,我就给你看看,你就看看,而已,乖听话!”刘志宏在日料厨房的后门算是休息,一边喝水,一边给易烊千玺语音。

 

“你走来,说,是不是搞了什么海岛海天盛筵,你小子,我这就告诉你爸妈去!”

 

“去去去,你去,还怕你不成。”

 

易烊千玺就知道,刘志宏拒绝不了自己的。定去东京的机票,先去投靠刘志宏,他都不带和刘志宏商量的。什么叫兄弟,大概也就是这样子的。

 

  1. 平淡

 

刘志宏和童薇聊天,问她回国后,工作如何。

 

她说,考了公务员,已经上班了。

 

“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那做什么?家里蹲着?”她回答。

 

也是,可是看这个姑娘去过非洲徒步,在英国读书,去过埃及自由行,最后没想到,选择了这样的路,也是,让人诧异的。

 

“啥时候的机票?”刘志宏问。

 

“五天后到长崎的,提前到3天,好休息一下,到处逛逛。”

 

“才两个多小时的飞机,休息个鬼。”

 

“这不是,人家每次都飞欧洲,一提飞机就心里疲劳。”

 

油嘴滑舌,也是有她的。

 

“我们有新伙伴了。”刘志宏在群里说。

 

易烊千玺发了个表情,打了招呼。

 

“是个菜鸟,大家多担当点。”刘志宏说。

 

“队长,你不是说,这次活动不带菜鸟的嘛?”童薇第一说话。

 

“是个大帅哥,你说带不带?”刘志宏问。

 

“发个照片看看里。”群里另外一个叫一生的女孩子说。

 

“几天后见面,自然都会知道长啥样的。”刘志宏说。

 

“你永远不知道电脑对面其实是条狗。”童薇说话一向是段子的高手,不懂这个梗的人,自然听的莫名其妙。

 

“但是我知道,你是一个要出境旅游却干着非法入境活动的公务员。”刘志宏怼她回去。

 

易烊千玺笑了,看来会是开心的旅程。

 

“看来我是要丢饭碗了。”

 

 

 

  1. 出发

 

每个人都有故事,要不然也不会相聚在这同一条开去端岛的快艇上。

 

刘志宏清点船舱甲板上的物资数量,易烊千玺在一旁帮他。

 

“你这是第几次进入端岛了?”

 

“算上第一次航拍,第二次而已。”

 

“哎,她真的是公务员?”易烊千玺问刘志宏。

 

他示意了一下站在桥头和大家一起看景的童薇。

 

易烊千玺怎么都不会把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和这个职业挂钩。

 

“那你还是大明星呢,怎么不可能。”刘志宏把一箱矿泉水递给易烊千玺,示意他搬到更靠近甲板下货的区域。

 

以貌取人,不自觉犯的错误,易烊千玺也不能免俗。

 

距离端岛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在船头处,端岛的模样已经显现。宛若一艘军舰,高耸的房屋像是舰船的烟囱。

 

刘志宏放下了手中的活,呆呆的看向那里。

 

半年前,他开始在网络上征集本次端岛探险的队员。

 

三个月前项目开始启动,他开始准备,包括选择登岛时间和气象数据分析。大雾,大风,大海浪……海洋深不可测,仿佛是人心。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他们十分幸运。只是有清晨海面的薄雾,海风微微凉的打在每个人的脸上。

 

易烊千玺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冲锋衣,所有人都安静了,只有快艇引擎快速击打海面急速泛出水花的声音。

 

远方的端岛在微微晨光中,灰色的高楼背部面阳,巨大的投影照在海面上,仿佛是一头猛兽,遮住光明。

 

在距离长崎陆地十五公里外的海面上,有这么一个岛屿。无人,废墟。

 

此刻易烊千玺的眼睛有光,瞳孔里映出前方的影像。所有人都行着注目礼般的神情看着端岛。

 

这座岛屿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魅力,使得他们到来。

 

为期三日的端岛探险旅程就要开始了,这次活动是非法行为,进入端岛需要日本政府的许可,并且基本是不允许私人团体登岛的。所以,刘志宏想,就叫非法入境吧。

 

端岛越来越近,刘志宏开始提醒大家检查装备。

 

易烊千玺看童薇把包放在甲板上,单膝半跪着,来开包清点东西。她是第一个整理好的。

 

“那你帮帮千玺吧。”刘志宏对她说。

 

“好啊,”

 

愣着的易烊千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加快了整理的速度。

 

“第一次探险嘛?”她问。

 

“是……也不算是。”他尴尬的抿了抿嘴巴。

 

说实话,算是第一次。如果之前拍电影的丛林格斗戏也算的话,就不是。

 

“你呢?”他问。

 

“非法的,倒是第一次。之前去过非洲徒步和热带。”她对着他笑,露出整整齐齐的一排白牙。

 

都说笑不露齿,表演课老师也说标准微笑是六颗半牙齿。可是,童薇这笑的,除了智齿,都露了吧。

 

“你多大了?”易烊千玺问出来的时候,刘志宏在一旁皱眉头,受不了他,问东问西。况且无缘无故问妹子年纪。

 

“25,怎么了?”童薇帮助他一通拉上了背包最外层的拉链。

 

“看不出,还以为你刚入大学。”他低头去看手机,心里却因为得知她的年龄有些许的失望,比他大了五岁呢。

 

“好了好了,准备登岛。”刘志宏发出来命令。

 

大家都叫他刘队,大家的队长,更多是信任感吧。虽然在这次活动前,彼此并未相见,活动是在网路上发起的。

 

 

刘志宏认为,其实每个平淡的我们只是这个世界上排列的细胞。每天呼吸运动睡眠都是在这个世界中运转而已。而,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做自己,大概只有来到雨林深处,高山顶端的时候,在大自然面前,挑战过自己的极限后,臣服于生命最本质的生存本能。

 

他最初来到日本念书,参加了一次社团徒步活动,从而入坑。省吃俭用,勤工俭学买各种各样的装备。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开始招募一同的年轻人组织活动。

(未完)


评论(1)
热度(12)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ECHO桐 转载了此文字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