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CHO桐 —

笙诗 (我做的所有,就是为了靠近你一点点) 第九、十章


笙诗前六章http://novelistecho.lofter.com/post/1d140b1f_d54f19e


关于里美人物,可能在接下去的写作上很难说明,所以我加了一个里美的人物番外,关于那些少年故事  

以前认为一个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现在觉得并不如此吧,毕竟人是会变的。

放映http://novelistecho.lofter.com/post/1d140b1f_d57d9b1

 

这个故事其实是有前篇的,但是故事的顺序是发生在笙诗之后的。正是《追伤人》的创作,让我对许呢喃这个人物有了执念。大家好似都很喜欢呢喃这个名字,说起《笙诗》都是问我许呢喃那篇呢。

追伤人http://tieba.baidu.com/p/4147082339?pid=78697394512&cid=0#78697394512


第七、八章:http://novelistecho.lofter.com/post/1d140b1f_d71eaf4


第九章


 

有些人过得好,一旦失去的最好的选择,就会自怜自爱觉得自己就要面对将就的境地。然而,大多数人过得平凡,更多时候得过且过。

 

对于许呢喃来说,这支MV的拍摄和在镜头前的露面,开始带给她不一样的人生模样。

 

账户里收到的报酬,大多数都寄给了家里。那天母亲打电话来,问她。她说,这是存了好久的。母亲也不觉得奇怪,就问她,是不是大城市里过的特好,啥时候她也想去看看。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坐在狭小昏暗的出租房里,她不知道,如果母亲来了,这里还挪的开身不。

 

挂上电话。这几日,她收到了些电话,联系她,邀请她演绎是工作。她都礼貌的回绝了。不知道是他们是那里来的信息,除了给过王俊凯以外,她没有给过其他人联系方式。当然,这个圈子里,没有是得不到的信息,要做一件事,什么关系都是可以兜的通的。

 

但是,她知道,王俊凯是不可能把他信息给别人的。

 

MV播出后,没几日,王俊凯来到成衣店。

 

他有些惊讶的看到她。大家都很自然的,退开,让呢喃接待王俊凯。每个人都是有固定的顾客的,这样看来王俊凯自然是许呢喃的金主。

 

他们没有说话,王俊凯一来就往楼上VIP区去。许呢喃倒了杯水,跟了上去。

 

“你还在这里工作。”他拿起一件风衣比了比。

 

“啊?”她有些诧异,不在这里上班,那去哪里?

 

“不过也是。”他轻声自语,没有看许呢喃。这句话自然是说给自己听的。

 

“怎么,最近联系你的人很多吧?”王俊凯侧头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许呢喃。

 

“你也去吗?”他看她迷迷糊糊的样子,有些好笑。

 

“没有。不是很了解他们要做的工作。”她看王俊凯今天没有妆容的脸。

 

镜头屏幕里的他,都挺精神的,但是每每私下遇见真人呢,却皮肤暗淡,眼神疲倦。

 

“就这些了。”王俊凯对许呢喃说。

 

不过是棉质舒适的衣裤,普通的很。

 

“带本杂志吧,上面有这个季度的新款。”

 

“哦。”

 

付账的时候,王俊凯带起了墨镜。

 

在递还给她银行卡的时候,王俊凯说了一句谢谢。许呢喃莫名的觉得脸有些烧。

 

周末,又到赚送餐外快的时候。去店里的时候,老板娘问许呢喃说,看她觉得和前几天电视上的一个姑娘挺像的。

 

“啊呀,大众脸嘛。”可是她心里还是很高兴,有人看到她在MV中的出场。

 

然而,当她回到住的地方,一身气味,就着冰冷的盒饭的时候,她心里有些失落。过去也一样,但是那时候觉得应该如此,她本就是这样的命运。

 

但是,想起那日在灯光下,白色衣裙的自己,她也觉得自己是好看的,况且,那里有王俊凯。是不是他会和很多女明星一起演戏,唱歌,还是出席什么活动。

 

她其实可以试一下吧?那些电话里的请求。

 

但是,她也记得那日,王俊凯送她回去时候,她向他道谢。

 

“我该向你道歉,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子,不希望有改变了别人的人生什么的。”

 

她明白不透他的话,什么是改变了别人的人生。

 

命该如何,家里的老人常说,早就是天定,你认为被改变的,不过是它本来应有的走向。

 

她拿起电话,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辞退了送餐外快,还有就是接通了一个来自一个王俊凯工作人员的电话。

 

第十章

红酒加柠檬汁,也就只有美纱这种古怪的做法了。易烊千玺直摇头,还一个劲的说好喝。

 

王俊凯看来就想笑。

 

这上好红酒应该有的酸涩味全部被柠檬汁搅浑了。通透的玻璃酒杯里面还有柠檬的果肉渣滓。

 

什么野餐,就是在易烊千玺在郊区的小别墅的顶楼。

 

说实话王俊凯并不喜欢见易烊千玺和美纱,因为心理有芥蒂在。他曾经和千玺说过。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像离了婚的家庭,你回到家,你和你妈,但是曾经一起的老爸呢?”

 

“但是,见你一个人的,就想……”易烊千玺说不下去了。

 

曾经四人的少年组,有人离开,有人相爱,有人心里有痛。

 

他看着天空,这唯一的月亮。

 

“她最近有和你联系吗?”王俊凯问美纱。

 

“这段时间没有。”她回答,她自然知道他问的是谁,那个叫里美的女人。

 

她本来就生性淡漠,去到陌生的地方,一个人,应该也不会太寂寞。再说,她不像自己重情感,说放手就走远。心里不会有太多的情绪。

 

王俊凯这样想,却错了。

 

有些人只是把情感包在深处,体内翻腾的情绪,不是轻易能够被发现的,同样也是无法简单被消化的。冷淡从来都不是生性,没有人不是一颗滚烫在胸腔里跳动的。她不是不寂寞,只是只能寂寞。去到未知的地方,不知道归期,也不明白自己有没有归期这种东西,所以只好当做永别来看淡事情。在有些故事里,去到异国的主人公和死去的角色并没有什么区别,杳无音讯,不参与剧情,留给生者无尽的思念。

 

“哎,你新MV的女孩子挺漂亮的,哪家公司的?”美纱问她。

 

“哦,街上找的。”

 

“骗子。”美纱早就受够王俊凯说话的那股敷衍的脾气了,也没好声的骂了出来。

 

“是新人吧?”易烊千玺问他。

 

“嗯,我给找的。”

 

“感觉挺不错的,样貌和眼神表情都很不错。”易烊千玺说。“没准是新星。”

 

“不知道,大概也不会进这个行业的。”王俊凯拉了个哈欠。

 

 

这座城市的寒冬就要过去了,几日的暖风,让人迫不及待的脱去厚重的大衣。

 

“请问是许呢喃小姐吗?”

 

“是的。”

 

许呢喃看着对面叫京姐的人,她短发干练说,她是王俊凯团队工作人员的朋友,所以冒昧要了她的电话。

 

说着是冒昧,但是却是一幅极其得意的语气和表情。

 

“这些都是我给你制定的方案,你可以考虑一下,我想在圈内,没有人可以给出比这个更好的资源了。”

 

“好。”许呢喃接下文件袋,看着叫京姐的女人离开。她长长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子的,她还以为对方会对她有多少的要求呢,去应聘成衣店的工作,店长都要问她关于服装配色的问题,这个算是面试吗?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