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桐

是个变态,精神容易失常

新文 DI俗爱情故事 王源向 第四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谁都以为自己的命运是找不到进来那个窗户,到处乱撞的麻雀。杜丽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羞愧和从心底的悲伤,当王源在酒吧后巷的拐角,说着一句:既然是女孩子,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作?

 

这个夜晚和往常的夜晚一样,寒冷,室内却并不如此。杜丽收到前台发来的讯息,一个房间号,还有些相对应的客人的要求。

 

笑起来可爱的,最好清纯一些,是有头有脸的大明星,貌似过气的那种。

 

杜丽读着就觉得好笑。这条街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夜生活区,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没见过。今天还在政治新闻上摆着官腔说着民生话题,明天就在这里喝的烂醉,原配妻子跑来扔了一地桃色艳照后,没多久后落马的官员,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大新闻,大家不过是笑笑不加以评论。

 

而,杜丽因为长相好看,并且有着独特的气质,成为店里的抢手。这和坐台的小姐不一样吧,至少,她不过是陪客人聊聊天,然后客人叫上酒,再点上些什么的,她的劳务费也就来了。

 

杜丽,并不是那种笑起来可爱的,但也是因为年纪还小,长的清纯。杜丽的脸部轮廓并不圆润,反而有棱有角,看起来有些冰冷,却眸子生的妖媚,眉角上挑,笔尖很挺。

 

当王源见到这个熟悉的女子走进房间的时候,竟然有些看的痴痴的。杜丽一身紫红的吊带和黑色纱巾,一头散发下。

 

此刻王源怀里的狗,带着兴奋的情绪叫了起来。整个包厢的人看过来,王源连忙说:“都说,我只是在遛狗,你们半路要挟这我来这里,多不合适,况且这傻妞还叫唤起来了。”王源正假装着要走,又接着说:“但是,这傻妞貌似遇到了熟人。”

 

王源一句话,前半句后半句,说给了不同的人听。听前半句的听不懂后半句,而这听后半句话的人此刻脸羞红的头脑发热,就差找个地缝,但是她却仗着自己粉涂的厚,直径了进去,挑了一个离王源直角距离的座位。

 

说时迟那时快,王源伸出手,指着杜丽就嚷嚷:“那个这姑娘我看着水灵,你看我点个依云给傻妞喝,再给我来个德国黑啤。”

 

王源着下手为抢的局势,让一旁的人吃了惊,往日这种店,他最怕姑娘往身上贴,这倒好,去了个非洲,变开放了,开始钦点人家姑娘了。

 

杜丽一愣,站在门口几步距离,突然门被再次打开,是送酒价单的小哥,瞟了一眼傻站的杜丽,小声提醒:“这送上门的钱不赚?”

 

送上来的钱,当然赚,哪有不赚的道理,杜丽扭捏着身子就往王源走去,还一边搔首弄姿的撩着自己额前的两簇头发。

 

她还没在王源身边坐下呢,这王源怀里的狗就往她怀里扑。一只爪子就落在了这杜丽软软嫩白的胸口,杜丽挺胸然后嬉笑着把这狗爪子送还给王源,贴身热情的说:“小爷,您这狗,真调皮。”

王源刚才还钦点人家姑娘的劲头,在这杜丽的肉身进攻下,一下子没了气势。他耳根子一下子就想火烧云一样的腾腾腾的红遍了两个脸颊,他喉咙口一紧,这什么啊,一个女人就靠近他一点点就把他的耳根子给引燃了。

 

他轻咳两声,把狗抱回怀里,说了句抱歉。

 

然后转开,侧身背对着杜丽,问,他狗的矿泉水什么时候来。

 

杜丽如果没有听错,王源刚才叫的是“傻妞”。

 

这只街头被撞伤的流浪狗,被王源抱在怀里,还起了名字。杜丽看见狗的脖子间的项圈上的金属片上刻着的傻妞的花体字,下排还有一串号码。

 

王源感觉到了杜丽一旁紧盯着自己,他转过头,这个角度正好背过房间里所有的人,唯独只有她看得到他的表情。

 

“虽然应该感谢你救了她,但并不代表她属于你。”王源哼的一声后,低头逗怀里的傻妞。

 

杜丽心里觉得好笑,真是奇怪了,他为什么觉得她会想要要回这只狗?她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养什么宠物,再说这比不过是一只流浪的杂种狗,有什么好稀罕的。

 

仔细想想王源的话,宾客倒置,感谢救了狗的话,应该是她说才对,当时的情况,没有王源,她根本救不了这只狗。

 

傻妞从王源的胸前伸出爪子往杜丽身侧搭去,眼神像是遇见一个熟悉的人。

 

王源没有搭理傻妞的举动,依旧把她拢在自己怀里。这个时候傻妞开始吾吾焉焉了几声,眼睛楚楚可怜的样子。杜丽觉得好笑,虽然人们都说狗通人性,但是这狗毕竟是个畜生啊,它哪有那些情感啊!毕竟人性是多复杂的东西啊。

 

“源儿,今天和大哥喝一个高的!”这时候原本坐在房间另一侧的男人走过来对王源说,硬是挤在他和杜丽之间,一边和王源说着话,眼睛却往杜丽这里瞟。

 

王源说:“好啊!”

 

喝个高的,指喝高纯度的酒,洋酒白酒混着喝。

 

“还真是难道,王大明星遛着狗就给骗来了,导演,真有你的。”一旁的人对那个男人说。王源笑着说,是啊,是啊,郭导的场子必须来。

 

“哎,你上次可不是这么说的。”叫郭导的男人指着王源说:“上次还电话里拒绝我说,要带着傻妞去吊水。我还想这小子谈了女朋友,最后原来是条狗。”

 

郭导伸手逗了逗傻妞,而这只狗似乎并不喜欢这人一样,低头不理睬,把头埋在王源的大腿上,不高兴的样子。

 

酒一下子就来了,这傻妞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是啊,他叫了许久的傻妞的矿泉水还没来,这一说上酒,酒就来了,这服务员就知道坑钱!

 

郭导打开一瓶高纯度白酒,一看服务员递上来的小口杯,有点不乐意。喊着要拿大杯子。

 

王源连忙上前说:“导演,小的好,小的长长久久,这大杯一下子就给喝没了,多没劲啊。”

 

其实他只是怕这架势自己招架不住,没几个来回就给歇菜了。

 

但是郭导板起了脸,严肃的说:“下部戏,你不拍了是吧?”

 

“拍拍拍!”王源喊着从导演手中接过大杯,一口就下去了。

 

导演说,好,继续。

 

王源一下子头昏脑涨的眩晕,甚至觉得身子一下子蒸腾的燥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一旁倒酒的杜丽,说:“狗给你,这是我家的门卡,门口找我的司机,他会送你去的。”

 

王源顺手给了杜丽三个筹码,红白花纹,一个就代着2000的面值。

 

这个是酒吧的消费代币,客人靠这个付账,钱直接从等级的卡里扣款,服务人员和小姐也都靠客人这样的打赏。

 

这一手笔抵过她陪客人喝一夜酒。

 

她抱着傻妞,走出包厢时候看到王源捋了捋袖子,笑着给导演倒上酒说着什么好听的话,以至于对方笑的合不拢嘴。

 

傻妞一到杜丽的怀抱就把头往她胸口蹭,还发出满意的哼哼声。

 

然而杜丽并没有觉得什么,这条狗也是够麻烦的,又要看病,还要溜,这下还要送回家。为了这狗王源现在又花了6000元,这可以买多少只狗了啊!


评论(1)
热度(15)
©ECHO桐 | Powered by LOFTER